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跑手 Mo Farah 在芝加哥馬拉松跑出2:09:58,比冠軍 Lawrence Cherono 慢4分鐘。Farah 這個時間是他由田徑場轉戰馬拉松路跑後最差的成績,令不少英國人大感失望。

Farah 貴為「英國之寶」,當地傳媒當然不會放過他失敗的因由。英國《衛報》就由賽前以至比賽中,剖析他的失準原因。

傳媒對醜聞窮追不捨

九月底 Nike Oregon Project 的主教練 Alberto Salazar,被美國反禁藥組織指在訓練中使用禁藥,Salazar 被判罰四年內不得參與長跑運動,Nike 並於上周宣佈關閉 Oregon Project。Farah 雖於2017年退出 Oregon Project,與 Salazar 斷絕關係。不過,於芝加哥馬拉松前夕,英國傳媒仍對 Farah 窮追不捨。

在上周五賽前記者會,Farah 雖表明不會因事件而分心,但有關報道指,Farah 對這些英國傳媒十分不耐煩,並指傳媒有種族主義,間接影響了他在賽道上的表現。

衝線後 Farah 狀甚痛苦

比賽狀態不佳


Farah 的狀態在初段已顯露出來,由8公里開始已明顯降速,到15公里左右,更跌至第7名,比前領群組落後40秒。由這時開始,他孤身作戰,並且看得出他沒有能耐收復失地。最後,他只能以第8名衝線。而且衝線後面容扭曲,似是忍受著極端痛苦。

出席奧運前景灰暗

英國傳媒認為,這場比賽打擊了 Farah 的信心,而且距離東京奧運的日子不遠,Farah 要在短期內快速提升狀態,並且找尋合適比賽去爭取奧運入場券。這份壓力比起傳媒報道他的醜聞更實在,Farah 要銳變成為頂級跑手,就必須要越過這一關。

其實從英格蘭足球隊的經驗看,歷來不少球星,由碧咸到謝拉特,由奧雲到史杜歷治,往往在大好形勢下失諸交臂,有說是他們抵受不到國內巨大壓力而表現不佳。Farah 也許是這種英國運動員的魔咒下,又一個犠牲者。

英格蘭足球隊球迷熟悉的畫面

資料: 英國《衛報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26603

其他文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