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因為見到釗峰在渣馬半馬賽西隧口被攔下……做街訪的片段,好奇心就爆發想問「釗鋒練跑練咗幾耐呢?」

前方 仍然大霧  到懸崖或海邊也許永不知道…

你永不知道,一聯絡經理人的翌日,亦係平時我例三跑大浪灣嘅日子,就喺條長梯度遇上釗峰同神秘音樂人,我回程上山佢落山,非常神奇。再隔一個星期三,佢跑完青龍頭,我跑完大浪灣,大家都係涼都未沖就約去咗九龍塘,打算吹個跑步水。

每個人運動嘅動力都唔同,釗峰中學最大動力係要「標高」,佢就自嘲係「哈比人」,唔係努力打籃球,都未必高得過父母。而講到長跑就要數數城大德政。2006年城大有 sponsor 報名費,俾學生去跑,所以釗峰第一次10km就係year 1,當時仲要係通完頂去跑,練都無練都跑50幾分鐘,自己都覺得表現幾好。反而下一年練多咗,比賽嘅時候喺8km就開始腳痛,要超過一個鐘先完。佢同好多人都一樣問緊一個人生難題:「點解準備得差反而會表現好呢?」(vice versa)


其實好多時候大家開頭係練多咗練傷咗都唔知啫。

釗峰嘅跑步歷程同佢嘅人生階段都幾似,大學希望有個 fruitful U life,讀書上莊咩都參加,當然仲有唱歌比賽啦。時間表係要打爆佢為止。每件事都掂吓,當然未必會摸到個深度,佢都好坦白從骨子裡係覺得跑步悶,所以練跑都係靠聽歌,一首歌一段,一首歌一段,用呢種初出茅廬嘅節奏去生活。

一轉眼到30歲前,就發現連唱歌嘅肺活量都好似會下降,再食老本都係唔得。歌藝要 train,條氣都一樣要 train。事實係練完跑,唱歌都輕鬆咗。要專心一件事,通常都要一個好大嘅誘因。

年輕因興趣出發,成熟就喺鍛練中搵興趣。

今日釗峰練跑,連歌都唔聽,聽緊咩?

聽緊個大自然,喺八百萬人迫爆嘅香港講 spiritual 嘢,係實用定廢噏見仁見智。但跑步嘅時候有一種獨特嘅寧靜,相信大家都認同,聽到自己一呼一吸,感受頭頂上嘅天、腳底下嘅地同自己相連,就係佢口中嘅天地人合一。

釗峰稱之為「Reboot」

佢想像自己一邊跑一邊同啲樹 hi-five。呢個時候,煩惱就可以退得好細 (我覆述嘅時候都覺得自己有少少心理學家feel,要借無間道陳慧琳張櫈用用)

但我相信釗峰係講堅嘅係因為佢講得出呢句「石屎地係好似冷血,而泥地就好似大地之母」。我感受咁深係因為有時爆落大浪灣,之後除鞋行沙灘係非常舒服,小小沙粒為我承擔重量,一步一腳印。而聽過松哥洪松蔭講過非洲跑手越戰越強嘅其中一個原因就係平時練習多喺泥路,因為吸震好,就算長時間練習都可以減少受傷,但一到比賽因為石屎路地硬,速度又會比平時快,所以無論個人感受定科學角度都係有浸過山嘅人先會清楚明白。

天時 (人嘅成長)、地利 (香港多山又近)、人和 (神秘人帶領) 嘅配合下,就令釗峰可以拚命地五點起身,至少例三向山進發。當初因為合作而認識呢位殿堂級音樂人,知道佢有越野跑習慣,所以被呢種神秘感吸引,躍躍欲試,想挑吓機,睇睇有幾難。傳聞唔少人都慕名而來想跟操,但結果都係俾啲個人藉口擊退,例如病、遲咗起、噚晚夜收 (都幾似平時我聽到嘅回應架)

