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話夏日炎炎正好眠,我就認為夏天的夜晚最好用來練山,事關日頭多出汗,身體很快流失水份、肌肉容易疲勞,最近亦聽聞有多宗行山不適個案;不想成為主角,最緊要有醒目的訓練計劃,而非麻木地跟從傷害身體的鍛練模式。在黑暗當中,跑者可以暴走更遙遠的旅程、挑戰更高聳的山峰、克服更崎嶇的路段。所以,今次找來同伴從黃大仙來到 M101 的標距柱,繼續向西進發;終極目的地就是要借屯門親友的浴室一用,沖過愉快的凍水涼。為了行山的理由,多不勝數,但是為了沖涼而走超過五十公里,可為牽強非常。

不過,與其平舖直敘地記錄麥徑路況,倒不如繼續逆向思維,預計一下逆走麥徑會遇到什麼難關呢!

撇除天氣狀況的影響,如果真的走在麥徑十起步,長長的引水道自然會吸引跑友放鬆心情,疾走一番,更可順道遠眺青山院友故居。接著環塘路段 (其實不是麥徑),小心迎面而來的越野單車之餘,也要提放悶親自己,一定要在這處好像重覆的泥路上,保持著自我感覺良好狀態,很快就可以逃出竹林迷宮,來到田夫仔。


離開煩囂、重回綠野,都只是想尋找一刻的寧靜,不明白幾十位單車友聚集在涼亭之下,總要高談闊論、放聲大笑哈哈哈。原本可以超爽地奔走行的麥徑九,現在成為無限上斜,真的少一點意志也會敗壞事情;既然逆走的時候,這裡還只是初段,最好以留力為上策。說著一個目標,完成首廿二公里便可以見蓮姐一面,自然加陪起勁。

完成美味補給,就要挑戰真正的大佬,緩緩走在距離四公里、爬升四百米的大帽山白波波車路;不過,這裡溫度適中,又可在晴朗天氣之下,環迴多角度欣賞全港景色,確實要唱幾句秦始皇:「大地在我腳下 國計掌於手中 哪個再敢多說話?」先嘗大苦、自然後加小甜;過了四方山,又再次重覆先小苦、然後大甜;人生如此也!

跑友看過高山黃牛族群悠然自得地正在吃草,便趕緊上路,牛大哥不禁問一句:「為何要跑到身水身汗、捱更抵夜,那麼辛苦呢?」這個問題,我真不懂回答,還是請個早安、借個方便,繼續走我的路。

經過鉛礦坳,又會是另一個大型歇腳點,之後的上斜難度,除了上草山和針山的梯級,相信都沒有什麼值得恐懼;反而經過三十公里之後,雙腿可能比較乏力,故此落樓梯便要打醒十二分精神。不過,大家會發現山頭的泥路已經被破壞不堪,更被換成石矢梯級,然後又繼續流失水土及石矢剝落;其實十登或其他大規模山賽,是否應該繼續在針山舉辦呢?又或者應該封閉針山一段時間,讓有份利用此段作為賽道的團體,進行植林及手作步道的緊急修理呢?既然用者自付,我相信每位跑友都願意履行義務,協助修葺自己有份使用的山徑的。

不經不覺離開城門水塘大霸,腦海便浮現著城門燒烤場的熱情款待氣氛;今回撐著雙腿路過戰時地道,深刻感受一下香江血淚史,明白和平得來不易;但如果不作抗爭,只恐怕將來沒有好日子過。今天,孩子並沒有做錯,作為成年人的我們,不應該落井下石之餘,更需要認識清楚是非黑白、勇敢站出來對抗高牆。現在,香港都出現入侵者,只是入侵的模式更聰明、更多元化和更具滲透力。

離開大埔公路,便完成最簡短的麥徑六,繼續麥徑五的行程。途經獅子山,唔係唔上到頂行個圈吓話;從高處向南望,整個九龍和香港島盡收眼簾;轉個背向北望,就是沙田大埔等新界地區。再過多十年,真不知道又多了多少高樓大廈;但可笑的是,樓價沒有下調、人口就繼續膨脹,一句:「唔鐘意呢度咪走囉」,那麼就中正下懷,實現新移民大計。所以,回想起牛大哥的問題,現在我知道答案,我們日以繼夜在麥徑逆走,就是要讓其他人明白,我們追求的目標還未達成,逆就是反對不公義、抗衡制度欺壓;不然,善良的黃牛族群有朝一日,遲早會被貪婪的當權者宰割,遊人最後只可在郊野公園樹立的黃牛銅像前憑弔紀念一番。

原文載於網誌 這是一遍融合人、大自然、生活態度與公義的樂土

囉嗦大叔 Facebook專頁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囉嗦大叔] 逆,迎也。
[囉嗦大叔] 新界九龍通勤跑 遇上吸血小魔怪
[囉嗦大叔] 我們的野生動物朋友
囉嗦大叔@Fitz.hk
Fitz Hiking 行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