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懷孕六個月的 Eszter 在2020年尾傳給我的文章譯文

作為一個跑者,當我發現自己懷孕後,我便開始尋找懷孕女性繼續跑步的故事。我搜尋的對象不止於持續跑步的懷孕女性,還有繼續參賽的跑者,但有關她們的資訊的確不多。不過,過程中,我也發掘了鼓舞我、給予我勇氣繼續每天跑步,甚至參與虛擬賽事到今天的故事,即使我已懷孕六個月了。

懷孕與冬日的郊野都是美麗的

當然由於這是我的第二胎,懷孕時跑步對我來說也不完全是陌生的經驗。是我的好奇心驅使我在這個充滿限制卻美好的經驗尋找自身能力的界限,而不要聆聽旁人的噪音。需要一提的是,我的身體直到現在並無異樣。而且每當我打算跑更長的路程時,我也會徵求教練和醫生的同意。

在懷孕18週完成萊德維爾100 英里越野賽 (Leadville Trail Series) 的 Erin Drasler 說:「當我發現自己懷孕後,我嘗試尋找懷孕女性繼續跑步的成功故事,但的確很少這樣的例子。我想這不是每個人也會做的事。而且跑步的速度隨著體重增加而下降是顯然的感覺。」

事實上,我尋找的故事主角並非那些一味追求勝利的跑者。我心目中的故事是那些純粹因為跑步令她們感覺良好而繼續跑著的懷孕女性。她們甚至未必是懷著要完成賽事的機心而跑的。當然,如果能感覺良好地跑著,最後把賽事完成也是理所當然的事。當你沒有任何成績包袱,賽事是令人享受的。這樣的賽跑並不再是有關個人最佳成績或羸取奬牌,而是透過跟隨主辦單位的路線、規則、感受自己成為跑者社群的一員。

除了跑者社群,伴侶的態度也是懷孕女性跑或不跑的一個決定性因素。這是關於他/她支持你與否。以我為例,在懷孕期間,每次進行長跑訓練或虛擬賽事前,我的丈夫都會打給他的醫生朋友再三確認我的狀況是安全的。雖然他嘗試隱瞞,但我最後總能發現。他在我出發前從不缺席的問候,也令我感到他對我的支持。當然以上也意味了他是一個「憂心的丈夫」,但我很感激他即使憂心,總是尊重我繼續跑的最後決定。畢竟說到底,這是我的身體。而且一個跑者在持續進行這項重覆性的運動的歲月裡,不多不少也發展出能聆聽自己身體各種警示的能力。

丈夫總是尊重我繼續跑的最後決定

正如在完成馬拉松賽事後幾小時生產的 Amber Miller 所說:「所有人也支持我的決定,沒有人質疑我不應在預產期期間跑馬拉松。我很清楚自己的身體: 如果我覺得不妥,我絕對不會繼續賽事。而且我的胎兒已足月,所以如果生產的時候該到,也必定是個安妥的時刻。」

懷孕跑者們的故事當然是鼓舞人心的,但同時也不難發現坊間十分缺乏有關懷孕跑步的資訊。專業跑者懷孕時的身體每星期可以承受多少路程? 身體荷爾蒙的改變對傷患和復原有何影響? 我們的心跳率會有何改變? 如何適應隨著漸漸長大的肚皮而改變的平衡感?我們的體能和表現會在懷孕間有何改變? 又需要多少時間去回復? 最後,懷孕對節奏跑和間歇跑的表現有何影響?

大女Emma總是蹦蹦跳

以上只是部份我即時想到,期望獲得答案的問題。但我相信我們缺乏有關懷孕跑步的資訊,和在懷孕時挑戰自我的女性故事,只代表她們「做到了」,但沒有好好記錄下來。或許,只有她們的孩子才會知曉母親在懷孕期間的成就。正因如此,我們應鼓勵懷孕女性探索自己的界限,並談及她們的成就。我們不應理所當然地視「不作為」、「不活動」為懷孕的常態。談及懷孕女性的潛能也不應再是忌諱。

希望談及懷孕女性的潛能也不再是忌諱

當學界和坊間有更多對懷孕女性潛能的研究,她們的教練也能提供更可靠、準確的意見。唯有當我們擁有更多科學數據和知識,懷孕女性才能免於內疚感和擔憂,更有自信地跑著。缺乏共享的知識和支援,懷孕跑者的腳步很容易便會在「安全懷孕就是不活動」,這未經實證的傳統觀念下停下。她們大概會降低訓練次數到一星期三次,每次三十分鐘,到最後,甚至歸零。

改變從來不會在我們坐著等待時發生。我確實地相信持續運動和安全的訓練對於胎兒和母親的好處遠比壞處多。我就是懷著這樣的信念,懷著小生命跑到今天的。但願有一天,世上會有更多支持懷孕期間訓練的數據和知識,那麼 “to run or not to run?” 對懷孕跑者來說不會再是艱難的決定。

關於 Eszter Csillag

Eszter 是一位越野跑者、母親和香港大學研究藝術歷史的博士生。她自2015年起定居香港並開始投入越野跑。這項運動徹底改變她以往的跑步經驗,也令她勇於探索更多關於自己和跑步的可能。

她說,2018年女兒的出生不但令她成為一個更好的人,也令她成為一個更好的跑者。在女兒出生後的3個月,Eszter 便復出參與比賽,拿下雷利30公里隊際比賽冠軍;5個月後贏得樂善盃女子28公里山賽冠軍。有關 Eszter的介紹 和她的IG: eszter.csillag

原文: “A journal of a pregnant runner: To run or not to run? (2)” (by Eszter Csillag)

譯者

Jenna Chow: 為了學會透過肉體的痛苦排解哀愁和成為更忠實的村上春樹粉絲,而留著馬尾巴跑著的港女。

原文稍後於 Asian Trail Girls 刊登。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首頁 > 運動 Sports > 跑步 Running > [懷孕跑者手記] To run or not to run? (二) 本地跑手 Eszter Csill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