直到釗峰試過之前一晚又痾又嘔,都拚命起身,因為佢明白約定就係重視雙方嘅付出,大家都係要晨咁早去一個山旮旯地方開跑例如大浪灣龍脊、青龍頭、龍虎山。就喺「最多慢啲」都堅持去嘅原則下就經歷過一次病病地都跑到精神爽利嘅體驗 (當然大家咁大個人就自行判斷啦)。有時跑住傾,聽吓人生道理都好有意思:「好似大帽山甲龍,就係一段平凡人生,石屎路、崎嶇路、順路去、大斜上、衝落山」,唔同路段嘅意義俾你喺速度中領悟。

聽釗峰講,都感受到佢對自己探索多咗,尤其 C Allstar 四子玩單飛,四人五足到自己帶自己當然兩個世界,呢個時候喺山度搵自己,同自己對話係一個好好嘅時機。例如佢好清楚自己係一個表演者,solo 嘅時候會好享受,而一班兄弟嘅時候亦會做膠水去團結大家。我都同釗峰分享做人經常都係喺

C AllStar兩子齊齊參加渣馬

「consideration」同「determination」

兩者當中攞平衡,當中少不免有拿捏唔到嘅時間。但「consideration」(顧人地) 同「determination」(顧自己) 本身就係兩件事,唔可以長期側一邊。點樣喺成長中,將比例改變 (有少少似強積金基金選擇,哈) 真係好緊要。

要睇得清,要有愛得來夠冷酷,就要睇到世態變更同自己成長嘅關係。

節錄一段《月亮不代表我的心》嘅歌詞作回應

「來 哭出來 哭出來
來 擺上台 擺上台
流行落水狗 頑強才有害
月亮代表不盡 所有無聊人的心
更多人唱 是痛愛」

表面同真實要一路上琢磨

喺思考如何突破自己嘅時候,釗峰依然有份感恩嘅心令佢自在,首先要懂得欣賞自己生活嘅地方 (香港) 嘅好,「靚、好近郊區、香港大學站出、十分鐘已經入咗山」、「腳下面土壤嘅舒服程度」、「前人開僻嘅山路」、「眼前嘅竹林同溪水」,仲有係喺香港山上面都俾到你嘅安全感,有呢份安心,你先有閒情睇蝴蝶。

我聽完釗峰分享,再一次確認「有一定歷練嘅人先嘆到個山」,宜家嘅梁釗峰同當日8km跪低嘅嗰個、同當年剛剛唱天梯嗰個梁釗峰,已經係兩個人。

佢都回應宜家做人做歌手

「要『搵靜』係好難」

所以愛上跑山,去繼續搵……

喺呢度祝福佢嚟緊受邀參加北極半馬順利,俾最怕凍嘅佢有更多體驗更大突破,同時梗係要享受吓與女神劉心悠同跑嘅夢幻感啦,係咪可以拍個天梯北極版呢?

釗峰與劉心悠,會聯同香港華人馬拉松紀錄的長跑好手徐志堅,參加4月9日北極馬拉松。

「從崎嶇這路途 開墾給你 可走得更好
能共你 沿途來爬天梯 黑夜亦亮麗」

我Law少自己FF,你由我啦,
期待佢返嚟講更多精彩故事俾大家聽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16059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完跑西隧的渣馬後感] 搞錯了十年,練習不是Prepare for the best
[藝人與山] Nowhere Boys主音Van Band友+建築師+山友 三合一
C AllStar安仔的毅行初歌
[富士山馬拉松PB Sub-4報告] 或許 我的夢想是做Pacer
[Law少 許耀斌] 努力嘅辛苦係一時 努力嘅成果係一世 (2018感恩文)

廣告
Law少 許耀斌
人稱Law少,前電台主持及監製,酷愛體育運動,多次參加馬拉松及毅行者活 動,近年更嘗試進軍三鐵及渡海泳。對於跑步、對於行山、對於比賽,均有深刻而令人動容的看法。著有《原來在沒有盼望 的地方才需要盼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