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 打鼓嶺邊境

為咗答謝上週末參予初選嘅超過六十一萬選民,我打算由打鼓嶺邊境直落港島最南端,青蛙腳黃蔴角,是謂香港南北縱走線。本來諗住慢慢行,但遲咗好多出門,唯有用跑的。

輕裝上路,淨係帶咗一支水,兩個尿袋,加個頭燈。希望9個鐘左右完成。

手足們,我開波了

第一次報平安

第一次報平安,稍息飲啖水。太陽好L勁,曬死。

第二次報平安

熱到真係嘔咗下。不過唔驚。諗住抄捷徑,點知比狗追 (真狗),掉頭兜路走。嘥咗啲時間,比計劃遲咗十幾廿分鐘。

到咗呢個人生交岔點,各位手足覺得我會點揀? 1. 左路入馬料水,路程稍長但全平路 2. 右路去下碗窰,上山! (編按: 好多人支持1號方案,點知……)

第三次報平安

結果我係揀咗上山嘅。辛苦好多,係一個有啲錯誤嘅決定。不過我份人一向鍾意挑戰難度,除非會拖累別人,否則有 hard mode 玩我實玩 hard mode。

我唔會扮晒輕鬆,easy job 咁。事實係好辛苦。天氣其一啦,更重要嘅係我呢次挑戰好即興,話嚟就嚟。冇 carbo loading,冇 power gel,冇鹽丸,乜7都冇。至今只係飲咗一支水三支寶礦力。而家要零水落山了。不過落山就易好多嘅。

下次報平安應該會喺市區了。

第四次報平安

重回文明世界喇! 終於唔駛特登兜路經過一間便利店。我有一剎那想無視呢間 Circle K 的,想等到見到7-11先稍息。因為我想飲自由斟,想食思樂冰呀~

見到有人留言,話我上個 post 同第一個 post 比,個人縮晒水,細粒咗。其實咁係好正常的,唔駛擔心。一來長距離耐力運動,個人維持係喺微脫水狀態係好正常的,個人乾咗自然縮。二嚟,我冇 carbo loading 冇儲碳,由食物得嚟嘅能量早就燒晒,一路都燒緊肌肉入面嘅 glycogen 肌醣喇,肌肉都縮水。不過啲肌肉轉 mode,適合耐力型運動,其實咁先好,冇咁快爆,恢復力又快啲。

我食返幾餐飽飯,舉返幾日鐵,啲肌肉就會肥大脹返嫁喇。我練嘅係衝、跑、跳、游、掟、打都適用嘅肌肉,唔係觀賞用嘅巨型肌肉嘛。

第五次報平安

我仲未死,亦冇放棄呀。只係經過屋企附近,上咗去餵貓,同埋餵自己。我係意志力超頑強,超堅毅嘅人,想我放棄? over my dead body 啦。

我係好鍾意坐天星小輪嘅人。我去過好多國家,去過嘅大大少少嘅城鎮數以百計。但我最撚鍾意嘅,都係香港呀! 我屋企嚟嫁!

淨返嘅港島段,死都死埋佢。

第六次報平安

而家雙腳嘅狀態係極差。我對鞋太舊了,跑埋呢次退役。舊到我 feel 都個地下有幾硬,冇晒 buffer 作用。亦都因為咁,我對腳生晒水泡而且爆晒,滲晒血水。特別係腳前掌位,每一步都要忍受。

雙腳大髀同小腿都爆晒偈,上斜只能行,平路同落斜勉強可以跑。

路線上有一個顧慮,就係呢個鐘數我真係唔敢講可唔可以穿過或兜過軍營去黃蔴角。如果真係唔得,落唔到青蛙腳板底,只能無奈接受了。

終點: 赤柱軍營前

我大約13:00開波。大約23:20分,我就完成目標,到達終點了。有手足喺終點等,悉心照料,又唔介意我又臭又污糟,鄙人萬二分感激。然後再傾下計先走。

果不其言,軍營不得靠近,我行近少少入面就有好多人行出嚟照照照,所以我離遠影張 selfie 算。去唔到青蛙腳板底喇,總算由最北嘅禁區去到最南嘅禁區啦。

非常多謝各位手足同路人嘅捧場同支持

癲傻南北跑後記

大熱天時,留喺屋企涼下冷氣,撚下貓唔好? 係乜嘢驅使一個傻佬,頂住烈日,由香港最北端跑到最南端呀 (唔計外島啦)? 係愛呀! 係對香港嘅愛呀!

