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 跑山獸

記得月前我翻譯 本地精英跑手 Eszter Csillag 寫有關自己如何和解「跑者」與「母親」這兩衝突角色的文章嗎? 我和 Eszter 確立了一個寫作計劃,我將會為她翻譯她寫作為女性跑者的經驗的文章。事實上,我十分期待這個系列的內容,因為如題所示,Eszter 懷孕了! 她將會分享作為一個仍然跑在山路上的母親、孕婦所面對的各種事情。

讓我們跟著 Eszter 的節奏跑一趟吧!

譯文如下

首先,我有一個重要的現況更新。我正經歷第二次懷孕,胎兒五個月大,預產期是明年四月底。我的身體現況已消楚指向未來數月我寫的東西將會與懷孕有關。不過,除此之外,我也想分享一些傑出女跑手的故事,她們當中有的是在懷孕後段完成馬拉松賽事的跑者,有的則在生產後不久便參與100哩山賽。她們以自己的身體,一步一步地挑戰傳統科學觀念對懷孕女性的種種限制。當然,我無意把她們的成就說到是輕易之舉,但我想展現、強調的是,女性身體的奇妙和無限可能性。

攝: run-pic.com

我希望讀者注意,我在剛得悉懷孕初期,並沒有輕舉妄動地去跑。我是一個受過多年訓練的跑者,換句話說,我的身體是受了足夠訓練讓我承受這種挑戰。當然,我也不得不對跑步訓練的內容和目標作出調整。今天,安全比速度為重。而且,我要確保自己不會跌倒(我一寫完這一句就「跌倒」了,是懷孕間的第一次),不會缺水。我也要接受無論跑不跑,未來數月也絕不容易。

Eszter 以2小時36分完成 Round the Lion 攝: 地獄爛相王
作者提供

不過,正正因為持續跑著,我才可以一如以往,保持愉快。只要注意著自己的需要和限制,我仍然能繼續享受這項我最鍾愛的運動 – 跑步。我可以保持體重,不必為身體不再受控而煩躁擔憂,而且還能接觸大自然。除了能量啫喱外,自然景色就是我最佳的打氣。

事實上,跑步是其中一項適合孕婦的運動。激烈如 Boxing 可能會對胎兒有害,但跑步產生的波浪動態卻是和諧的,我們可以想像胎兒在這種動態下就如舞動中的蝴蝶般擺動。所以,跑步,無論是對我,還是胎兒也是好事。而且,科學已證明胎兒在體內也能接收外界聲音。我想,風聲、流水瀑布響聲和鳥兒的和唱,是給胎兒最好的自由交響樂。

作者提供

總而言之,未來數月,我會透過 Jenna,分享我作為孕婦在跑道上的高低起伏、我的訓練路線和那些「曾一邊孕育生命一邊跑出好成績,啟發女性,不必因懷孕而放棄跑步」的跑者故事。

關於 Eszter Csillag

Eszter 是一位越野跑者、母親和香港大學研究藝術歷史的博士生。她自2015年起定居香港並開始投入越野跑。這項運動徹底改變她以往的跑步經驗,也令她勇於探索更多關於自己和跑步的可能。 她說,2018年女兒的出生不但令她成為一個更好的人,也令她成為一個更好的跑者。在女兒出生後的3個月,Eszter便復出參與比賽,拿下雷利30公里隊際比賽冠軍;5個月後贏得樂善盃女子28公里山賽冠軍。有關 Eszter的介紹 和她的IG: eszter.csillag

原文: “A journal of a pregnant runner: running with a growing life (1)” (by Eszter Csillag)
譯者: Jenna Chow

原文稍後於 Asian Trail Girls 刊登。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首頁 > 運動 Sports > 跑步 Running > [懷孕跑者手記] Running with a growing life (一) 本地跑手 Eszter Csill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