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的終極一戰,就是首辦的黃金一百賽事,這亦是大叔報名的第三個百里賽。相隔一個月,到底身體機能可以復原嗎? 心理狀況有否提升呢? 另外,補給計劃又是否可以預期進行呢? 今日大叔就為大家解開這些疑團。

首先,多謝Fitz運動平台支持,大叔有幸延續百里賽的挑戰;事隔四星期,經過無數重覆鍛練、無限伸展、適時養生,來到2019年的最後一個周末,又再踏上賽道,繼續未完結的抗爭;始終初心未忘,只要一天殘存氣息,一天都要走下去,直至得到你想得到的東西。

黃金百里賽在晚上八點舉行,一眾精英選手一早已經到達會場,狀態神勇、交談甚歡,氣氛活像嘉年華。其他參賽者亦在後排經過嚴謹的裝備檢查,陸續上線。天氣寒冷,零脂肪的大叔只好披上風褸,準備起步。大會一輪鼓勵士氣的宣言之後,吹笛聲一嚮,健兒們都全力開動引擎,尾燈在黑夜中閃爍,大家為自己的一百英里或一百公里而奔跑。最初的一二段,主要都是麥徑,相信大部分健兒對這條賽道都已經熟到爛;初段通常跑友都在亢奮狀態,所以配速永遠都比預期快。來到西灣,遇上少見的大潮,不想濕腳,只好走遠一點過橋;赤徑CP士多,有位師兄眼角爆裂頗深,經過初步治理,士多老闆提議call大飛將傷者運往黃石上救護車,不過還是要首先得到CP主管的批准,而CP主管亦要請示大會負責人,才可以幫助傷者送院。現場可能擾攘了五至十分鐘,似乎還未有決定,幸好傷者沒有傷及要害,意識維持清醒,否則,在這個山旮旯之地,真的會對病重患者有性命危險。回想大會那份詳盡比賽守則,似乎沒有強制參賽者輸入大會緊急聯絡人電話號碼,亦沒有在裝備檢查中核對這項要求;如果一個人走在路途上而又出什麼意外,真的叫天不應叫地不聞;當沒有大會的協助,傷者就只能夠召喚飛行服務隊了。 (編按: 報名表格有「緊急聯絡人」這一項,是必須要填寫的。)

黃金賽的第一大驚喜是在赤徑之後,不繼續麥二行程而要上鹿赤走廊,然後接鹿湖郊遊徑。這段路頗有新鮮感,而且亦富挑戰性,難度就如上雞公山前的碎石斜坡路況,還有長命斜石級,少一點耐性和體力,便會放棄前行。不過如果改在白天郊遊,便有藍天青山綠水分散注意力,作為短程回歸大自然之旅,應該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終於來到北潭坳檢查站,以為可以大吃大喝,誰不知沒有熱食,橙有核 (大叔不喜歡),更差的是以前未遇過,硬得似磚頭可以掟死人的飯團,食落頂胃難消化,大會搞手到底有沒有考慮到跑友的感受呀? 沒辦法只好食多幾條蕉便繼續行程,沿著麥三而上,簡直慘不忍睹,因為黃沙碎石、水土流失路段,已經擴展至可以容納一部越野車的闊度。每年這條熱門郊遊及比賽路線,都要經歷無數行山鞋的踐踏和無情行山杖的攻擊。如果情況繼續惡化下去,最後損失這遍美好山景只會是香港人,所以漁護處和越野賽舉辦單位,真的要通力合作,盡快復修所有受傷路段;例如,在舉辦山賽批文中加入條款,要求主辦人負責某個路線的修葺、保養、植樹等義務工作;另外,亦限制在比賽途中使用行山杖,既維護公平競技亦能保護大自然;還有,必須安排掃尾隊負責清理所有比賽路線上的路標、垃圾、果皮及回報任何天災人禍破壞了的危險路段和非法伐木、耕種等行為。正當大家都讚美外國的山明水秀之餘,是否都同樣地出一分力,挽救自己的家園呢?

零晨四點幾,大叔來到水浪窩,遇上院友當檢查站義工,但不想麻煩他人,所以沒有送交物資來到此站,唯有食大會粥 (但原來是有肉碎),又飲熱辣辣薑茶 (值得一讚),然後才繼續上路。黎明來臨之前,不但只特別黑暗,其實亦超級寒冷,大叔亦不敢怠慢,首度穿上羽絨背心禦寒,不過忽冷忽熱的感受的確難捱,結果背部盡濕,要像孩子般放條手巾在背上吸汗。天光了,早起牛群伴隨而行,沒有享受過手沖咖啡的滿足,大叔再次墮入斷電模式,肚餓、無力、眼瞓,似乎已經進入半睡眠狀態。更糟的事竟然發生,左腳踏在地上一個凹陷位,突然聽見「嘞」的一聲,雖然可以修正身體平衡,但似乎足踝又有點傷,並有觸痛反應;唯有用彈性繃帶紮穩傷處,防止傷勢惡化,繼續前面100多公里的行程吧! 所以既定計劃都拋諸腦後,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之前兩個檢查站賺回的時間,現在都已經倒輸20分鐘,再加上在下一個CP的休息時間,已經比限時延遲了差不多一個鐘,非常接近死線,只好在餘下的CP死追難追。

