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tz > 運動 Sports > 跑步 Running > 跑的藝術.香港跑手 Eszter Csillag iRunFar.com 訪談
與香港緊扣的 Eszter Csillag

一位兩孩之母、在100K的 CCC (UTMB系列賽事) 奪得殿軍 (13小時14分)、HK100 Flex Half 56K 拿下冠軍 (5小時29分)、經常在港島徑大帽山麥徑操練、藝術史博士、在數碼港路跑、在匈烏邊境當義工…..,匈牙利藉的 Eszter Csillag 與香港緊密連繫,同時在國際的越野跑舞台綻放異彩。

近日國際知名的運動網站 iRunFar.com 訪問了她,速寫她的成長經歷、如何在越野界取得輝煌成績?對長期在香港居住和操練有什麼感覺? 訪談中不單見到 Eszter 的高度,更感受到她的態度和溫度。

(文章和圖片的轉載及翻譯,獲得iRunFar.com 及原作者Sarah Brady的授權)
原文: The Art of Running: Eszter Csillag. An in-depth profile of ultrarunner, art historian, and mother Eszter Csillag

The Art of Running: Eszter Csillag

2021年8月當看見 Eszter 在 CCC 賽事以第四名衝過終點,這位沒有任何商業贊助、在國際越野跑界藉藉無名的素人,即刻令我們眼前一亮。後來更驚聞她當時離誕下第二位女兒僅僅四個月, 跟她的新教練 Ida Nilsson 一起訓練亦只有三個月時間。

2022年3月她在Transgrancanaria 129k 中排名第五 (筆者曾寫過Eszter參與這個賽事 「從TransGranCanaria越野賽到援助烏克蘭難民」),促使 iRunFar.com 收編她在今年 UTMB 值得留意的觀察名單上 ones-to-watch list。不過除了跑步之外,對於這位出生於匈牙利的藝術史學家來說,相信還有更闊的聯想空間和精彩故事,值得你追看。

Eszter 在匈牙利 Muzsla 接受培訓 Photo: Szasz Norbert

少年Eszter

Eszter 在匈牙利布達佩斯長大,是四兄弟姊妹的老二。她自少已戀上藝術和跑步,成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我的曾祖父是位藝術家,祖母把他的工作室變成了私人博物館。匈牙利在1989年變天,從共產主義和平過渡到民主社會。這間私人密室成為1990年代匈牙利最早開放的私人博物館之一,我和家人就住在它下面。在這樣的氛圍中成長,我一直想成為藝術史學家,祖母也對我寄予厚望。」

布達佩斯是多瑙河畔的古城,建築美景紛陳,散發出濃郁的文化氣息。城市生活與大自然完美交融。城市被外多瑙山脈 Transdanubian Mountains 和北匈牙利山脈 North Hungarian Mountains 環抱俯瞰。翠綠的山丘近在咫尺,與 Eszter 現時長期居住的香港相似。

「我在 Regnum 渡過童年,有點像童子軍生活,不過是匈牙利版。我們經常遠足,例如匈牙利的 Ultra-Trail,近月我從香港回到這裡不停操練,可能做了我少年時候所有徒步旅行的總和!」

「在學時期,學校在地球日舉行了一年一度的大型比賽。學校在山腳下,我們不得不爬上去,應該是跑上去。」

童年在匈牙利的夏令營,猜猜那位是Eszter? 1,2,3….. (前排右一,背著紅色包包) 所有圖片均由 Eszter提供

跑步伴隨著她成長,高中時她參加了許多比賽。但跑步仍然靜靜地坐在後台,因為對她生命最大的推動力,仍是來自那股對藝術的熱情。

「我最渴望學習藝術史,但不是在匈牙利,我22歲離開祖國,前往心中的聖城意大利羅馬。我覺得藝術中的立體記憶很重要,我的第二語言是意大利文,中學時候已經在羅馬呆了一年,所以我想去那裡,重遊曾啟發過我的藝術作品 。」

