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ilormoon 奸爸嗲01終於,我完成了。
憑自己雙腳走完了人生的第一個42.195K。
完成奬牌真的好重好重。

暫時性的傷患令我未能好好準備初馬,賽前一週仍是10K見頂。
沒有拾四拾五的壓力,但求拾七內完成。
誰知賽前一晚,還是會輾轉反側,還是會心亂如麻,
大槪就是小學生去秋季旅行前一樣的心情。
二時、三時、四時仍未能入睡,思緒好亂心跳好快,
既然不能強制入睡,就只好閉目養神。

10月25日早上5時15分,
終於等到起床的時刻。
穿起那套「Sailormoon」初馬戰衣,戰戰兢兢地前往比賽場地。
少婦轉身變,已變成戰士,
不用在戰場上遇敵殺敵,穿上「Sailormoon」戰衣的我,
只希望像Sailormoon一樣排除萬難,華麗的衝線完賽。

天公造美,天晴乾燥有點涼風,只是我真的有點累。
習慣了香港的炎熱,大阪的清涼天氣反而有點刺骨。
可是,到達大阪城公園,看到比賽人兒熙來攘往,在拉筋、在拍照、在趕往存放行李。
再累也好,引擎也立刻「撻著」。
賽前,我又是一貫地要求我的「禮服朦面俠」替我拍下又要高又要瘦又要靚的相片,
然後默默向自己說「我一定得,一定得」。

被編排在N區起步 (由A區至P區順序起步),和在E區的「禮服朦面俠」分別以後,
便獨自在等候區域等了又等,風又繼續吹,
氣氛是很熱鬧,但原來心還是會怯。
明明一早已計算好,如無意外應該可以在7小時完賽,但突然又擔心自己會受傷,擔心沒有體力完賽,總之就是甚麼都想甚麼都怯。
好不容易捱到9時,可是輸在起跑線的我,就是要多等10分鐘才起步。


9時20分,終於步行至起點,我的初馬正式開始!
一鼓作氣的衝,街道兩旁擠滿了前來打氣的人們,怯意倦意隨即一掃而空,
雖然不懂日語,但也聽到「奸巴嗲」之聲不絕,令我充滿力量,
正當我以6分40披醒進發,以為前路一片光明之際,突然之間肚痛了。
以為是緊張至胃抽筋,忍著痛繼續前進,但愈跑愈覺「唔對路」,九成是肚瀉。
衡量過繼續跑下去會有爆破的風險後,我要衝去洗手間了,心想可一瀉無憂。
怎料,和我一樣急到不行的,竟然有十幾人?!
沒選擇餘地,也幸好廁格還算多,等了數分鐘便以半分鐘完事了。Sailormoon 奸爸嗲2無痛一身輕,繼續向前進發,跑不到三公里,我又肚痛。
實在是有點灰,而這個洗手間比剛才的更長龍,
我又在沒有選擇的餘地下耐心等待。
又花了數分鐘,又放低了幾兩再起步。

無驚無險完成8K,一切似乎很順利,但這個時候,腳開始有點痛,
於是我把步距收窄,再減低步速,雖然完賽要緊,但我已不能承擔傷上再加傷。
多得沿路的歡呼聲,多得大阪市民的熱情,
終於,我完成了14K,也真的見頂了。
力氣就是一下子就沒了,起初我也曾嘗試「邊行邊走」,
但受傷的右腳始終沒有力捱下去,到20K「啪」了一包energy gel未見效後,
我決定急步完成餘下的賽事。Sailormoon 奸爸嗲3又在這個時候,我開始發現每個關閘關閉的時間,與自己到閘的時間愈來愈接近,
心又開始怯起來,於是我又嘗試加快腳步,可是腳就是提不起,
在慌亂時腳步更亂也更累,但我知道自己已沒有停下來的空間,
突然之間聽到一句「Sailormoon奸爸嗲」,又好像充了電一樣,繼續撐下去。

每一步都是汗水與氣力,每一步是甜也是苦的,
若沿途沒有打氣聲,我可能已經捱不住了。

終於到了30K,全馬的另一個世界。
已經跑不動的我沒有撞牆的感覺,只是覺得真的好累好想停下來,
在鬆懈的一刻,我又肚痛了。
看看手錶,心中有數沒有去洗手間的時間,於是我拿出手機拍照分分心,
偶然看見朋友在群組裡分享我的位置和照片,那種支持和鼓勵,又讓我繼續走下去。Sailormoon 奸爸嗲4痛又好像消失了,而我亦進入32K的美食街,
菠蘿、壽司、糖果、糯米糍應有盡有,絕對是給跑手的小蜜月期。
但蜜月期也實在太短,未幾我又陷入崩潰的狀態,

35K,我好想大叫「我好辛苦」,我真的好想哭,好想放棄。
讓我堅持下去的,是家人朋友的支持,憑著大家給我的力量,我再辛苦也要完成賽事,
要哭也要留待衝線才哭,會瀟灑一點吧!

真是1k一艱辛,看到36、37、38、39、40、41都過了,
42.195在終於在望。
離終點還有20米,我耗盡殘餘的力氣跑下去。
我真的做到了,眼淚在肚裡,始終沒有流出來。
但那種震撼的感覺,就至今仍未消散。Sailormoon 奸爸嗲5拾七完賽又如何﹖未來的馬多的是,好好享受每一個比賽時刻,就已經足夠。
一旦愛上了42.195這個數字,一旦愛上了自虐的感覺,便無法自拔。

人生就如馬拉松,
有天堂亦有地獄,
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珍貴的、獨特的。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阪馬,我要來了
我有健康膚色
Fitz Running 跑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