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每年四季分明, 由於地理上處於較北既位置,北部更踏入北極圈,日長夜短在夏季及冬季就顯得非常大的分明。芬蘭普遍被認定為高科技及已發展和褔利國家,西南面被波羅的海環繞,東南部為芬蘭灣,在陸地上與瑞典、挪威和俄羅斯接壤。

長跑運動在當地越來越普及,不同地區全國每年都已經有超過20個以上。香港人較為熟悉的,相信非每年5月份在赫爾辛基舉行的城市馬拉松莫屬。赫爾辛基城市馬拉松 (Helsinki City Marathon) 以往慣常於8月份舉行,但2018年開始就改到5月,並加插接力及多項可讓一家大細一同參與的5公里和2公里跑。隨著城市馬拉松日子改到5月而騰出了原先8月的檔期,就產生了赫爾辛基年度第二場馬拉松,名為赫爾辛基馬拉松 (Helsinki Marathon,簡稱HM)。名稱上跟5月的那個非常相似,但實際上屬兩個不同的比賽。

比賽前一天在市中心一個商場領取號碼布,沒有 Expo,pack 裏面有自己的號碼布,芬蘭品牌既大會T及一張要在該商場指定店鋪即日使用既拆扣劵。比賽當日沒有隆重的舞台,亦沒有特別隆重的開幕典禮和嘉賓,好有做長課的感覺,但這並不代表主辦單位馬虎行事。


或許是第一屆的緣故,賽事並非一個有規模的賽事。比賽分2個項目,分別為10公里和全程馬拉松。全程馬拉松先在早上9時起步,10公里則在早上11時正。 總報名人數超過1000人, 而當中全馬有800多人,但最後有出席和完成的只有540人左右,其餘的參賽者都係參加10公里。比賽路段跟5月城市馬拉松都有相同的部分,沿著漂亮的海邊跑,陣陣海風吹過來的時候都非常舒服。比賽在8月下旬,但赫爾辛基既氣溫都相對宜人,雖然都有約18度,但由於濕度不太高,跑既時候相對舒服。

始終屬第一屆,賽道方面或許可以有更大的改善空間,全馬賽道會途經海旁,民居的行人路,維修的道路,郵輪馬頭,公園,再折回起點10公里為之一圈,亦即是全馬跑手需要同一個圈跑4次再加2.195公里。聽落去會感覺平凡一點,但其實發覺都幾得意。因為都有來回路段,而又因為賽事係跑同一個圈多次,會好容易認得晒隊頭、中及尾既所有人,大家會互相鼓勵及支持。賽事除香港人外,亦有其他國籍的跑手,亞洲有日本,台灣。而歐洲都有北歐,德國,荷蘭,英國和愛沙尼亞的跑手過來參賽,不難去便別他們,因為他們所穿的跑衫,一望就知他們來自那。當然,官方的成績上都可以見得到各跑手的國籍。

作者林曉聰「聰哥」(左)
完成獎牌

跑畢比賽休息一晚後,第二天早上就乘坐2個多小時的區域火車到位於芬蘭西部的圖爾庫 (Turku)。圖爾庫是芬蘭原首都 (1812年以前),亦是芬蘭第一所大學 (奧博皇家學院 Royal Academy of Turku),建於1640年的所在地。經歷過多次嚴重的火災,芬蘭1812年首都正式遷往赫爾辛基,而圖爾庫現時為芬蘭第6大城市。在19世紀初,芬蘭曾產生一位芬蘭飛人-努爾米 (Paavo Johannes Nurmi – 1897年6月13日-1973年10月2日)。努爾米在1924年巴黎奧運會中大放光芒,一口氣在同一運動會中取得五面金牌,被芬蘭人比喻為國家英雄。而他的出生地就在圖爾庫。

努爾米馬拉松

為紀念芬蘭飛人努爾米的貢獻,市政府除在五個地方樹立努爾米的銅像來紀念他外,更把在每年8月在圖爾庫舉行的馬拉松以努爾米來命名。比賽每年都吸引3000以上跑手參加。2017年圖爾庫更加成為國際田聯錦標賽其中一舉辦城市。除馬拉松外,圖爾庫也有很多自然風光,例如自1881年就已作為歷史性博物館運行的圖爾庫城堡,而修道院山手工工藝博物館則是一個保留了1827年圖爾庫火災之後,倖存的木頭房子的露天博物館。大家去芬蘭跑馬拉松的同事,亦不妨可順道來到圖爾庫走一走。

圖爾庫景點 JAKKE JOKILAUTTA 景色

境外馬拉松水站 Overseas Marathons Hong Kong Group – OMHKG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04887


更多:
Fitz Facebook 專頁
香港運動比賽時間表
Fitz Running 跑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