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30日星期日,本人參加了在萬宜水庫舉行的半馬路半山路的19公里賽事。因只有四小時的睡眠時間加上溫度和濕度也頗高,所以我也不寄望會有什麼好成績。而且我的右腳指尾骨仍然隱隱作痛,唯有安安全全完成賽事都已經非常滿足了。就在等候起跑期間,竟然給我發現了一位生命鬥士,他就是人稱馮Sir的馮錦雄老師。原來他與太太都有來參加賽事,我相信他們也藉此練習長距離山野跑以準備十月在智利舉行的250公里沙漠賽事,一個我夢寐以求的變態長跑賽。

我非常渴望與馮Sir打聲招呼,為他打打氣,奈何他正在與他的跑友寒暄,所以我這個小Fan屎唯有遠遠的眺望著他。

終於開跑時間到了,一眾選手們拼命向前衝,只見領袖快腳已經快放在老遠的地方,而我只可以跟著我平時的步速緩緩跟上。我認識這條大網仔路,曾經有一次在這裡踏單車衝上斜路,結果嘔到黃膽水都標出來。今次我都見到有人嘔,所以剛剛開始起步真的千萬不要心急,要即時留意自己身體的協調和呼吸的配合。這時,背後傳來一下一下沉重的腳步聲,旁邊已經有個身影越過我頭,原來他正是馮Sir、原來「他咁勁㗎!」馮Sir就像一頭電兔向前跳呀跳,很快就在一眾跑友中消失。我心想:「我應該要快過他吧!」所以,我盡量加快步速;可惜,我仍然望塵莫及。

競賽巧遇生命鬥士_01
人與牛之競賽

反而,比賽途中發生一段小插曲,我們來到萬宜路,後面有人大叫:「睇牛呀!」說時遲那時快,三隻大中小黃牛已經在我不遠處奔馳,走到前面還差點撞到跑友,幸好大家都安全避開,我還以為到西班牙參加奔牛節呢!原來牠們以為正被一輛小巴追趕著,所以便搏命狂奔。另外一提,跑友在馬路跑步時,最好不要聽headphone,我看見一名跑友差點被車撞,我還大聲告誡他呢!


為什麼我還未找到馮Sir呢?轉眼我們已經來到糧船灣,前面又傳來一項難題;原來有工作人員被蜂針中,就算跑友都不能幸免。猶記起之前與狗狗行山被黃蜂攻擊,敗走而回;頭頂被鐵釘叮中的感覺真的永世難忘。我離遠看見竟然是還要毒的黑蜂,即時腳步猶豫,一於等埋幾個跑友一齊衝過去,當時頭頂還感覺有黑蜂挑撥頭髮,所以我即時用如來神掌推向前面一位外籍跑友,提醒他:「keep going !」

有驚無險,終於來到白臘草地,也終於讓我發現馮Sir的足跡。就在他邊行梯級邊飲水的一刻,我有機會爬頭了。跑友們繼續往上走穿越叢林然後返回萬宜路;而我亦把握時機補給兼掉垃圾。當我跑上暗斜的時候,為什麼又見馮Sir在前面呢?他真是神出鬼沒、又死纏爛打、是一個不容易應付的對手。好,「你是我真正目標」,我又要過你頭啦!這次,我向他問好,給他打氣,還自我介紹一下,然後就道別。這次我應該可以超前馮Sir吧!

不料就在跑落另一段斜路的時候,我的腳背問題又來了,鞋帶結總是頂著令致痛楚加劇,所以又要停下來重新將鞋帶結放到另一邊。來到一個陌生地方遇見熟人的話,真的萬分驚喜;而我竟然在萬宜路上,踫見公司同事正在赤膊練習,他的一句「加油」,給我無限動能,使我加快腳步。

賽事走了四份之三,終於來到最後路段上窰的山路。「吓!嘜又喺你呀,馮Sir?」他什麼時候超越我的呢?但無論如何,當他上山的時候,都需要小心翼翼、防範跌倒,所以便需要減慢速度;而在大直路,他就可以快放追回不少時間。其實,我都是用這種策略,因為上梯級真的十分痛苦,而香港的山路又特別多碎石,我脆弱的雙腳會很容易扭傷的。但無論如何,今次我不會再給馮Sir超前我的機會,所以在最後四公里的山路,我用盡力跑,希望可以拋離與馮Sir的距離。當走過最後的一段梯級,發現似乎前無勁敵、後無追兵;突然左小腿發出好像慈母的呼喚,肌肉一下一下的跳動,然後輪到右小腿微微在呻吟。我立即收慢腳步、放鬆雙腿,讓步速返回正道,留待直路衝線時才拔足狂奔,好讓映相的效果更佳。

競賽巧遇生命鬥士_02
馮Sir衝線一刻

最後,本人大約用了兩小時二十分完成十九公里上山下海的路程,這成績對於一名囉唆大叔來説,已經很滿意了。我在終點繼續等,果然不出我所料,馮Sir幾分鐘後亦抵達衝線。所以來到尾段,如果我有些微鬆懈的話,馮Sir必定能夠再次超越我。

競賽巧遇生命鬥士_03
馮Sir與他的師姐

賽後有幸與馮Sir握手問候,一個月後他便與馮太和翟律師背上重裝,一起到智利挑戰沙漠,為香港截肢者協會籌款,詳情請留意 https://www.facebook.com/Atacama2015。希望大家都能夠為他們打打氣、慷慨解囊,讓他們跑出香港精神。
競賽巧遇生命鬥士_04後記:原來早於2012年11月,我已經買了馮Sir的書他的故事確實令人感動和振奮,也種下我開始練習長跑的豆芽。

更多:
Fitz.hk Facebook 專頁
香港截肢者體育會官方網站
李照邦@Fitz.hk
Fitz Running 跑步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
囉嗦大叔
一名正處於尷尬年齡的囉嗦大叔,為著保護環境、重視健康和尊重生命,2013年開始素食生活;並於一年後積極加入跑步行列。最不希望見到年輕人跑錯冤枉路,自己未來我們香港人一齊爭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