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幸福真係唔係必然,而好人亦唔一定一生平安,世事難料;其實大家都只係平民百姓,勢估唔到,惡夢話嚟就嚟。唔通以後就只能夠苟且偷生,唔能夠自由講真話、唔能夠自由創作、唔能夠享受自由出入境;原來「免於恐懼的自由」,係咁珍貴。大叔潛水三個多月,意志消沉,睇嚟事情沒有轉機,只會越變越差;雞蛋擊潰高牆,談何容易,已經有很多雞蛋仔雞蛋女壯烈犧牲。不過回看歷史,所有推倒極權、調查殘暴真相,往往不是短期就能成功;東歐變天等了四十年、南韓光州事件平反等了十六年。香港人唯有堅持初衷,繼續各自爬山,戰勝最黑暗的黑夜、跨越最陡峭的山谷、渡過最艱難的歲月,一齊以最高尚情操來迎接黎明的來臨。

身邊最關心自己的人時常會好奇地發問:「為何跑山辛苦還要跑? 為何不能完賽還要報?」其實,一年來鍛練不夠是事實、力有不逮是原因、休息不足是幫兇,加上心情煩躁、精神壓力、怒火中燒又有時情緒低落、前路迷惘,故然大大影響比賽表現。不過,跑山更能體會到的是參與運動的過程、追求結果的過程。就算面對重重難關、種種挑戰,不應該輕易放棄;心裡面仍然紀念著很多手足再沒有機會走下去,可能是暫時性,但亦有可能永遠留在不存在國度,唯有大家代替他/她們繼續在賽道上努力奔馳,終點後相擁祝賀。

而要體驗抗爭的辛酸,便來走一趟維港162之旅,路程涵蓋港九新界與及大嶼山最精彩的超長距離,絕不是輕易將100公里賽事 x 1.62 的一般理解。二月份,多得武漢肺炎全球大爆發,更多得特衰正苦沒有全面封關,本地運動比賽相繼取消或延期。不過一眾 V162 參賽者,還是準時來到東涌起點集合,為的是要向有心人搞手作出鼓勵和致意。在香港申請山賽真的諸多困難、充滿制肘,舉辦一個山賽而讓參賽者都覺得口碑好、義工上下一心,再加上辦賽組織成員仆心仆命,尤其莫教的歌「4×100 miles 之勇」實在太感動鳥,驅使只有三年歷史的 V162 成為香港山賽的經典傳奇。

一眾參賽者包括幾位陪跑員,在沒有吹氣橫額和觀眾打氣聲之下,還是興高采烈浩浩蕩蕩,在子夜十二時正起步。今次大叔特別邀請義氣仔女「耶穌頭」一同起行,漫漫長夜來個hehe深宵食堂節目,盡數心中情。最初的路段,大家都跑得很接近,有講有笑,始終不是正式比賽,可以視為急步一點的輕鬆郊遊。不過開始上山路段,還是氣喘如牛,寒冷空氣加上身體蒸發汗水,在頭燈照耀之下,形成一道閃爍星塵軌道,永垂不朽。

來到梅窩碼頭,扮演四徑完成者,擁抱一下綠色郵筒,當其他參賽者陸續重新出發之時,我倆亦食個杯麵,享受一刻寧靜。前路黑夜仍然迷惘,更可能是不歸路,但我們亦沒有可退之路,唯有硬著頭皮勇敢面對未知之事。行行重行行,來到伯公坳,彈出彈入的支援隊伍出現在眼前,餐飲任食招呼周到,好不容易才能夠離開溫情檢查站。

踏上鳳凰山石級,忽然地上走出一隻三十腿怪物,最初真的嚇了一跳,不過看真一點,似乎牠亦被強光嚇窒了,就好像人類被不明飛行物照射一樣。當面前東西不記載在自己的資料庫之中,腦袋不懂得理解甚至產生誤解,在不明原因底下,自然就會產生恐懼感。所以遇上突發事情,都要保持冷靜,作出理性分析,不可死衝爛衝,必須見機行事 be water。翻查昆蟲書藉,牠的名字叫「蚰蜒」,可被視為益蟲,因可幫助清理「小強」,牠在日本還是不少人喜愛的竉物,真的蟲不可以貌相。

