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十九幾年前第一次嘗試獨自行入港島最東部的鶴咀,途中遇上唔好狗攔路,唯有敗走。上月初,找來百貓山蔥準備一同再戰鶴咀,學師兄師姐們挑戰劏青蛙,只可惜得不到上天的默許,卻換來傾盆大雨,又再一次打退堂鼓。直至六月底,飛雲終於回來了,今次 kill 標高手領軍劏青蛙,囉嗦跟山蔥當然急不及待,立即死跟啦!

「劏青蛙」意指由港島鶴咀起步,經過不同的山峰或路段,從東向西,一直走到終點西環鐘聲泳棚,完成路線之後,就好像將一隻青蛙劏成兩截。我們一行十七人,從筲箕灣出發,分乘多輛的士,直達鶴咀道盡頭,省卻不少走路時間。

真正的起點是位於一個叫蟹洞的地方,原來有幾個山友都認識囉嗦大叔,真的紅都面埋啊! 其實鶴咀有很多景點,例如有奇特的地貌、古蹟燈塔、炮台、北帝宮等,真正適合一家大細利用大半天消磨時間。

今次我們的目的不是郊遊,而是要與時間競賽,希望趕在日落之前,順利抵達泳棚,欣賞醉了的夕陽。不過,今天陽光普照,氣溫嚴熱,還要越過多個山峰,可以預見是一場硬仗。大家一鼓作氣,拍完大合照,便浩浩蕩蕩向著第一個大佬鶴咀山出發。 跟著大隊,過了低電台的閘口,便立即走進叢林,這樣真的讓大叔打個突,似乎這個路線跟我記錄的版本有點出入,心理還未能夠完全調整,會不會是中伏的先兆呢! 行不到十五分鐘,問題便來了,「前無去路啊! 大家一齊搵啦!」十七個人被困在悶熱的密林之中,樹藤、爛泥製造不少前進的障礙;人面蜘蛛處處,它們擺下的蛛絲特別堅韌,恐怕就連大型昆蟲或小鳥,都只會難逃一刧。但為了傳宗接代,有好幾隻身形只及雌性十分之一的人面蜘蛛勇士,還在等待一親香澤的好時機,就算賠上性命也要愛個夠。此時,人類的汗水已經爆煲,進度非常緩慢,先頭部隊好不容易,終於打開生路,跨越巨石,帶領各位隊員重回正常山徑,繞過高電台,終於可以登上鶴咀山打咭。天朗氣清,竟然遠至蚺蛇尖都能夠清晰可見。 時間緊迫加上烈陽暴曬,大家趕快起步,前面還有很多個大佬等著我們啊!

重回馬路,站在巴士站旁休息,大家都有衝動就此道別;穿越石澳道,又開始第二個挑戰,慢步上龍脊的打爛埕頂山;不知道以前的農民是否在此山頭時常打爛個埕,所以便改了這個有趣名字。期間,一位同行山友出現初期的中暑癥狀,為著安全計,還是退下火線,沿著港島徑返回土地灣,回家休息。今次的旅程,大叔亦計算錯誤,飲用水很快便差不多耗盡,幸好得到師姐相助,不至於出現海市蜃樓幻象。不過大叔越過雲枕山和哥連臣山之後,對一對錶,都肯肯定黃昏前是沒有可能到達山頂,而且自知狀態不佳,亦恐怕會拖垮整隊人的進度;所以與山蔥商量後再向各人提議走另外一條路跑路線,避免再登上山頭消耗體力。

大家來到港島徑旁的救命甘泉,即時起死回生照頭淋;師兄們帶備的濾水器實在大派用場,立即打爆自攜水缸,體力亦馬上復原起來。我們重新討論餘下的旅程,大概一半隊友會繼續kill標行動,按照原定計劃劏青蛙,餘下隊友將會改變行程,主要是走石屎路,加快進度,冀望日落前到達西環目的地。 我們一同走完大潭峽,終於來到分岔口,兄弟姊妹各自爬山;這一別,是為了將來再次重逢。此時,大家並沒有任何傷感,反而多了一絲盼望,為著今晚的劏青蛙慶功宴繼續努力、奮鬥、加油。其實 kill 標隊友還要打低三座大佬高山,分別是柏架、畢拿及渣甸,才能夠到達下一個補給站,的而且確是一場超級硬仗。而大叔與其餘隊友可算是放下心頭大石,因為目標明確,只希望劏青蛙,而kill標並不是重點,面前的石屎路將會輕鬆得多,所以三兩吓腳步,便來到陽明山莊,一於在此飲飽食醉一番。與兩位加持者會合,大家估算時間非常充裕,日落前到達西環鐘聲泳棚應該十拿九穩。所以,今次這個決定可算是明智又正確,「劏青蛙混合版」的上半場可以考驗上山技巧,而下半場便鍛練長征速度,實在是一舉兩得。

