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戰友

亞霍相信任何一個跑友都有陪伴在側的好戰友

亞霍望望相識多時的戰友,見戰友臉色發黃; 面有難色,再撫摸他周身骨骼,只見他傷痕累累。

問道: 你怎麼了?

戰友: 你見啦,我好唔掂,相信不能陪伴你多久了。

亞霍默言無聲。

甩骨的戰友

戰友: 你唔使唔開心噃,自從第一天與你相識結伴,我就預咗有這一天喎。

亞霍: 我知我明,不過……

戰友: 不過甚麼,這個是我的命運啊。

戰友續道: 我好開心喎,能夠同你一起南征北戰。尤其──比較你以前的戰友,是唯一能夠於短短數星期內同你完成兩個馬拉松的緊密戰友。仲有一次是離港往外跑呀!

與跑友上山
與戰友下海

亞霍想想: 係噃,係噃。我們又一齊跑過麥徑、逢星期天與其他跑友一起的練習,又上山、又下的,幾開心呀。

戰友: 開心就開心,不過,講開又講,落雨濕我就無得講; 但係好天時,你啲汗仲犀利過啲雨,就真係仲難頂! 唔止搞到我周身濕哂,仲搞到我臭味。

亞霍撫撫頭:嘻嘻,我自己都覺得好難頂,所以我咪每次都同你洗面一番囉。

戰友: 我都知你我。唉,不過唔陪得你幾耐嘞,你另找戰友啦。

望着戰友黙然:咁,多謝你陪我走過好幾百里路,一路好走!

按: 作者原題為「戰友」,文章標題為編者所改。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09913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香港馬拉松史] 難忘的第一個馬拉松賽事 (1979年香港馬拉松)
[香港馬拉松史] 香港長跑會 1978年的半馬拉松 (綠色半馬)
報名跑香港第一個公開的馬拉松
馬拉松的承諾
亞霍@Fitz.hk
Fitz Running 跑步

廣告


亞霍
1974年開始跑步. 初時只為閒時消磨健身. 第一個跑步賽事是1978年的半馬拉松. 1979年完成了第一個全馬之後, 筆者就中了跑步索K毒. 眨眼過了登陸之年, 現時轉職量地, 度42.195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