黑警濫捕,紅官當道,加上疫情嚴竣,令人懷憂喪志。好多人,包括我自己,連生計都大受影響。呢幾個月嚟,我都想可以為香港人,為抗爭者做啲有激勵作用、有鼓舞作用嘅事情。最近嘅民主派初選,連搞手都不存厚望,結果大大超出預期。而且由初選結果,我見到世代更替,令人欣喜。咁我就諗,我可以做啲 咩去 boost up 呢道勢呢? 多媒體文宣好多人都做緊,有冇啲唔同啲,感染力大啲嘅嘢可以做下呢? 我冇乜嘢叻,係鍾意做下運動咁。不如就試下嚟個烈陽大鳩跑啦! 仲要著住抗爭衫……

有啲人 (特別係一種高溫犬隻) 可能會話: ON9! 你唔係以為做呢嘢共產黨會驚呀話? 多9餘! 都係乜都唔做,涼下冷氣算啦。反正做乜都冇用。

起步前一刻

首先,做呢啲嘢唔係要共產黨驚,而係要鼓舞士氣。如果共產黨係要驚,都係因為香港人不屈不撓、不服輸嘅抗爭意志而驚。而長距離跑,就係其中一樣可以體現堅毅意志嘅運動。常言道,長跑講嘅係10%體能,90%意志。特別係超長距離越野跑,喺比賽過程中,你可能已經拗咗幾次柴、髂脛束硬晒軚、腳趾頭撞爆晒、大髀小腿都爆晒偈、又攰又餓又眼瞓、好似唔知點解有自唔在咁。當你跑到公路段,好多巴士、小巴、的士身邊駛過。你跳上其中一架,就可以返歸沖個靚涼、冰水浸腳、攤梳化飲啤酒。但你甘唔甘心認輸? 承受失敗嘅恥辱? 抗爭,要嘅就係呢種不甘心、不認命、不服輸、堅持到底嘅精神。

「你跑得好叻咩? 扮乜嘢? 博出位?」確實,我喺香港嘅路跑圈、山跑圈,只屬凡人級水平,有好多怪物級外星人級跑手,我望塵莫及。你覺得我全馬 sub-330 好勁? 傻啦,喺歐美嘅賽場上,求其一個肥腫大媽大叔,都做到呢個時間,甚至更快。咁,係未最叻最頂班嗰班人都唔做嘢,我地冇咁叻冇咁勁嘅就可以乜都唔做等運到? 就唔係囉。各盡所能,盡做啦,即使係幾咁微弱。

當然,我都唔係貿貿然就自殺式挑戰玩命的,長距離跑真係會跑L死人。話晒我都係一個經驗者,自我評估下覺得都應該OK的。雖然上年因為抗爭運動影響,好多賽事取消,加上抗爭需要,我專注力量同爆發力訓練 (你懂的),好耐冇練長跑。自以為爛船都有三斤釘,靠底力都應該夠玩。然而喺體能同裝備都近乎零準備下,呢次烈陽癲傻跑都跑得我頗吃力。

令我感動嘅係,呢次挑戰,我得到數以千計同路人嘅支持鼓勵。我參加過超過200場賽事 (當然,大部份係低水平賽事),從來都係自己去面對。10公里、半馬呢啲短途賽不論,長距離嘅賽事,都係自己毒毒的來,毒毒的走,毒毒的趷下趷下返歸或者返旅館 (如果係外國賽事),連踩單車環台,每日踩百九幾公里,都係毒毒的熬過去。而呢一日,我每次休息或者等交通燈,打開手機,見到同路人不斷嘅打氣訊息,令我更加覺得唔能夠辜負各位同路人。到我快將到達終點,我不斷收到私訊,話可以揸架車去終點等我,提供補給或療傷等支援,甚至車我返歸。雖然感動,但我都一一回絕。因為如果我去到終點,見到成隊車隊等緊我,我會勁尷尬呀……又會覺得勁唔好意思,要人等。但係咁都足以令我深深感受到,同路人即使互不相識,都會盡心盡力幫拖嘅手足精神。最後都有兩個手足到咗,非常感激。特別係除鞋除襪洗傷口嗰刻,氣味中人欲嘔,我勁唔好意思囉……

我冇乜影相,就貼張幾年前我參加路線難度最高嘅一場本地賽事衝線一刻嘅相做配圖啦。抗爭嘅過程會好漫長,期間會有各種辛酸、難受。但只要堅持落去,永不言棄,我地總會得到成功嘅喜悅。

為咗我地嘅未來,為咗我地嘅家,我地一定要撐落去。

香港人,加油!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