「在羅馬的時候仍繼續跑步,但高中畢業後就沒有再比賽了,跑只是為了健身,而且不是越野跑,主要是城裡的公路。」

遇上了香港

在羅馬期間,Eszter 邂逅了她現在的丈夫 Paul,隨著 Paul 的工作,夫婦搬到了香港,她找到了藝術史學家的工作,而越野跑也找上了她。

到港後,一天朋友 Maria 對她說:「我同 friend 去跑步,你嚟唔嚟?」原來他們去爬孖崗山,這是香港兩座好有挑戰性的山丘,有數之不盡的石級。爬完後Eszter說:「我簡直一見鍾情,那種體驗就像我十幾歲時玩 Super Mario 電腦遊戲一樣,只要能夠避開樹木、石頭等障礙物就可以有珠寶、可以得分,好玩呀!」

在世界另一端的香港,竟與布達佩斯有許多相似之處,這是 Eszter 的新遊樂場,打開家門就有許多山徑向她招手。

「太奇妙了。以往以為香港被一座座的摩天大廈包圍著,但實際上這個現代化城市有40%地方是綠色的山野。有四條長長的山徑任人奔馳 (麥徑、鳳徑、衛徑、港島徑),而且路標十分清晰。即使你是一人之境玩 solo 也完全不用擔心。出門不到10分鐘,我已經踏在滿佈叢林的山徑上。」

「如果想在周末做點不一樣的事情,只需要開車40分鐘,或者乘渡輪到其他島嶼,你會發現已進入另一個全新的遊戲場景。」

>

隨著 Eszter 積極的操練和參加比賽,她發現香港在訓練和培養耐力跑的獨特地方和優勢。香港的氣候平均十分炎熱和潮濕,長期在此惡劣環境下訓練,在比賽時會更易適應,有時甚至會感到涼風拂面。

她開始融入這座城市的競爭文化,無論在工作、生活還是體育方面,港人的爭勝心很強,都想努力做得更好,提升自己。 Eszter十分投入本地社區,而且並結識了很多本土跑手。

「香港的跑界主要有兩組群體: 外籍人士和本地跑手。兩者有部份重疊。 我經常和本地跑手一起操練,我們相處得好好,我十分享受。 我在港有一位跑步 buddy,操練時我們較少交談,因為如果傾偈我們必須停下來打開 google translate! 現在他的英語說得比以前大有進步了。」

Eszter 在港參加Kill標王越野賽 (2019),成為標后,她與「豐山跑」的同學是隊友

Eszter 2016年開始參加超級馬拉松比賽,2017年參加了 Vibram Hong Kong 100k 越野賽。成為多產跑手,出征亞洲和歐洲賽事,在香港、馬來西亞、台灣的比賽中獲勝,包括她的家鄉匈牙利超級越野賽。

遇上新教練

當 Eszter 懷著首個女兒時,整個懷孕期都沒有停止跑步。她第二次懷孕時也是這樣。2021年4月,當她懷著二個女兒 Noemi 進入第9個月時,Eszter 跑步之旅來到十字路口。她遇上現任教練 – 瑞典超級跑手和滑雪登山家 Ida Nilsson。

Eszter 在 Grand Trail Courmayeur 55k (2019)的比賽.

「那時我正考慮更換教練。 踫巧 Nilsson 的公司帖子出現在我的 Instagram 上。那時我腹大便便懷孕九個月,躺在沙發上,我想也許這是個 wake up call,我應該給她發個信息。我們通過電話,感謝上帝,慶幸在生孩子之前遇上她。因為生完孩子之後心情通常不佳,不會想做換教練這些大動作!」

Eszter在第二個女兒出生前五天,和朋友在香港完成了 57k 的越野跑。

細女出生後,Eszter 獨自和朋友一起跑步數星期,沒有任何固定的 program 或壓力。分娩後僅五天,在家中騎自行車。三週後,她每週跑大約90k。2021年6月開始,她與新教練 Nilsson 進行定期的結構性訓練,每週6天,通常在周五休息。不到三個月後,她在 CCC 取得了超佳成績,令她躋身世界100公里超級越野跑頂尖選手之列。

