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 New Balance Hong Kong

先來一個爛gag,小學雞時,我喜歡叫一位男同學做「阿堅」,但他名字裡是沒有「堅」這一個字,你估佢全名是什麼?

無錯,就是吳流。唔流,即係「堅」啦!

圖: New Balance Hong Kong

三月十日的名古屋馬拉松,我們見證到盧巧音有幾堅,7度低溫下雨戰42.195公里,4小時39分17秒 (大會時間) 完走,最厲害是衝線時沒有劏。之前接受訪問時,Candy 話每次見到終點時都會興奮到嘔,如果老公 Sammy 喺度,會嘔得仲勁啲。現在她可以大大聲說「咪以為我流得架」。

圖: New Balance Hong Kong

「堅」代表真、 genuine、badass、「有食力」、「有料到」。不是10年先跑到100公里的「年度」跑手,Candy同老公是攞得到Fitz的堅跑獎牌的,兩個都索超過100K。

跑手的故事最是動人

圖: New Balance Hong Kong

不似肥美星二代,因為要做纖體代言人而強迫自己去節制飲食和做運動,開始容易,堅持最難。


Candy是因為「喜」跑而獲運動品牌邀請拍廣告而不是因為要拍廣告而「喜」跑。如果是後者的話,就真係辛苦錢,抵佢賺。

現在講的是全馬,不是十公里,不是半馬,是42.195公里。跑馬拉松是會死人的,第一個跑這個距離的勇士不就是犧牲了嗎? 跑過馬拉松的都知道訓練課表「起錶」是一年 (完全沒有運動底計)。

圖: New Balance Hong Kong

之前一篇《當盧巧音都跑馬拉松時》呃到2.6K likes,高興見到帖文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鳴。我想主要是因為Candy的故事撼動了跑者的心,而她的故事並不是那些:

我開始跑步;
第一次參加比賽便326鳥;
之後是歷史;
完。

的鬼故 – 即係我們聽很多,但從來沒有發生過在自己身上的故仔。

跑快一點,讓悲傷跟不上

圖: New Balance Hong Kong

Candy因為抑鬱症而神隱六年,其間接受兩年藥物治療,因為不想再依賴藥物,醫生建議她做運動,所以開始了跑步。第一次跑只是跑了兩三K,已經爆喊起來,因為她的腳之前是行得快都會痛的。跑完一次便覺得好開心,雖然不知道開心從哪裏來,每一日都掛住跑步的感覺。

跑齡只有兩年的Candy,由初時的2至3K距離,之後慢慢逼自己跑10K,亦參與過香港舉辦的5K及10K比賽。不過跑半馬同全馬,她就從來未諗過,因為覺得自己未必應付得到。後來見到很多跑步的師姐,開始諗她可以無理由自己不可以。她的個性是不認輸的,既然有咁多人跑馬拉松,唔爭在我啦!

圖: New Balance Hong Kong

Candy話當初獲運動品牌邀請她參與馬拉松時,其實都經過一段時間考慮,因為自己連30K的路程也未跑過,最後還是答應就是想給自己一個挑戰。

圖: New Balance Hong Kong

Candy訓練時,喜歡嘗試新路線,還要是一個人跑。我曾經介紹過一本書《跑在去死的路上,我們真的活著嗎?》作者鬼才導演 Kurt Lu 盧建彰寫到跟人生一樣,跑步時,只有你跟自己一起。一起找出方向,一起面對岔路,一起走錯路,一起走過晴天雨天。

一起聽見自己叫自己放棄,一起聽到自己叫自己堅持,
一起在走上對的路後發現,原來是自己把路找了出來的,
而那裡,原來,根本沒有路。
生命在於嘗試,你比想像中更堅強。

跑快一點,讓魔鬼追不上

圖片來源

一位我十分喜歡的跑者作家 Phil Hewitt 最近出版了新書《Outrunning the Demons: Lives Transformed Through Running》。Hewitt是一位資深跑者,已經完成30場馬拉松,包括6次倫敦馬拉松,3次巴黎馬拉松和其他大賽如柏林、紐約、東京、羅馬、都柏林馬拉松等等。他先後出版了《In the Running: Stories of Extraordinary Runners from Around the World》和 《Keep on Running : The Highs and Lows of a Marathon Addict》。

圖片來源

Outrunning the Demons 對 Hewitt 來說意義非淺。2016年,Hewitt 在南非遇劫,被劫匪用刀狂刺,並把重傷的他棄在路邊,任由他死去。Hewitt 雖然獲救,但患上嚴重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身體康復但走不出遇襲的恐懼和陰霾。後來,Hewitt 重拾跑步,跑步令他慢慢好過來,生活重回正軌。

Outrunning the Demons 就是寫跑步的驚人療癒力量,書裡除了有 Hewitt 的故事外,還收錄了34個感人至深的跑贏魔鬼的故事,有透過跑步去戒除毒癮,走過抑鬱狂躁,撫平喪親之痛,克服焦慮和恐懼。這書要探討的就是當我們身處低谷時,跑步許多時能夠給到你答案。跑步可能成為你人生中至關重要的一股蛻變的力量,支撐你戰勝了原本不可能戰勝的困難。

“An exploration of the transformative power of running – and it can be the key to unlocking resilience we never knew we had.”

圖片來源

Hewitt 找來超馬狂人和紐約時報暢銷書作家 Dean Karnazes 寫序,他道:

「跑步其實很痛苦,但同時又有可以是一股治愈的力量。曾經有外科醫生感慨說要醫好,就要捱一刀。

活著就要承受生命中的傷痛,有些傷痛是自找的,有些傷痛如生離死別,只要一息尚存,便要面對。沒有人可以逃避,大家都要經歷,受苦代表你仍活著。

僧侶會選擇禪修,跑者會選擇跑步。跑步是我們的妙藥,跑步是我們的救贖。跑步能夠幫助我們豁然面對生命中不可承受的重,抖擻精神,渡過一個又一個的難關。

跑步的治療力量仍然是個謎。難以理解的是現代人已經不需要為了生存而跑,我們有種種方法代替跑步。所以當跑者『好勞惡逸』,找跑步來虐待自己時,這一下便違反了邏輯。

要是你跑過,便明白到這正是跑步的魔力,跑步的痛消弭了生活之苦。從跑步中,你找到紛擾中的寧定。」

圖片來源

這是不是一本「我跑,然後sub-3鳥,完。」的輕鬆讀物,有點沉重。 但書是用一種你我都明白語言寫的 – 跑步。

無論你跑得多快,多慢,多久,多遠,多近,你都會對書中談到跑步的治療的力量產生共鳴。在這左右腳交換的簡單過程中,改變會稍稍地發生,你一定會有所得,你是不會失望的。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candy lo 盧巧音💙🌈 (@candynurisolo) on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Sammy So (@sammysokolor) on

跑步讓我忘記傷痛,
跑步讓我感受自由,
跑步讓我放空自己,
跑步讓我找回自己。

We run to escape, we run to be free, we run to lose ourselves, and we run to find ourselves.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15419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跟Barkley一樣] 虐人的大狗後庭超馬 (Big Dog Backyard Ultra)
跑得最慢的選手唔係臘鴨
當盧巧音都跑馬拉松時
Google話你知跑者有幾令人討厭
Yiu Kwong [email protected]
Fitz Running 跑步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