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tz > 運動 Sports > 跑步 Running > 視障跑手梁小偉由鹿兒島跑步至青森 | 40日完成2,300公里為病童籌款

「DARK RUN 橫越日本二千三百公里視障跑」於上周五 (11月24日) 圓滿結束! 香港視障跑手梁小偉 (Gary) 與一眾領跑員終於完成不可能任務,用40天由日本南端的鹿兒島跑至北端的青森,完成全長二千三百公里的慈善跑,成功為願望成真基金 (Make-A-Wish Hong Kong) 籌得近29萬港元善款 (截至11 月28日為止)。為了紀念這項壯舉,Gary 在回港翌日更與領跑員一同出席保協慈善跑,以一公里跑為橫越日本跑畫上完美句號!他更即場呼籲公眾在活動的籌款截止日期前 (12月10日前) 踴躍捐款,讓更多病童受惠,善心滿溢!

縱然歷盡艱辛,但過程中 Gary 與領跑員共度了美好時光,畢生難忘。

Gary 雖然途中曾受傷,但有幸得到領跑員的支持,很快便恢復狀態繼續跑下去。

2,300公里有血有汗有淚

一條繩子,連繫着 Gary 與領跑員的步伐,一個多月的時間由鹿兒島出發,途經多個縣市,包括廣島、福山、京都、橫濱、東海等,最後以日本北面的青森為終點站。過程中54位領跑員分為10組,分階段領跑,每天約跑50多公里的跑旅。雖然沿途風光如畫,但他們也經歷了不少困難和挑戰,Gary 在抵達終點時更忍不住灑下男兒淚。他解釋激動落淚的原因:「因為抵達終點一刻不敢相信自己真的能辦到,由鹿兒島跑到青森,所以很開心。同時間我也深受大家的支持而感動,若過程中沒有無私奉獻的領跑員協助、保協慈善基金及保單捐贈生命傳愛委員會等單位支持,整個跑旅活動根本無法完成。」有別於 2019 年北京跑,可沿着一條路跑回香港,Gary 今次日本橫越跑要找路就難得多,因當地各個城市之間隔着山路,不容易跑過,行人路亦少和窄。因此他與領跑員惟有變通,於每一站選擇一個地標,跑夠當天距離,再轉車至下一個城市繼續跑。

他續說:「過程中未必每次都能找到合適地標,有時會遇上沙地、崎嶇不平道路或破裂地面,所以我在首階段已多次受傷。最沮喪是跑到中段,受傷情況愈來愈嚴重,試過有兩天因拉傷左大腿後的韌帶而無法跑動,改為每天步行45公里。結果連續兩天都由天光步行到天黑,苦不堪言。幸得身邊領跑員與我同行,恢復傷勢後終能再跑。到尾段,因累積的疲勞再次令自己心力交瘁,出現負面情緒。也幸得領跑員鼓勵、家人支持和 Make-A-Wish 傳來的願望童打氣視訊,讓我終能調節情緒、重新振作。」Gary 坦言自己是今次活動的最大得益者,因為沿途與領跑員緊密溝通,聆聽了許多動人的人生故事,從中更領略到惟有堅持到底,才可實現目標。他也欣喜活動帶給願望童正面訊息,讓他們不再孤單面對疾病。所以他決定只要雙腿能跑,也會繼續幫助社會上有需要的人,不過下一次他未必只靠一己之力,希望薪火相傳,鼓勵視障運動員一同參與,齊齊為慈善出力。」

「不倒翁共融運動協會」榮譽主席余漢傑(右)

支持者大受感動

對於 Gary 能夠用40天完成日本横越跑,「不倒翁共融運動協會」榮譽主席余漢傑 (Titus) 亦表示深受感動:「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連續40天,每天跑50多公里,由日本南端的鹿兒島跑至北端的青森。沒有決心與毅力,絕難做到。但 Gary 再一次成功做到了,他身體力行告訴大家,只要永不放棄,總有出路。希望他這次日本跑,能為身受疾病及人生低潮困擾的人帶來希望,也啟發更多人幫助他人。」

支持機構「香港人壽保險從業員協會」會長姜楚芝女士亦大讚今次活動有意義:「因為今次有不少保協代表擔任領跑員,所以特別關注他們的情況,甚至擔心他們能否天天跑那麼長距離。結果個個跑完之後都表示好開心,我相信他們這一次學到的遠遠超過付出。好感謝 Gary 的付出,在其身上體現的助人精神,跟保協幫助不同社群的精神如出一轍。」

