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港百之後,大叔當然把握機會養尊處優,爭取休息時間,多讀書本提升內涵。某天,偶然檢視一下電郵,這樣便出事了。有一個虛擬山賽正在大事宣傳,完賽牌靚靚,又是免費,貪圖小便宜的大叔怎能夠錯過呢! 雖然是小試牛刀玩半程,佛系心態還是要練回幾課上落斜路,挑動起競賽慾望,這樣才對自己、對賽事及對主辦單位負責任的。另外一樣考慮就是補給安排,為免麻煩其他一呼百應的手足,今次還是準備一個人上路,白天行事,只光顧賽道旁的士多,黃昏前完成,這樣便萬無一失。始終,solo就是一個人的賽事,不希望太過依賴陪行書僮、不應該太過習慣大吃大喝、不需要太多事前提示;人要學習長大,面前難關都要自己去經驗、去判斷、去解決;當後面沒有退路的時候,我們便要勇往直前,突破自己的舒適圈,在賽道上期待未來每一秒鐘的驚喜。

其實真的不想再在麥徑上蹉跎歲月,不過麥徑又真的有它的吸引之處,就是與山友們的共同回憶和帶給香港人的堅毅精神,這將會是大叔永記心中揮之不去。

比賽日,又再經歷一個缺乏睡眠的清晨,走了頭班巴士,不要緊,廿分鐘後便有另一班,虛擬賽事就是給予一種彈性,緊張壓力都減少。因為是全自助補給模式,撐上沙田坳道起點前,便用$60買定兩枝果汁加一排麵包跟身,自製空中加油服務。

啟動手錶,比賽正式開始,雖然未夠8點,前面已經有很多參賽者,果然遇上靚女喵喵與大叔打招呼呢! 大家寒暄幾句後,大叔先走,她便等她的跑友一起郊遊,不知最後是真是假。(山上騙子多的是啊!)

白天逆走,可發現不同的風景,例如夾在護土牆與鐵絲網的植物,正在努力地生長,與香港人的命運非常相似。望向九龍方向的山邊,有個寫上「樂」字的柱頭,到底是代表一個人的名字還是提醒香港人要保持心境快樂呢? 進入山路,不要忘記欣賞二戰戰壕,和平來臨之前總要經歷痛苦煎熬,所以香港人一定要「忍」,捷克人民等了三十年的喜事,香港人可能要等更長時間,共勉之。

回歸賽道,前面兩位師兄師姐本想抄梯級旁斜路,可以走快兩步,誰不知大叔的無影腳已經不知不覺間發揮作用,在梯級轉彎位超越他們,其實麥四逆走是容易得多,就算來到萬里長城長又長,都只不過是一條有少許斜的平路罷了。遠望黃牛山,竟然發現山頂上的天窗石,到底誰人那麼神乎其技將幾件石頭放在那裏而又恰到好處呢?

順利來到昂平,眼前映在死水中的大金鐘,仍然發放無比吸引力,遊人像螻蟻般努力地攀爬攻頂。臨上彎曲山,面前迎來跑手又同大叔 say hi,原來是德高望重 big auntie 正在享受 solo 自給自足的挑戰樂趣,她說既然玩半程,男子組便要快女子組一個小時,大叔聽罷立即快馬加鞭,不敢hea行啊!

說回天氣,其實預報又失準,說好的陰天沒有了,只有燦爛陽光,走起來的確倍感辛苦。所以好不容易才到達雞公山,一路向前行,原來麥三路旁有條神秘三角石柱,到底是人為還是天然的呢?不遠處又出現火星乾固地形,到底幾時人類才可以離開這個越來越壞的地球呢?

其實大叔內心並沒有胡思亂想,只是一直渴望快點到達嶂上,便可以大刷一餐,順便打聽黑妹去向。果然失蹤已經半年的黑妹並沒有回家,反而現在來了兩頭唐狗,一啡一黑,黑色女孩有點沙皮混種,傻QQ很是可愛呢!