回到昂坪,天亮了,比原定時間慢;但支援隊伍還是等著每一位參賽者,站在路上指引出口,又奉上暖胃薑茶與咖啡。還是趁天氣不是太熱,走快一點,再一次欣賞大嶼山美麗景致。遠眺大白象工程,表示到達大澳水鄉,可以自費補給,繼續L57剩餘路段。沿途經過一遍燒毁後的山林,心想沒有公德心的遊人,請你們學懂愛惜大自然,才再來探索好嗎?中午時段,終於抵達東涌,急著趕車來到荔景,與另一位好老友靚仔會合,亦與耶穌頭說聲再見,如果昨晚沒有他同行,大叔的意志很快便被打沉。

換過乾爽衫褲鞋襪並在公園稍作休息,我與靚仔重新出發,時間已經比原定計劃遲大到,亦不見其他參賽者的踪影,到底他們是放棄了還是走得很遠呢? 我也不太理會那麼多,眼瞓又作怪,唯有與靚仔多點談心。經過金山路,馬騮群組監視著我們的行裝,有沒有可取食物。

上針山熱氣逼人,靚仔竟然被青竹蛇欄路收買路錢;又經過另一處山火重災區,心想如果連自己香港人都不愛惜自己的家園,香港就會一直敗壞下去,很快便再沒有起死回生的靈丹妙藥了。前面還有一半路程,希望在天黑之前到達川龍,百貓山蔥正在等著我呢!

又是另一個交接儀式,靚仔退下火線,百貓山蔥繼承做大叔的好良伴。同時得到山蔥家族老三姐帶來的電動震槍,立即將大叔所有閉鎖經絡和繃緊肌肉打到變成疏乎厘,歡欣喜悅之聲響遍大帽山範圍。招呼那麼的周到、服務那麼的欣勤,你叫大叔怎麼捨得離開呢!? 不過百貓山蔥早已接收 order,憑著他的正能量和無比意志,一直挾持大叔上路。其實大叔很想走捷徑,一直哀求山蔥首肯,不過只見山蔥突然選擇性失聰,沒有理會過我的訴求。

原來今年改動路線,需要行經一段新路,簡直迷失方向,彷似墮進結界,朦朧之中發現被發光牛咁眼監視著,差點便掉落破損木橋之下。好眼瞓好眼瞓實在好眼瞓,大叔三番四次倒在地上睡著了,難為了山蔥只好發呆乾等。好不容易,終於返回蓮姐大本營,檢查訊息,才發覺搞手飛哥曾經在此等候,可惜為時已晚,我原來已經超時作賽,照賽例早就已經被DQ了。不過零晨時份上下唔到岸,還是摸著迷霧、頂著寒風,登上白波,返回火炭再作打算。其實山蔥已經陪著大叔走過白波無數次,亦見證過幾次日出,許過很多山盟海誓……

天再一次亮起來,大叔隨睡隨行,加上膝蓋關節開始劇痛,此情此景,究竟有誰明白浪子心!? 百貓山蔥不斷向谷友作出直擊報道,又轉達多份隊友鼓勵,只可惜大叔靈魂與肉體經已徹底分離,就算面對好玩落火炭的路段亦都提不起興趣。大叔認真與山蔥相量,因應現時身體狀況和前行進度,似乎沒有可能在限時內完成,更加不想阻礙其他特邀陪跑員的寶貴時間,還是決定退下火線,在此向各位準備等候/支援大叔的戰友道個遲來的歉意。

我倆繼續慢步人生路,終於回到駿洋邨,多得 green objects 繼續樂意做其看門X。

雖然今次自隊 V162 行動失敗,不過香港人緊記勿忘初衷,大家繼續各自爬山,尤其練好體能、速度跑、耐力跑,出來行必定大派用場。

原文載於 這是一遍融合人類、大自然、生活態度、良知與公義的樂土。

囉嗦大叔 Facebook 專頁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囉嗦大叔
一名正處於尷尬年齡的囉嗦大叔,為著保護環境、重視健康和尊重生命,2013年開始素食生活;並於一年後積極加入跑步行列。最不希望見到年輕人跑錯冤枉路,自己未來我們香港人一齊爭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