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跑步的文章,不知不覺已寫了好幾篇,但一直提不起勁寫最具代表性的渣馬 — 因為無論賽事安排或參賽後的感覺,我都覺得乏善足陳。

首先又得簡介一下我的背景:我是跑步初哥,跑歷未夠一年,今年第一次參與渣馬10公里賽事。渣馬不是我的「出道賽」,此前大半年內已參加過本地好幾個3至10公里不等的跑步賽事,因此對渣馬寄望不殷,只求「落場體驗吓」。加上時有聽聞一些資深跑手對渣馬的種種不滿,對賽事就更無期望,反而能夠懷著一種冷眼觀察的心情,盡量去親身引證傳聞的真偽。我也很好奇,以我初哥身份去參與這個全港最大型、知名度最高的賽事,到底會看到甚麼令我感到奇怪、不滿或難忘的事情。以下記錄的奇聞,也許你早就聽說過,也許你已對這些現象習以為常,但對我來說,仍不乏衝擊和反思的空間。

渣馬10K
跑在光禿禿的東廊上

最沉悶的賽道
渣馬的10公里賽道,每年都是東區走廊。有別於半馬和全馬組必須經過「三上三落」和令人呼吸困難的西隧,東區走廊算是比較舒服的賽道,但斜路仍然甚多。若論挑戰性,東廊是有一點的,跑慣平路的跑手若要跑畢全程,也需要些上斜的鍛煉。但講到沿途氣氛,東廊就實在無事可寫 – 一條普通不過的高速公路,沿路只有工作人員、水站和臨時洗手間,民間打氣隊不准進入,義工打氣隊不見得落力,說穿了就只不過是一條被跑手佔領了的馬路。經歷過79天佔領的我們,還有甚麼值得驚奇?更精采的都見過了,渣馬賽道上那丁點打氣佈置,何足掛齒?何況大部份大型裝置和打氣牌,都由贊助商一手包辦,任你多有心思,跑手看在眼裡,難免覺得你每句加油背後都隱藏了宣傳目的。一個精心佈局、煞有介事的贊助商打氣牌,遠遠不及跑手偶然抬頭,看到公路旁的民居窗邊,一位太太向跑手們微笑豎姆指示意加油,來得真摯自然。東廊堪稱最沉悶的賽道,正正就因為它清場清得太過徹底。跑海濱長廊還會有晨運的公公婆婆送上鼓勵,東廊的地理位置和大會安排,卻把最難得、跑手最重視的民間加油力量,統統趕絕了。當然,假如你是半小時已跑畢10K的種子選手,加不加油氣不氣氛根本無關痛癢,你只管盡快完賽就好了,但對於大部份志在參與的跑手來說,沿途體驗就是參賽目的。喂,跑個幾兩個鐘架,齋跑唔搵啲嘢搞吓,咁我不如自己落街跑好過,使乜俾三舊幾水你話我知咩叫「跑出信念」?不過執筆之時,本地「最沉悶賽道」的皇者地位,應該己由「扶輪香港超級馬拉松」的輪迴25次一公里賽道取締。沒錯,是「輪迴」。試問在同一條賽道上來回25次,直到跑夠50公里為止,怎可能不悶死你?無獨有偶,賽事主辦跟渣馬一樣,是田總。你懂的。

渣馬10K
路上的打氣牌,都是廣告

渣馬10K跑步定打卡?
也許正因為10K賽道太悶,跑手要自己「搵啲嘢搞吓」,又或者參賽資格太難搶,能夠參與已是值得炫耀的創舉,近年越來越多人喜歡在賽道上自拍,跟手上載社交平台留念。今年親眼所見,賽道自拍已不再是餘慶節目,而是參賽重點了。用作標示賽程、提醒跑手尚有幾公里完賽的路牌,毫無懸念成為拍照熱點。在第8、9公里的路牌旁拍照,我可以理解,但1公里?跑得嗰1公里你影乜鬼?抑或你打算每公里影一次,儲齊一套製成拼圖一次過放上facebook呃多啲like?拍照沒有問題,但可否找個安全地點才拍?你喺正我前面跑跑吓急煞停舉機自拍,我避得一時唔避得一世架。而又如果,參加渣馬對你嚟講同食餐buffet影碟三文魚刺身放上網冇分別,咁你都係去食多兩碟三文魚影多兩張相啦,何苦要爭崩頭報名,何苦要天未光就爬起身,又何苦要去跑10K咁作賤自己呢?最重要係,你何苦阻住我跑呢??

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全馬的42.195公里,是明明看到行李寄存處卻過門不能入,是相約好完賽見面的朋友就在馬路對面卻無法會合。我是個很沒計劃的人,經常last minute才出門,但每次參賽無論多早,我都預留最少半小時到達場地準備,參加渣馬也不例外。即使如此,我也在賽道關閉前幾分鐘才匆忙趕到起跑點,原因就是維園內的分流安排頗為擁擠和混亂。寄存處就在眼前,但根據大會指示卻要拐好大個彎才能進入寄存範圍,這或許解釋了為甚麼渣馬10K賽道上特別多帶著個人物品狼狽上路的跑手。賽前安排尤是如此,賽後人群疏導就更覺大會吃不消。朋友參加了半馬組,今年被安排在維園對面的球場領回行李,但朋友發現那兒的更衣室嚴重不足,欲走過來跟只有一條馬路之隔的我會合,亦因為維園多個入口被封而不得要領,結果我們花了半小時才找到對方。一個舉辦了19年的賽事,面對參賽人數逐年遞升,多年沿用的人流控制和改道措施,可有與時並進?

渣馬10K
像他一樣來不及寄存行李的跑手,路上碰見很多

下一步……改變?
尚有很多大家可能耳熟能詳的離奇事,例如年年發生的生到唔恨青蕉事件 (我完賽時領到的那根香蕉,在家放了整整一星期還是青色的…)、半馬組跑手在補給時被喝令每人只准拿一顆朱古力、醫療支援不足,傷者得自行半拖半拐到就近的醫療站求助等等,都令人質疑渣馬的光環為何仍能鞏固不滅。不過,數落渣馬、發洩不滿,都不是本文的目的。稍稍列舉我在渣馬經歷的奇事,只欲拋出一個疑問:渣馬還有改革的可能嗎?

篇幅所限,下回再續。

原文載於 INNIE CCY博客 
https://innieccy.wordpress.com/

更多:
INNIE CCY facebook專頁
點解開始跑步?
不能跑的時候
Fitz跑步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