好不容易到達城門才見起色,私人補給的出現,更加為大叔注入強心針,能夠享受美味靚粥、品嚐自備能量粉,還有深度按摩觸及肌肉激點,應有盡有,歡愉叫聲再次響遍城門燒烤場。正能量終於得到提升,大叔再次向高難度挑戰,與時間競賽;按照規定,百咪選手需要在兩點半前到達鉛礦坳,否則就要強制轉為參加百公里賽事。大叔既然是百咪選手,當然要盡全力爭取在限時前到達目的地;中午溫度上升,外套又再次脫下,身體感覺總是覺得力不從心,始終這個月還是睡眠質素久佳,又沒有心情練習,訓練很多都是垃圾里數。當比較2018年的訓練記錄,原來今年的爬升訓練只及一半,難怪超馬比賽成績會有大倒退;肌肉酸痛無力引致關節吃力受傷,週而復始似乎成為常態、變作習慣,這是絕對不能接受的。

說回比賽,大叔在兩點多到達鉛礦坳,思前想後,旁邊的師姊似乎察覺到大叔的疑難,所以便與我分享她棄賽 HK168 的經驗;而我最大考慮是之後的CP都要追時間,一個不小心再次拗柴的話,便前功盡廢;現在有機會轉組只需要走多廿幾公里,便可以完賽,何樂而不為呢! 那麼,大叔再與一眾支援院友交代清楚,遺憾不能享用大家準備好的補給安排,便在轉組限時前登記,正式成為百公里選手,心情當堂輕鬆舒暢,吹水吹夠一粒鐘,才勉強起步,能夠在大白天的比賽時候到達大帽山,不需要趕頭趕命,細心360度欣賞香港景色,人生實在美好。

不過,原來好戲在後頭,本以為只需要走麥九、十段那麼容易嗎? 其實選手們是需要沿著河背越野單車徑、大欖郊遊徑等路線,銜接回四排石山,其間穿越竹林石級、原居民墳場,都非常講求落山技巧,好不過癮。網上有單車友投訴比賽批准在越野單車徑路段,容易發生意外。大叔就沒有遇上什麼驚險場面,原因是我來到這段都已經是黃昏,單車友都已盡興而歸,反而龍友在播放貓頭鷹叫聲,準備謀殺記憶咭。不過既然很多單車徑與遊人步道都是並排而建、共同使用,已經是先天缺陷;那麼,以後一是不批准,安全至上,否則的話,二是當局發出不反對通知書,大家便要忍讓一下。

來到大欖CP,選手們都像不太願意前行,各人彬彬有禮、你推我讓,待在站內休息,直至義工三催四請才開始起行,原因相信都是關於臨尾上落四排石山的恐懼,的而且確,像大叔四星期內在這個山頭行兩次,不明白為何上天要這樣懲罰我這個普通人呢? (自作孽) 大叔只好發揮小宇宙,飛奔落山,盡快來到最後一個CP吉慶橋,而終點還會遠嗎?不過就算來到最後三畸,怎樣都要吃點東西,那麼難吞下的食物,只要可以提供能量,為了完賽,一定要逼自己進食。苦盡甘來,完賽已經再沒有懸念,只是自己想做到什麼成績,如果Sub-26也都可以收貨吧! 所以,大叔只管向前衝,前大半段忍著不跑,留到這一刻終於可以盡情發洩,而這一招在最近幾場比賽都好湊效。進入石矢路,突見女俠接放學,實在肅然起敬,繼續向著終點進擊,眼前來個幻彩 fing 香江加煙霧彈歡迎環節,聽見主持大聲讀出大叔兀突的中文名字,然後大叔慢慢走過計時踏板,再聽見院友sss尖叫歡呼;當機立斷轉組由咪變畸,結果總是有得有失,只要成功完賽,總算有點渣拿,其實銀色鎯鎯也很漂亮啊!

痛定思痛,即管放鬆一星期,然後又要勤加鍛練,迎接最後一個大挑戰;既然身邊的人一個都沒有離開過自己,大叔又怎可能輕言放棄呢? V162,唔該等埋我呀!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囉嗦大叔
一名正處於尷尬年齡的囉嗦大叔,為著保護環境、重視健康和尊重生命,2013年開始素食生活;並於一年後積極加入跑步行列。最不希望見到年輕人跑錯冤枉路,自己未來我們香港人一齊爭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