以往一直想和大頭琪 (我的女友花名) 兩人一起參加一場100km的越野跑賽,上年見「逆走100km」口碑不錯,在這個突如其來的契機下,我倆還不知道自己能況應付的情況就衝着報名了。

「恭喜! 您的成功註冊 Buff 逆走100。」電郵上是這樣寫着,感覺尤如恭喜我們註冊成為夫妻一樣,我暗暗傻笑起來,我說,每個人生中總有些事情,自己也摸不着頭腦,也不知從何來的傻勁就衝着想去大幹一場。

我未曾有過100km的經驗,若然要數長途的越野跑賽的話,頂多是兩年前曾經玩過 TNF50,當年只是剛巧擦邊關門時間完成,而大頭琪在數年前曾參加過一次毅行者就穩退江湖,現大多數時間在家過着肥肥幸福的懶洋洋生活,既然報名了,就要盡全力拼,她經驗比我好,所以今次賽前特訓就擔當着大師姐的角色,而我就是她的「小師弟」吧。

所謂的特訓其實並不是什麼耕苦的練習,只是四個月內每月抽二三天一起試逆行麥徑,大多行有點難度的針草帽和雞公山,如果雨天就改到家練習行樓梯,為了克服和感受黑夜中行走的恐懼,還特意抽一次在深夜時份由城門水塘走到北潭凹。


時間比想像中過得快,不知不覺就來到比賽當天,前天因爲緊張還睡得不好,我們的出發時間定在8:20分,要32小時內完走100km其實我倆信心只是一半一半,為免入黑變相更加難行,初頭我們採取半行半走的策略,平路落斜就慢慢輕鬆跑,上斜樓級就慢慢行。

謝謝 RUN-PIC 的攝影師 Nelson Wong

除了享用大會CP補給品外,我們只帶了少量自己喜歡的行動食糧旁身,大會開始起步前曾說過「成也基維,敗也基維」,我們相信如果能夠保留體力順利到達 CP6 基維爾中途行李寄存站的話,就能將完走成功率大大提高,初段的CP食物款式大多一樣,要數比較特別的就有冰菠蘿,粥,蕃茄湯,粟米湯等,口味合乎與否因人而異,對我而言在地獄中食什麼也是人間美味,但大頭琪應該開始感到辛苦而掉了食慾,只挑容易入口且熱騰騰的東西入口,我開始有點擔心,就在越過獅子亭50km位置後,天已經黑起來,累計大概走了12小時多,她說雙腿肌肉開始有點疲倦而不能再在平路慢跑了,為了保守在限定時間內完成,接下來只能慢慢行走,可能是一開始太興奮而跑得太多吧,看來我們自視過高,不過離終點還有50km,現在放棄還言之尚早,餘下的20小時假如用步行方式移動應該有足夠時間完成的,當時我是這樣相信的。

謝謝運動筆記的攝影師 – Kaco
謝謝 RUN-PIC 的攝影師 -Victor Woo

入黑的天氣假如沒有樹蔭包圍會變得寒冷,還好我們平安來到 CP6 位置的基維爾營地,我們寄存了一點食物和衣服在這裡替換,大會好親切,能夠把用剩的物資寄回終點值得一讚,還有羅宋湯通粉,鴻福堂湯,從這裡接下來要走到水浪窩才有補給,路段彼長,聽到有人話「飲飽食醉先好上路」,的確有點像要進入鬼門關的感覺,才走了一小時不久,大頭琪說腳指有點痛,為了確認一下情況,她脫下鞋子發現腳指都長了幾顆大水泡,「噢,一定是鞋子太緊吧」「是貼得太多膠布吧」我說道,女孩子在這麼痛苦的時候還說這種抱怨說話我真該死,令到她有點傷心,但現在補救和關心看來已經太遲,接下來我承諾在到達水浪窩前,要逗她開心,多點關心她,在下一個 CP 位尋求醫護急救,這點小事我應該能夠做到。

