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回講到:「至於成績,我認為是21小時吧! 不過人總是貪婪的動物,下次又會想20小時,睇吓點!」

機會只是留給有準備的人,所以大叔亦不敢怠慢,除了「食好西」和「瞓多覺」,還是不離鍛練一身好武功,迎接上訴的挑戰。另外幾位大叔仍然努力跟從教練的特訓計劃,一一實踐,佛系囉嗦大叔不禁被他們的熱誠打動,好不願意參與他們幾次約會,眼見他們進步神速、戰意高昂,今次挑戰sub20應該「實食冇黐牙」,大叔心想「冇咩事我都係返屋企沖咖啡算把啦!」不過,針對比賽的準備,大叔其中一個最大隱憂是睡眠不足,貓頭鷹的生活習慣總喜歡一個人深宵的浪漫、黑夜的寧靜,似乎生理時鐘沒有兩三四點,都沒有休息的設定,在入不敷支的狀態之下,身體並沒有強化,反而沒有倒退已經是賺了;所以當人人都話sub20,難道自己又真的想做到sub20嗎?可以hea的話不會郁,所以我無時無刻都在聆聽自己身體的訊息,「go or not go, that’s a question」。

始終,經過上一回經驗,如果希望節省一個鐘頭的時間,應該可以從頭半程的配速和每個補給站的節奏,做得更有效率來賺取回來。另外,大叔ssss當然亦坦誠地收集多方高人意見,務求將終極目標付諸實行。跑友們都一致尊崇的山蔥教授,更加組織一班兩脇插刀的支援大隊,部署在每個補給站,提供大叔ssss自選飲食料理、裝備更換、按摩服務等等;甚至在賽前舉行視像會議,與一眾大叔ssss和幾位補給站負責人來個最後檢視,讓大家坦白溝通、保持默契。今次更加成立最高級別的war room心戰室,由正在隔離的師姐主理,從宏觀角度,審視各個補給站的安排和進度,萬一有突發事件,都可以立即通報各方單位,讓大叔ssss能夠專注比賽;果然今次真的發揮作用,令人想起這一句「plan for the worst, work for the best, God will do the rest」。

三個星期過去,囉嗦準備與三位大叔sss在二月六日再次走上港百賽道,不知道是否發台瘟原故,大叔又再一次無心睡眠,更不幸的是愛犬mocha於比賽當日零晨四點幾抽筋,需要立即處理和安撫,唯有無奈地通知大叔sss及war Room主管,囉嗦今次暫緩了,原本四個大叔一條心起步,只好變為三缺一,按照原定時間六點正他們開枱吧!這時,mocha似乎也安定下來,心想所有補給單位都準備十足,好應該把握機會,實現夢想。大叔一於輕裝上陣,簡單知會諸位補給打理人及心戰室主管,便跳上的士,直闖北潭涌起點。

每個星期六,北潭涌都會非常熱鬧,旺過旺角,熟人多的是。6時45分,大叔決定起步,按照港百大會要求,打咭後走在天還未亮透的北潭路,內心多了一個目標,就是要尋找前面三位大叔sss,所以雙腿開著自動導航模式,不顧一切勇往直前,期間亦不斷與各補給單位保持聯絡。誰不知前面幾位大叔亦毫不留力,做出路線最佳時間,大家保持大約35分鐘差距。其實往東霸的萬宜路的確很狹窄,每當有牛群聚集必定會倒路,難度要在每個假日有請POPO守水塘嗎?

比賽還比賽,沿途靚景仍然值得停下腳步,欣賞細看,況且正值大地回暖,吊鐘花、炮仗花爭艷鬥麗。

四灣東望還有史諾比島嶼、浪花敲擊樂讓人有無窮幻想空間,實在難逃囉嗦相機食先好習慣。

Photo credit @Max Lai Photogrpahy

北潭坳是第一個補給站,後生仔ss做到賽前步署,距離補給站前十米已經早有準備,遞上食物,協助更換飲品,大大縮短停留時間,可以讓大叔安心快速上路。烈陽之下上牛耳石的確好像行苦路,唯有放鬆心情,想著開心事,既然面前是逆境,便決定來個順受;正負能量由自己選擇,與其投訴,倒不如管理情緒,積極解決問題,人生有起有跌,這就是熟齡的體會。

