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把文章寫完時,我已成功衝線了,我的小女兒 Noemi 在4月16日以健康和美麗的姿態來到這個世界,我只有無比的感恩。而我的懷孕跑者之旅也告一段落。

*******************

生產是懷孕中的 “last piece of cake” 。當然,生產時的每一分一秒就如懷孕期的39週一樣漫長,但當意識到自已走了多遠的路,即使不能肯定每一步也會如想像中順利,也有足夠的勇氣和信心面對。

在過去的39週,某種意義上我是蒙著眼地跑著,因為胎兒的實際情況我是看不到的。懷孕的每一個階段也有各自不同的風險因素讓我評估到底應否繼續跑下去。但每次要把跑鞋的鞋帶縛緊時,相同的問題也會浮現:「這對我或BB是好事嗎? 」承如我在前文中提過,今天我們仍很缺乏相關的科學證據去幫助懷孕跑者作出客觀判斷。到目前為止,懷孕跑者只能耐心聆聽自己的身體作出判斷。我知道我的身體在懷孕前已鍛練多時,要應付新的體質改變和限制大抵也可一試。

當然最容易的便是要不要跑。不要跑,因為人們說這太瘋狂; 不要跑,因為那天並不如意;不要跑,因為妳有點抗拒把自己跟醫生和教練之間的記錄複雜化。跟隨這些聲音的引導無疑是最安全的事,不過這也不見得是沒有壞處。因為,我知道完全不跑,無論對我的身體健康和情緒也只有負面影響。

我不是在香港土生土長,更是一個「鬼婆」,所以有更大自由度當一個跑步的孕婦。這是一般本地人可能存有的想法。但我想指出的是這並不真確。因為以我所知,不但是西方,世界沒有一個認可、鼓勵孕婦「操勞」的文化,更可況是越野跑這種容易滑到、在危急、支援不足時隨時令人孤立無援的運動。所有女性跑者也從相同的歷史大道走到今天,分享共有的過去。不過,我相信對於「懷孕應該如何」的觀念己在悄悄起革命。

懷孕跑者對這種革命的貢獻就必須透過聆聽自己的身體進行。但我已確認了這是說易行難的事。事實上,我一直也忍受著頻繁的尿意和肌肉酸痛跑著,有時我也無法分別這些身體的不適是停止跑下去的警號還是源於我的睡眠不足或一時飲食失調,或是一切也不過是懷孕的必然不適。

或許你會質疑為甚麼在這種不確性之下,我仍然會繼續跑?我想這是跟我從越野跑這項運動中學的一件事有關:「 學會接受不適並與它共存」。一旦我的醫生告訴我說我的胎盤無異就代表胎兒在我跑步時有足夠的空間,所以之前在跑道上感到的不適也和胎兒的狀況無關。我便能確認這樣跑是安全的。而且我知道在這39週間,我的胎兒己漸漸適應了我跑步的節奏。所以我是整合了第三者的意見和對自己身體的感覺下判斷的。

不過無論是作為跑者還是母親,也是永續的旅程。更多的希望和考驗大概在女兒誔生之後: 我何時能重投訓練? 何時才是安全呢? 我可以怎樣推進訓練? 我還在思考提早重投訓練還是讓身體休息更多才是對我的心身健康最好。但這些問題還是留在下一章吧。

我希望以以下文章清單為這個系列作結,因為這些文章都在我作為懷孕跑者時為我打氣。這未必是完備的清單,但如果能為任何對懷孕跑步這件事感興趣的人帶來一些啟發,將會是我的榮幸。數月來跟其他母親和懷孕跑者的交流也是很有意義的經驗,但願我們能透過 ATG 的平台分享各自的故事、連結,繼續互相支持。

關於 Eszter Csillag

Eszter 是一位越野跑者、母親和香港大學研究藝術歷史的博士生。她自2015年起定居香港並開始投入越野跑。這項運動徹底改變她以往的跑步經驗,也令她勇於探索更多關於自己和跑步的可能。

她說,2018年女兒的出生不但令她成為一個更好的人,也令她成為一個更好的跑者。在女兒出生後的3個月,Eszter 便復出參與比賽,拿下雷利30公里隊際比賽冠軍;5個月後贏得樂善盃女子28公里山賽冠軍。

有關 Eszter的介紹 和她的 IG: eszter.csillag

譯者

Jenna Chow為了學會透過肉體的痛苦排解哀愁和成為更忠實的村上春樹粉絲,而留著馬尾巴跑著的港女。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首頁 > 運動 Sports > 跑步 Running > [懷孕跑者手記] Running to the finishing line (四) 本地跑手 Eszter Csill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