Eszter (前排左一),在 2021 CCC領獎台上

作為母親的掙扎

作為年青母親,Eszter 的備戰和比賽安排,與其他運動員略有不同。她在訓練中以效率為先,最重要的是盡量避免遠離孩子。「當我參加 CCC 時,我必須在心理上調適,才能遠離孩子這麼長時間。我誕下大女兒 Emma 六個月後,參加第一場100K比賽,當時我無法在精神上處理好,結果我崩潰了,在91k之後 DNF。」

「在為 CCC 做準備時,有時要外出四、五個小時,我很想立即回到她們身邊,想得要死。我知道那是十分正常的,好讓我為離開更長時間做好準備。」

「這情況令我極少有自己的社交。有時跟朋友早上9點左右去操,但我必須早點去才能早點回家。有時跑完後大伙兒會一起去吃飯。我真的很想跟著,但作為母親,我更想早點回家。」

除了親子和參與精英級別的跑步事業,Eszter 的另一職業生涯繼續茁壯成長。她正在從事一項展示東歐藝術和文化的項目,需要在香港和匈牙利之間好好分配時間。

在 Transgrancanaria 遇上真正的考驗

她在 CCC 取得成績後,下一個備受矚目的超級賽事是 2022 Transgrancanaria 129k。在那裡她第一次親自會見了她的教練 (之前是網上教導),Nilsson 和 Eszter 的親哥哥 Balazs 一起飛到西班牙大加那利島,組成她的支援團隊。

Eszter Csillag 在大加那利島 (Transgrancanaria 2022)

Transgrancanaria 並沒有 CCC 的順利,Eszter 一起步腸胃就不舒服。「也許是因為天氣寒冷,我的身體只想往前衝,不想吃東西。30k 後我什麼都不想吃,就算是兩包gel都吞不下去。哥哥在更換我的軟水瓶時發現,我甚至沒有喝水!」

雖然比賽的大部分時間都和身體在搏鬥,但 Eszter 憑精神和韌性,拼命要留在山野繼續比賽。90k 後,她設法吃點東西,有些好轉。最後以第五名衝線,真的好興奮是在終點線見到女兒正張開雙手迎接她。她告訴 iRunFar:「跑畢半小時後我就吐了。一定是出現了一些狀況,也許是我的鈉水平。我會努力改善夏季比賽的營養和飲食安排。」

我們也採訪了 Eszter 的教練 Nilsson,問她 是什麼讓 Eszter 成為精英跑手。 Nilsson 指關鍵不是她在 CCC 的出色表現,而是在 Trantrancanaria 的經歷和掙扎,這成績最能證明她的真正成就,Nilsson 說:「她耐力驚人,即使處於最低的狀態,但仍然維持到很高的水平。」

教練還向我們說十分感受到Eszter的澎湃熱情,她是多麼渴望能夠接受更多更難的挑戰和艱苦比賽,她說:「有時我的工作就是踩剎車掣,告訴她:你必須作出取捨選擇!」

前望

展望本個賽季,Eszter 將會在 Marathon du Mont Blanc 90k、Eiger Ultra Trail 51k 和終極大賽UTMB 170k 中繼續戰鬥,希望能夠脫穎而出,爬升高一個境界。

Eszter現在得到香港品牌 T8 的支持,品牌於去年年底開始贊助她,是專門為炎熱和潮濕環境下訓練而製作的裝備。有大型贊助商的支持,她對營養進行了更多微調。加上在有豐富經驗和智慧的教練指導下,我們十分希望知道 Eszter 可以去得幾遠的天際,期待!

Eszter穿起最新的T8 裝備在香港操練

後記

執筆翻譯此文時,正好是 Eszter 的生日 (5月30日),在此恭賀身處家鄉布達佩斯的她生日快樂! 期待她和兩個女兒早日回港。雖然與 Eszter 同一跑會,我當然冇能力與她一起操山,但希望她帶來更多激勵人心的神奇故事,麥徑見!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 YAS BYKE 踩車保 保障全港所有單車可行走的公路,任何想踩車的地點都可受到保障,覆蓋更加全面! 作為 YAS 的合作夥伴,Fitz 讀者可享有限時1次 BYKE Pro 完整體驗! 把握機會為自己加添一份更全面的保障! 了解更多 BYKE Pro 詳情,請瀏覽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