圖右:「香港人壽保險從業員協會」會長姜楚芝女士

作為「DARK RUN 橫越日本二千三百公里視障跑」的贊助品牌 CW-X,亦派出市場部經理莫敏婷 (Wendy) 出席「DARK RUN 致謝禮」。Wendy 表示:「Gary的善心及助人精神跟 CW-X 的宣傳口號『Be a Better You』相類似,所以品牌在過往多年也一直贊助及支持 Gary。對他受傷患困擾,仍堅持跑完 40 日的壯舉大為感動。」至於另一贊助品牌 Aiee Pets 的創辦人尤明明亦表示:「見到 Gary 為願望童奔跑的舉動,真的很感動,他的助人精神絕對值得大家學習。」

CW-X 市場部經理莫敏婷接受致謝狀。(右)
Aiee Pets 創辦人尤明明接受致謝狀(右)

領跑員分享 黑暗中跑出光明體驗

今次總共有 54 位領跑員參加「DARK RUN 橫越日本二千三百公里視障跑」,並分成 10 組,分階段領跑,每天約跑 50 多公里長的路線。換言之每位領跑員都至少有 4 天跟 Gary 相處。究竟他們對於今次陪伴 Gary 由黑暗中跑出光明,又有何感想? 馬上邀請三位女將分享一下。

領跑員 Clara(左)、麗麗(右)

領跑員 Clara:「原先以為今次日本跑只是體力勞動,只需用雙腳去跑,但後來發覺體力勞動以外的事情,例如計劃每天行程、尋找合適路線、停車位、廁所,甚至安排早餐等才最難處理,付出的心力比體力勞動更大,但能夠分擔團隊工作,令 Gary 順利完成每站目標是最重要的。」

領跑員麗麗:「最初參加 DARK RUN 橫越日本二千三百公里視障跑,是因為受到 Gary 的精神感染,所以一心支持他,陪他一齊跑。但當見到他在途中身心俱疲,甚至受傷時,便戥他辛苦。幸好 40 天長跑終於結束。見到他抵達青森一刻,我也感動到哭出來。」

領跑員小燕:「雖然上機前仍是很擔心,但進入候機室之後心情已稍稍放鬆。在日本逼留的 8 天中,我擔當了一個『奶媽』的角色,為 Gary 及組員安排能量飲品和補充品,也不停作 Gary 的心理支援,讓他拋開壓力,放鬆心情去跑。看到他完成整個長跑活動,真的衷心佩服。」

領跑員小燕(右)

出版書籍分享長跑感悟

為記下跑旅的一點一滴,Gary 與領跑員之一余漢傑先生 (Titus) 一同籌劃出版書籍,名為:《你要走多遠 2》,期望透過二千三百多公里日本橫越跑經歷與當下心態,鼓勵大眾,無論是健視人士或是視障人士也可以創造屬於自己的奇蹟,只要你不輕看自己,那麼,沒有事情是辦不到的。這就正如 Gary 的格言所說:「別人扶你起身,但無人會揹住你行」,在一條跑道上走出來的人生道理,健全或視障也好,只要有堅持的態度,任何事皆可迎難以上。

Gary 致辭時說:「經過今次日本跑,有幾句說話,由最初不太記得,到現在發夢都記
着,就是『為願望童奔跑、黑暗中跑出光明、1%保單捐贈,帶來無限可能』。

梁小偉先生 Gary 簡介

全港第一位擁有長跑教練牌照的視障人士。先天患有視網膜色素病變,令梁小偉在2009年有一天,突然完全失去視力、保不住工作、愛情亦隨之而逝。在失明、失業、失戀三重的打擊下,梁小偉以酒精逃避,身體甚至暴肥至190磅。失去意義的生命,令他想從窗邊一躍而下,結束這漫無邊際的痛苦。兩年後,梁小偉終於由頹廢中醒悟過來,重新適應社會,以跑步開展另一頁的人生。由2010年11月開始,梁小偉參加不同的跑步比賽,屢次獲獎,足跡遍及阿拉斯加、戈壁沙漠、南極、北極、台灣等不同地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