中午時份,太陽好像熱得發了瘋一樣,加上只有藍天覆蓋沒有一片白雲,又是身體與心靈真情對談、魔鬼與天使正邪對決的時候,「點解要跑?點解唔玩水?捱唔捱到?老抽點算?幾時到CP?我係咪傻㗎?你輸硬啦!你以為自己係邊個?屋企人唔欣賞你㗎!#&¥@XYZ,諸如此類的粗言穢語應有盡有。」不過當來到補給站,遇上期待已久的十卜隊友,前來打氣食花生的戰友,一句鼓勵、一下擁抱,戰火又會重燃起來。

進入大灘郊遊徑之前,又撞見熟人,再次接受祝福,再次得力。正所謂「沒有獎都要有相」,走在攝影師面前,大叔免為其難都要作狀跑兩步。對面的灣仔露營區,令大叔想起往日與兒子玩著越野單車的時光,實在辛苦到嘔,下不為例。其實若干年後,西貢東會否如網上虛構路線圖被黨鐵攻佔,讓大劣人口強闖景點,實在不敢想像,現在唯有加緊留意,齊心反對任何破壞郊野公園的霸權地產項目。

好不容易終於來到海下,另外兩位補給專員實在照顧周到,同時間亦踫上好老友,只可惜說好了的冰凍飲品… …早就完全溶解;相認之下,原來他們都是跑班同學仔,這個世界真細小小小。囉嗦與前面大叔sss仍然保持30分鐘時差,一於繼續追趕著他們,這一場當作是貓捉老鼠還是龜兔賽跑的遊戲,正在實時上演,實在玩得不亦樂乎。穿過白沙澳古村,向著深涌進發,其間必定要小心翼翼地跳過濕滑泥漿路,但今次比賽竟然發現這段路已經修理妥當,漁護署真的說到做到。

大叔埋頭苦幹一直往前走,突然頭頂「嘭」的一聲,以為遇上慈母揮棍亂毆,回頭一望,原來是一棵半倒下樹幹,阻人去路,強烈的震盪甚至令大叔有脫牙鉸的感覺,此時只好輕柔按摩,啞忍繼續行程。

對面岸就是熟悉的馬鞍山家園,仍然是三顧草蘆,過門而不入,還是安份守己,專心不要行錯路,征服雞公山。經過榕樹澳,有人拍一下膊頭,傳來「大叔加油唔好爆呀」鼓勵之聲,原來毅行女子組第一名成員小昭不知不覺間,傳送力量心法過來,大叔欣然接受,立即醒神走快兩步。沿著榕北走廊,迎面踫見很多準備不足、氣力不繼的一家大細,希望他們天黑之前能夠順利返回馬路。

每次走上雞公山的亂石堆,總覺得有股超強地心吸力拉緊雙腿,必定要出盡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強踏前一步。看看手錶,似乎前半段積極的推進策略頗為湊巧,只需九個半鐘便順利抵達水浪窩,大叔再次得到後生仔ss提供的帝王式按摩服務,讓鳩叫之聲不絕於耳。回過神來便大咬MOS burger全餐,但原來冷卻了的牛蒡漢堡和厚切薯條會有哽死風險,真的千算萬算都沒料到有此一著,能量得不到適當補充,絕對影響下半場的表現。

原來相識滿天下的山蔥教授還在站內等一個人,不過經過再三叮囑,我與他、還有他的書僮,三人行開始麥徑餘下路段,開心的時光真的過得很快,竟然在站頭消耗了整整三十分鐘。大叔開始謹慎地盤算餘下路程及時間,似乎又出現緊張局面,唯有將攤凍了的身軀盡快升溫,再次啟動比賽模式。今次終於在天黑之前完成彎曲山,為教授拍下進擊的落山片段;經過修葺後的路段,漁護署樹立提示牌,呼籲遊人行正路,實在是理所當然。尤其越野跑賽事一方面直接利用公共資源來賺取金錢,而另一方面卻間接讓參賽者破壞郊野,的確不能接受;唯望各位跑友自律之餘,每個主辦賽事的單位都要主動肩負保護環境的責任,例如協助清理垃圾、教育公眾山野守則或者派員維修手作步道。