食過雙蛋麵飲完冰凍紫貝天葵,只需$52,精力充沛,立即追回不少時間。來到北潭坳,旁邊補給大隊傳來大叔名字,原來是後生仔 Hugo,剛才在水浪窩擦身而過,現在又再度出現,所以做十卜,除了責任,一定有愛的因素。

今次逆走有沒有目標時間呢? 其實是有der,而且是比較進擊。大叔計劃用九小時,即3/2/4小時分別完成麥四/三/二加一段。雖然麥四在預定時間內完成,但在麥三要大休十多分鐘,結果遲了二十分鐘才達標。所以當來到麥二/一段,唯有急起直追;然而未到赤徑,遠處已傳來「迷人」的鄧麗君歌聲,迎接良友賓客;事實上,這遍本來寧靜海灣都被那位大媽的雄壯歌喉徹底「完善」了。大叔也不理三七廿一,但凡斜路平路就要跑,上斜就要死頂,一於與時間競賽。原來自己才是對手,不斷地自製你追我趕的假象,好不刺激。

因為全走麥徑,所以沒有機會在咸田補給,但原來走麥徑比起沙灘路要多行一點;不過從高處回望東灣大灣和咸田,海水拍岸之聲氣勢磅礴,實在忍不住停下腳步留低倩影。西灣士多阿伯的確好相與,兩枝橙汁一枝水加豆腐花打個折只收$50,大叔當然要再坐一會兼去個方便吧!

來到最後階段,穿過西灣山,不知走過多少參賽者,大家都要頂著猛烈太陽,緩慢地拾級而上,速度自然大受影響;梯級旁正坐著兩件小鮮肉,他們一於打算享受完涼風再迎頭趕上。再落浪茄,滿是泳客遊人,有人剛剛到達,亦有人準備離去,所以麥二接麥一這段山路會比較擠塞。不過大叔並沒有多餘懸念,只要到達東霸,便可以揣測完賽時間;而遺憾地發現,九個鐘頭的目標已是不切實際了。但無論如何,跑步就好像人生,只要不放棄,終點仍然在望;現在只希望用盡吃奶之力,可以跑多一分鐘便快多一分鐘,盡快到達北潭涌,而每一秒的成績都代表著自己曾經的努力和付出。

過了西霸,即是進入最後三公里,大叔仍然沒有放棄,拼命地跑在路上,身旁黃牛、的士和參賽者紛紛打氣喝采。終於來到最後500米衝刺,大叔快馬加鞭,一點都沒有欺場,聽見終點傳來加油之聲,大叔完走了,再次與一而再再而三的補給大隊相遇,原來他們是HNR跑團,男的是帥哥而女的一定是美妞,所以大叔應該沒有資格入隊。他們非常有心思和誠意,特備冰箱雪藏飲品來接放學,還請孤獨大叔享受今期流行的泰啤,為差點跑至熱爆偈的囉嗦大叔及時降溫。真的要在此再次向HNR致敬!多謝哂!

成績已經上載到逆走賽事的會員專區,期待靚靚完賽牌可以早日領回家。今期山賽大叔終於收 league,還是最重要好好愛錫自己身體,緊記首先要修身齊家,才可以做下一步治國平天下。

註: 本篇文章內的相片,大叔特意將其倒轉展現眼前,目的是讓讀者感受一下,活在現今香港,什麼事情都可能顛倒理解,明明是黑會漂白、明明答是要說非。但既然成為一個懂分析、有良知、信公義的真香港人,大叔相信有大家同行,真相永存,事實必會戰勝謊言。

此文章謹為本大叔囉嗦之作,與其他人士、機構及活動立場無關。

幫手叫多啲人入嚟呀! I want you to follow my page on MeWe 囉嗦大叔 long-winded uncle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首頁 > 運動 Sports > 跑步 Running > 逆境跑逆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