謝謝運動筆記的攝影師 – Keith Leung
謝謝運動筆記的攝影師 – 動.攝 Terrence Lee

越過昂平大草原,抵過馬鞍山腰,強風吹拂撲打到臉上很不好受,下至水浪窩的路程比想像中漫長

「一會到了急救站要如何治理水泡……」
「刺爆他吧」
「他會提供道具嗎?」
「應該急救人員不會建議刺爆他吧」
「嗯,那希望能借我道具自己動手」

雖然只是一個簡單的水泡話題,卻想不到可以分散她的注意力忘記痛楚,這孩子真堅強,終於到達水浪窩了,我急急把她送到手術室,將鞋脫下,把腳放在手術台上 (其實只是普通椅子),情況一如所料,不太樂觀,醫護人員不建議刺爆水泡,但為了堅持走到終點,「就自己動手術吧」她擺出一個純熟老練的樣子,把大光燈對著腳指水泡位置,拿起消毒了的剪刀,水泡刺破了,她沒有哭,反而出現得到救贖的笑臉,就在等待她弄着的時候,我突如其來有股想吐的感覺,不知是否睡得太少了,眼皮有點重,把雙眼合着間就她旁邊睡着了。

「喂喂,我ok了」大頭琪把我喚醒,「剛才一合上眼就造夢」我一邊說着,一邊凝視着她的腳指都被紗布包住了,「現在好了一點嗎」

「嗯,也不知道,雖然還有點痛楚,但走多會便會習慣吧」
「那我們繼續撐下去吧」

還有約30公里就完成,時間是凌晨5時多,已經24小時沒睡了,步伐除了變得慢外,睡魔如餓狼呑勢般不停向我招手,一合上眼睛就出現幻覺,上樓梯還好,下降碎石路好多時腳軟而失去平衡,踏著的石子開始出現殘影,判斷力減下,越過璋上後我建議坐在一旁閉上眼睛養神數分鐘再走,捱過麥徑三段終於來到北潭凹,天已經亮着,太陽照射下精神開始回復起來,人真神奇,好像光合作用啊,植物也是這樣吧。

眼見好多戰友都在水浪窩北潭凹剪帶,每次經過感覺有如跨過傷兵滿地的戰場一樣,飢寒交迫下我也有曾經想過放棄,但再難的山都已經撐過,就只差最後兩段,大頭琪的步伐漸漸加快起來,看來她腳指水泡的問題已經得到舒緩,好不容易來到西灣村 CP 處,義工團喊着有炒飯和出前一丁食,而且是即叫即煮,無限仼添,還說着一堆冷笑話,只要坐底就自然有人服侍,只要喊一聲,還有人幫你按摩,即使就一個普通的即食麵也令我仿如置身天堂,「痛苦的時候最佳的治療就是幽默」謝謝你們在後段令我尋回歡笑

謝謝「跑匀全世界」,最棒的CP就是你們

道別這個攪笑的 CP 後,接下來的西灣山對比之前的雞公山相對容易,不過路段相當慢長,來到東壩最後一個 CP 位已經是中午12時多,還有十公里左右就到終點,她已經開始想哭似的,說話中帶點飲泣,雙腳已經跑不動了,撐多一會,這場賽事就要完結,有點高興,亦有點不捨得,人真犯賤,我牽着她的手一起以燦爛的笑容走到終點線,時間是29小時42分。

「我們終於回來了! 妳好勇敢! 我們成功啦!」話還未說完,她已經哭崩撲到我的肩膊上,我牢牢地抱緊她,她真的好努力,好堅強,從開始報名到訓練,她一直好細心把資料制成一份小攻略,而且不時留意運動店做大特價逐點把登山扙,跑山包,越野跑鞋的裝備收集回來,還為我訂造越野跑衣,相信世界上好難尋覓到一個肯陪你不沖涼不睡覺走完100km的伴侶,我慌忙地用手幫她刷掉眼淚水,義工們把完走獎牌掛到我們頸上,能夠一起走過100公里不容易,可能有人會覺得女孩子為什麼都總愛哭,但我覺得這樣很好,我能理解為什麼她會哭成淚人……

「妳做得很好!」

這個一步一步捱下去的逆走100故事就到此劃上終結,我不知道今後在生活相處間我們會發生什麼事,不過,我希望以後也能像現在這樣,由衷而笑,由衷而泣,多謝妳的功勞,我才能好好跑完,感謝大會及義工們,攝影師們無私的辛勞和付出,感謝 subfree 朋友的等候,一路離開一路說着以後都不會再參加這種鬼賽事,但訓醒過後,又會空虛到想尋回那份痛苦中谷底反彈的切實感,重新計劃下一場冒險

「嘻嘻,良伯👴🏿~你真傻😚」

黑仔良上

謝謝RUN-PIC 的攝影師 – MATHEW WONG

原文載於 Dear Yama 網站 
Dear Yama Facebook 專頁

Fitz 連結: https://fitz.hk/?p=115966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逆走100 2019] 個人賽激戰 男子11小時51分衝線
Fitz Running 跑步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