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雅長跑運動員 Edwin Mokua,早前準備土耳其 Izmir Marathon,於其家鄉 Nyahururuy 訓練期間受到一群河馬襲擊,肋骨四處骨折及左臂兩處骨折,雖無性命危險,但將要長時間休養,運動員生涯大受影響。去年 Mokua 於土耳其一場半馬賽跑出1:03:03,今年他打算挑戰全馬項目。

當日陪同 Mokua 訓練的肯雅長跑隊友憶述事件,指 Mokua 當時沿著 River Ewaso 跑步,河上有很多動物,突然聽到巨響,跑在他身後的 Mokua 不見影踪,其後發現他被推到河中,被多隻河馬攻擊。而該名隊友要衝落河驅趕河馬,才能救回 Mokua。

這位隊友向記者表示,他們因為疫情要放棄平常訓練基地,結果誤闖動物生活圈,結果遭受襲擊。

事實上,河馬是非洲殺人最多的野生動物,牠們容易受驚的特性,比獅子及大象更容易攻擊人類。不少旅客以為河馬友善可愛,而對牠們放鬆警戒心態。

肯雅運動員生命受威脅

除了受到野生動物襲擊,肯雅長跑選手平常訓練要面對高溫及高海拔,訓練較其他地區選手更為辛酸,他們亦不時受到人為傷害。2008年肯雅西部發生部落衝突,波及在當地訓練運動員,長跑選手 Wesly Ngetich 在衝突中被弓箭剌中,當場死亡。

2007年,肯雅田徑運動隊中長跑選手 Lucas Sang,於一場政府衝突中被石頭擊中,重傷死亡。

有時人類嘅禍害,比大自然更加殘酷。

資料: Running Magazine

張伯倫
自細肥仔一名,後來因發現患有脂肪肝,決心多做運動注重健康,曾參加並完成毅行者,關注所有健康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