說回港百下半場戰況,麥四的漫漫長路仍然是非常沉悶,從白天走進黑夜,負面情緒開始浮現出來,為了避免行差踏錯,還是趕緊戴上頭燈,讓光明引領前路。這時身體反應最誠實,不願跑動,只好急步,所以不斷被從後追趕的參賽者「界刂」「界刂」「界刂」。終於捱到沙田坳道,似乎有點起色,這時,教授都好像如有神助,頭也不回便飛奔到補給站。大叔真的很肚餓,老實不客氣便吃了一大杯私房菜通粉,再打點所需裝備,便加快腳步,想著追回幾位大叔sss。只可惜失眠後遺症讓體力嚴重下滑,繼而追時間的信心亦有所動搖;魔鬼與天使又在腦交戰,唯有讓靈魂不斷提醒身軀繼續向前行,直奔大埔道,洗個面清醒一下。餘下大約五小時,沒有野豬與馬騮的騷擾,立即快馬加鞭,抵達城門補給站。與上次一樣,沒有立即踫上十卜隊員,但支援很快便得到解決,今次每個補給單位都竭盡所能,加上心戰室主管打點,為大叔ssss提供最優質體貼的服務,只可惜時間緊迫,不容許悠閒地與隊友安坐閒談,真的要在此說聲「唔好意思」。

最後16公里的打大佬針草帽,得知頭兩位大叔美腿與力王(初次介紹/首度出場)已經帶著充足時間強勢出征,而教授亦都越戰越勇追趕著時間,所以在沒有合理懷疑或不可遇見的一般情況之下,相信三位大叔sss都可以成功達陣。

面前就讓囉嗦一人獨力迎接最後挑戰,「針」- 盡力而為一個鐘頭完成,「草」- 頂硬上要個幾鐘頭才來到鉛礦坳,期間更必須打醒十二分精神專注路線,避免行差踏錯誤墮結界、防範走錯冤枉路出現異像;其實男人做事專注的時候是最吸引的,大叔魅力真的是沒法擋啊!「帽」- 這時看看錶只剩下一個多小時,心想「決定放棄就冇咗今次成績」,所以大叔還是咬緊牙關,大啖大啖呼吸,無論雙腿沒有氣力都要逼自己撐下去。「天時地利」似乎都站在同一陣線,事關出奇地來到亂石陣,竟然天朗氣清,沒有風沒有霧,燦爛星光盡收眼簾。但今次來到「人和」竟然與大叔作對,胃部出現隱隱作痛,可能之前飲太多糖份飲品,沒有足夠鹽份充飢,心想食但口乾沒有口水,總是將食物頂出來。可慶幸意志一直保持著清醒,腳步突然輕鬆起來,想起聰sir可以從四方亭一直jog上大斜路,大叔便滿有信心地傾前上身拼命撐上白波。

打完咭再望望手錶,距離死線只剩下45分鐘,未及整理行裝便瘋狂喪跑,來到閘口,非常小心地轉入麥徑最後路段,步步為營地踏著每個階梯,只希望一直衝到底,大叫「唔好意思師兄師姐,趕時間!」還有15分鐘,耳邊出現車輛聲音、眼前亮起淡黃燈光,喧嘩歡笑人聲逐漸傳進心坎,大叔張開雙手拿著頭燈揮舞,再次衝過蓮姐終點,再次望見接放學隊友,而三位大叔sss亦已氣定神閒地耐心等待,按停計時之後,大叔就因為心情激動得死去活來而倒臥地上。

最後,結局當然是happy ending,大叔做到了。其實每一位參加港百的跑友,都有他們獨特的故事,都是那麼精彩、那麼的激動人心;無論成績是美滿地獲得金、銀、銅人仔,還是只得一面完賽獎牌,只要對自己的努力有所交代,坦誠接受過失,便不枉此行;正如人生,向著自己認為正確的路,一直走下去吧!

後記

其實在大帽山白波打咭時掉下一隻2017東馬手套,以為沒有機會取回;誰不知,竟然有位參賽者拾回並帶返蓮姐終點,而接放學隊友認識這位師兄又見到這隻手套,可以順利物歸原主。其實這對手套曾經亦在日本失散,又是有位好心人將它掛在原位,讓大叔回程時尋獲,這對東馬手套實在是幸福信物,都是時候退役了。

至於8歲的mocha抽筋病情只可靠加重藥力來壓止,唯有給予多點時間照料,這也是一個「見好就收」的明確訊息;眨眼之間累積七年跑齡,這提醒大叔都是時候掛靴,重新審視一下往後幾年的大計了。

原文載於 這是一遍融合人類、大自然、生活態度、良知與公義的樂土。

囉嗦大叔 Facebook專頁
囉嗦大叔 MeWe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首頁 > 運動 Sports > 跑步 Running > [囉嗦大叔] 不一樣的HK100 續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