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 渣打香港馬拉松 Standard Chartered HK Marathon

甜酸苦辣鹹五味,每人均有所好。跑步也有一個五味盒,亦有甜酸苦辣鹹。

戴著隨身聽、手機,一路輕鬆悠閒的品嚐著跑步時的寧靜,是愛甜的跑手。

喜愛全甜的跑手,大致上不會,或很少參與賽事吧。就算參與賽事,也大都抱著陪跑的心情,不會太在意自己的成績時間。他們享受比賽氣氛,可以在大會限定時間內完成比賽,當然高興。未能完成的,也不大介懷,嘻嘻哈哈的就是了。參加競賽而又是喜歡全甜的跑手,相信如鳯毛麟角,不多吧? 至低限度,亞霍就好像未遇到過。然而,從競賽方向而言,這類跑手,最不進取呀!

互相追逐,我前你後,這些都是嗜酸的跑手。

報名參加跑步賽事的跑手,百分之九十也都有所要求吧! 有要勝過他人的要求,又或要做個人記錄的要求。有要求,就要練習。嘻,操練就積聚乳酸呀!所以說參賽跑手,都是嗜酸的! 只不過對酸度有濃淡之分而已。呀,不知有沒有一個專門量度跑手PH值的酸鹼度計量器呢?


耐酸和嗜酸程度高的,相信是時常站上台領奬的跑手吧。而心中酸味最濃的跑手,大槪是那些與奬牌若即若離的跑手了。酸度值較低一點的,應是僅要求本身能否在賽事中達到個人目標吧。而那些淡酸的,就只期望不要做出自己的新記錄──最慢時間的新記錄啊。又或者某程度上,不要在跑步牙骹友之後吧了!

酸味入口到胃,通常都刺激食慾,所以嘛,酸是苦辣鹹的引子。酸味越重,跑慾越大。這種酸味胃口,足以溶苦解辣,止渴生津。然而極端的嗜酸跑手,就是打翻醋瓶,胃酸倒流,喉頭整天也是苦澀澀的喊嚷。勝他的當然要不得,稍微跑貼近他,也不得;這類的跑手,不應存在吧,你曾否遇到?

或單獨,或三數個,手持水樽,一臉凝重的望著漫漫長路,是嚐苦的跑手。

嚐苦的跑手是由於酸性經過發酵而形成的一種口味。這種苦味不同胃酸倒流那種喉頭苦澀味。酸性越強的,經發酵後,對苦味的要求也就越強烈。於是積極的“苦”練。由是嘛,會很“苦”悶的獨個兒或三數人走上幾十公里路。真的是攞“苦”來辛架。不過,所謂“苦盡甘來”;所謂“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這確是事實呀,未曾嚐過苦,亦難以感受真正達自己目標所帶來滿足的快感甘味。所以嘛,引申而言,跑馬拉松的,沒有嚐過“撞牆”的痛“苦”,亦難領略馬拉松的樂趣呀。

青筋盡現,咬牙切齒,汗流浹背,面容扭曲,是食辣的跑手!

辣味,通常夾隨著苦。亦是伴隨酸而生。大辣的令你晚晚搽油捽藥。抵受不起辣食,甚至足以使你左傷右殘! 所以口味開始轉愛食辣的跑手,小心啊! 不過食得超辣的跑手,身體言語就自自然然的散發著那種辣味。這種身有辣味的跑手令對手混身不自在。層次高一點的,令對手熾熱發興。然而,真正的辣跑手,其辣味的昇華反而是令對手不寒而慄!

至於鹹嘛,由於亞霍主要愛甜,這味兒在亞霍的五味盒僅存少量。感覺是跑完後,夏日就濕漉漉,鹹鹹的臭汗;秋冬乾燥季節,身上就自然的披上一層薄薄的鹽砂。或者這就是跑步的鹹味吧。其餘的,就感受不多,還是留待其他跑友抒懷論述好了。

還有點兒補充,所謂甜酸苦辣鹹,各人口味不同,很難定一標準。不能說這就是甜,那就是苦。以現時登陸的亞霍自己為例吧,10K計,每公里走5分30秒左右是甜。用1分45秒走十組400m就是辣。長課二三十公里當然是苦嘛,如果長課兼在5分30秒內,那就更苦不堪言了。未能在4小時內完成馬拉松,心裏就有點酸溜溜的。

容亞霍再加一點醬油,所謂甜酸苦辣鹹,由於各人味蕾感覺不同,所以亦無所謂甜是對,苦是錯,正如有些人愛川菜之辛辣,有人喜滬菜之味濃;有人鍾情西餐,有人獨愛中菜。總之,各人有各人的喜好,不可以因為你嗜甜就否定苦辣! 他人的味道感覺,你總不可能了解的啊! 各位跑友,跑步是你的選擇,沒有人可以強迫你食鹽加醋,就請把自己的五味盒左調右配,揉合自己喜嚐的口味吧!

亞霍嚐遍自己調配的五味盒。廿多年前,少甜嗜酸喜苦愛辣多鹹,百般滋味盡在心頭。到現時,口味漸趨以甜為主,所以嘛,現在有蛀牙囉!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14457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香港馬拉松史] 馬拉松的目標 第三屆香港馬拉松(1980)
戰友,一路好走!
[香港馬拉松史] 難忘的第一個馬拉松賽事 (1979年香港馬拉松)
[香港馬拉松史] 香港長跑會 1978年的半馬拉松 (綠色半馬)
報名跑香港第一個公開的馬拉松
馬拉松的承諾
亞霍@Fitz.hk
Fitz Running 跑步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
亞霍
1974年開始跑步. 初時只為閒時消磨健身. 第一個跑步賽事是1978年的半馬拉松. 1979年完成了第一個全馬之後, 筆者就中了跑步索K毒. 眨眼過了登陸之年, 現時轉職量地, 度42.195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