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2020年3月,大部分賽事取消,跑手們都要積極尋找方法挑戰自己。夏天隨著各種虛擬賽事的舉辦而過去,秋天則始於一種本地嶄新的比賽模式。這種比賽的新常態不只為應對新冠肺炎疫情而設,其實還很適合懷孕跑者。

有別於一般轉為虛擬的國際賽事,這種比賽的新常態不是要參賽者把所報名的比賽距離或爬升目標完成,而是要求跑手在一個月內把指定的路線跑完,並把成績上載到網上紀錄平台。這些比賽往往會充滿驚喜又有趣的 off-trail 路線。在假日或比賽月份首個星期,主辦工作人員更會在沿途放置指示圖片;有時主辦者更會於終點守候跑手衝線。如果你不滿意自己的表現,只要仍在比賽時期,你可以不停挑戰自我,上載自己最滿意的成績。

這種新的比賽模式自我在9月發現自己懷孕時,便很有利我的身體狀況。我沒有必須緊貼著急著起步人潮的壓力;也不用為了在指定時間上線而早起; 如果我的狀態不好,我可以選擇遲一點起步或另擇日子。 較長距離賽事如 HK100 Flex 更允許跑手分階段把實事完成,這是對懷孕的我的完美比賽模式。

我只需確保自己安全、有充足能量和良伴。我可以快樂地承認,在過去幾個月我十分幸運,享盡所需。

My dear buddies
與我一起在孖崗山來回爬升共7、8轉的同學和教練

在懷孕的第一期,我再次挑戰 “Round the Lion”,志在跑出比第一次更好的成績。在我首次懷孕時,我沒有刻意挑戰自己跑更長的距離,但這次有了上次的經驗和我的醫生和教練的密切監察下,我挑戰自己完成 HK 50 及後的 Lantau 70 (首次懷孕時的最長距離為42公里)。

攝: Charles Mak

你們大概會認定我是 Superwoman,但其實不然。不論我的意志如何,我的身體終究是有限的。完成 HK 50 及 Lantau 70後,我需要差不多一星期才能回復過來。而且我也學會了:有些時候原地踏步,不去挑戰自己才是正確的事。這是我參與 HK100 Flex首階段時的覺悟。我以為自己只需把賽事分兩階段便可完成,但跑了28公里後,我的下腹便開始抽筋。一直以來我明白頭腦和意志在越野跑的角色非常重要,但那天我發覺聆聽自己身體的訊號同樣重要。

回想那天,我既害怕又擔心。回家後,我休息了很久。對於之後自己的狀態會如何也毫無頭緒。第二天,雖然我回到賽道,但我是抱著一個「一旦不適就必須停下」的心態起步,那怕這意味在起跑之初便要停下。但緩緩又小心翼翼地,我總算跑完。這個經驗教會我去接受狀態不佳的自己,而我也不必把它放大,反而應視作為好好休息的契機。

自從懷孕之初,我便開始不斷搜尋有關懷孕跑者的記錄,也漸漸找到相關資訊。例如,我在網上讀到關於可承托肚皮的腰帶,原理如承托乳房的內衣一樣。第二天,我便在物理治療中心內買到,這條腰帶既舒適又能令我更放心跑步,真恨不得早點得知它的存在。但我並不是每次跑步也戴著它,主要是虛擬賽事或較長距離的訓練才需要它令我更安心。

關於補給品,我最近開始喝豆漿,甚至跑著時也喝,因為這令我的腸胃舒服。但我避免含咖啡因的能量啫哩和糖果。我每次也以充足的早餐作長跑前的準備(通常是兩條香蕉和一些乾果),以確保有足夠能量。當然我沒有忘記體內的小生命的需要,所以我也買了胺基酸 (Amino-acid)、左旋肉鹼 (L-carnitine) 和適合懷孕及哺乳女性攝取的蛋白質粉的產品。這樣就可確保我的身體既能好好復元又不會影響胎兒成長。

可能有人會質疑為什麼我要「自找煩惱」? 為什麼我不能放棄虛擬賽事? 那麼就不用尋覓額外的補充品和產品。我想起數月前在一間售賣有機產品的商店內的經歷。當我問店員有關適合懷孕女性的補充品時,她的即時反應是一個質疑:「為什麼孕婦會需要這種補充品?」

跑步令懷孕歷程更快樂和充滿意義

幸好並不是所有人也對懷孕跑者帶著「敵意」。我也遇過一位思想較開放的健康產品商店東主,他認為作為售賣健康產品的店舖,與其質疑客人,不如協助他們尋找其他可行的選項。事實上,市面有適合我的情況的產品。

成為懷孕跑者到今天,我不能說沿途沒有遇上阻力。但我由衷地希望更多人會像那個健康產品商店東主一樣:相信其他選項。世上的各種文化傳統也不接受「好動的孕婦」,所以也是時候以更大規模的考察,去重新思考這些固有觀念,擴闊對孕婦的想像吧。以我為例,一直以來我也是以安全為前提,在醫生和教練的密切監察下持續跑著。在這樣的情況下,我沒有理由放棄跑步,況且跑步令我的懷孕歷程更快樂和充滿意義。

但願未來會有更多科學數據去證明孕婦是有選項的,在這成真前,讓我們創造選項、成為選項。

關於 Eszter Csillag

Eszter 是一位越野跑者、母親和香港大學研究藝術歷史的博士生。她自2015年起定居香港並開始投入越野跑。這項運動徹底改變她以往的跑步經驗,也令她勇於探索更多關於自己和跑步的可能。

她說,2018年女兒的出生不但令她成為一個更好的人,也令她成為一個更好的跑者。在女兒出生後的3個月,Eszter 便復出參與比賽,拿下雷利30公里隊際比賽冠軍;5個月後贏得樂善盃女子28公里山賽冠軍。

有關 Eszter的介紹 和她的 IG: eszter.csillag

原文: “A journal of a pregnant runner: To run or not to run? (2)” (by Eszter Csillag)

譯者

Jenna Chow為了學會透過肉體的痛苦排解哀愁和成為更忠實的村上春樹粉絲,而留著馬尾巴跑著的港女。

原文稍後於 Asian Trail Girls 刊登。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首頁 > 運動 Sports > 跑步 Running > [懷孕跑者手記] To run or not to run? (三) 本地跑手 Eszter Csill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