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地點 Passeur de Pralognan

捷克跑手在幾日前的 TDS (Sur les Traces des Ducs de Savoie) 賽事中墮崖,即使大會果斷中止賽事,出動直升機協助救援也無法把這位跑者從死亡的黑洞中拉出來。這也成了 UTMB 一系列賽事中首宗發生的致命意外。

大會發出的公告

在長距離極限越野跑的歷史上,嚴重意外、甚至是死亡的事偶意會發生,每次看到這種新聞也不禁會想,為什麼世上仍然不斷有人會選擇抵受艱苦嚴格的訓練,再把自己帶到可能會死的危險境地?

對於他者之死,我們是有感覺的。但世上有太多令我們不解的事,包括他人的生命形態。不過,生命是自己活的,到底誰有資格批評別人的生命? 而且,理解比一味質疑和批評有意思。有這種態度就不會輕易說出:「唔參加,玩命就冇事」之類的話 。(當然為了影相post IG 另計)

想起曾經在 “The Rise of the Ultra Runners: The Journey to the Edge of Human Endurance” 一書中看過兩次在沒有使用氧氣樽快速登上珠峰的西班牙跑手Kilian Jornet 說過關於風險、生命和死亡的一段,很深刻:

“This is a risky thing.”「這是一件充滿風險的事。」

“But life is risky.”「但生命本生就充滿風險。」

“Life is not sitting on a sofa being safe. If you tell someone: “I love you”, that is a risk. On the mountain, I try to find the small space between being safe – because it is good to stay alive – and risk, the place where you can find your limits and challenge yourself.”

「生命不是關於安全地坐在沙發上的事。如果你對一個人說: 『我愛你。』這也意味著風險。在山嶺間,我嘗試尋找在安全 ——因為保全生命,活著是美事,和風險 —— 一個可以讓人試探極限和挑戰自己的地方,之間的微小間隙。」

的確,活得很安全,也可能是代表某種死亡。願逝者安息。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首頁 > 運動 Sports > 跑步 Running > 關於UTMB第一宗致命意外: 活得很安全,也可能是某種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