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每個人都有個故事。在富裕的社會,很多人跑步是為了減去多餘的脂肪,有些為了強身健體,有些為了參加比賽、有些因為寂寞冇朋友。但在落後貧窮的國家,跑步可能是為了生存,他們要走數公里去打水、攀越高山去上學,有人為了獲得豐富的獎金而戰,更有人因為被老虎追!

最近也有人因為搶劫逃避追捕,在太古城狂奔了兩個圈 (但最終被補)。

澳門首位參加 UTMB 超級越野賽跑手張盈 Vivi 也有她的跑山故事,她藉著跑步戰勝了情緒病。近日大嬸在網上看到她的一條短片:

她身穿運動服,在澳門街頭跑樓梯,原來是為澳門樂施會宣傳競跑旅遊塔比賽。大嬸突然感觸良多,頓覺人生苦短,世事無常,要在餘下的日子,活得更精彩。(我無患絕症,只是希望你繼續讀下去!)

大嬸參加的第一個比賽,就是這項競跑旅遊塔比賽,大嬸的初心純是「為食跑」,相約了一眾姊妹過大海吃喝玩樂。自2015年起,已參加了五屆,跑上1298級樓梯,為樂施會滅貧籌款。今年受疫情所困,未能親身參與,感到幸福不是理想當然的。

大嬸的吃喝玩樂團

今年大會安排了4.4K線上跑 (還有10K挑戰組和2.2K家庭二人組),讓香港的跑手也可參與其中。4.4K 線上跑對一般跑手,完全無吸引力。但原來這4.4K背後有個故事,在印度的村落 Jangle Kauria,當地的婦女和小孩為了打水,每天步行4.4K (來回計) 去水源再回家,等於由深水埗行去尖沙咀! 樂施會希望透過 virtual run 籌款幫助他們。

大會圖片
大會圖片

相對大嬸「為食跑」的初心,這項活動有意義得多,能夠讓參加者體驗當地婦女和小孩每天步行長距離的艱辛取水過程 (很多港童口渴時只需要講句:「姐姐,我要飲水」)。大嬸當然舉手舉腳支持,大嬸希望模擬跑澳門塔的過程,計劃在比賽當天 (18/10) 於大風拗十登畢拿山天梯 (Jacob’s Ladder,約600級)。十登天梯約6000級,等於3個ICC (環球貿易廣場,香港最高的大廈)。

無論你跑步的初心如何,可否試一次不為自己,而是為別人的生存而跑?

畢拿山天梯

Oxfam in Macau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逆流大嬸
大嬸喜愛跑山,攀峰下坡,挑戰自己,有逆流大叔的堅持。跑齡雖短,積極鼓勵一眾大嬸踏出行山的第一步,共享大自然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