嘻嘻哈哈走過布力徑,便來到灣仔峽小食亭,聽聞原來他們亦要再投標,不知道還可否繼續經營啊! 所以,今次大叔與山蔥都幫襯婆婆買了兩枝彩虹雪條,延續甘道的酷熱行程。越接近山頂,氣溫就越清爽,難得重臨以前港島比賽時常經過的白加道,再一次眺望維港景色、再一次行過政務司官邸;只可惜心裡總覺得香江依舊、人面全非,變得越來越恐怖,越來越透不過氣。去與留,將會是每一個香港人的人生交叉點;正如當初劏青蛙大隊,你會選擇一條充滿荊棘滿途、讓自己焦頭爛額的山徑路線;還是一條經過妥協、修改易行的康莊大道呢?

Processed with MOLDIV

轉上種植道之前,當然要探訪古色古香的纜車站,剛巧有一輛纜車經過,各位隊友都非常自律,並沒有走落路軌拍照,值得一讚。山頂廣場還是人頭湧湧,限不限聚其實都是風儉由人,只要大家有共同目的來消費,就沒有限制;相反地,如果大家有共同目的來表達訴求,只要沒有消費,便屬於違法。「公你贏、字我輸」這種扭曲是非黑白的騙局,切勿接受成為常態。

正當日落小隊路經盧吉飛瀑之際,我們與 kill 標小隊通話,得知原來他們已經撤退,原因是天氣實在太熱,加上上斜穿林都需要極大氣力,如果硬要完成任務,恐怕要走到深夜,明天大家還要返工呢! 倒不如留待適當天時地利人和之時,才延續 kill 標下半場吧! 這一刻,更加激發日落小隊的士氣,大家一口氣衝落夏力道,以四分鐘配速直達龍虎山觀景台。

不過大叔見大家氣勢如虹,提議一起抄小徑,來個薄切跣落碧珊徑,順利返回繁忙薄扶林道。可能百貓山蔥的心情實在太興奮,要為一眾隊員製造驚嚇場面,帶大家在行人隧道遊花園。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太陽不會等待我們齊人才會下山,於是大叔決定突圍而出,引領隊友二次回歸正路,以五分彼醒成功抵壘,第一次蒞臨西環鐘聲泳棚。原來這裡是拍攝日落熱點,一早已經有遊人sss在碼頭排隊影相。此時,kill 標小隊代表亦剛巧到達,送上清涼西瓜,與日落小隊一同慶祝任務完成。

經此一役,更長行山小智慧;如果大家都想在炎夏悶熱天氣繼續做運動,無論如何,一定要帶備足夠自己,但比平時多1.5-2倍份量的清水、電解飲品或冰凍水果、提神醒腦小食例如梅乾。預算補給位置及時間,帶備足夠現金或八達通。之前一天可為身體提早補充水份,保持早睡早起習慣,狀態自然良好隨時準備打大佬。留意身體微弱訊號,如有不適,不要害羞,即時通知隊友作出適當處理,必要時立即撤退。「留得命仔在,那怕冇山行」,那裡撤,便在那裡再起步;香港人,不會那麼容易跪低。

相片由囉嗦大叔及劏青蛙隊員聯合提供

原文載於 這是一遍融合人類、大自然、生活態度、良知與公義的樂土。

囉嗦大叔 Facebook 專頁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囉嗦大叔
一名正處於尷尬年齡的囉嗦大叔,為著保護環境、重視健康和尊重生命,2013年開始素食生活;並於一年後積極加入跑步行列。最不希望見到年輕人跑錯冤枉路,自己未來我們香港人一齊爭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