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 此為新版麥徑地圖

據毅行者網頁記載,第一屆毅行者於1981年舉行,原意是考驗英軍耐力的一項籌款活動。起初僅得英軍參與其事; 至第四屆 (1985年) 英兵邀請了5隊市民隊參加。由1986的第五屆才正式公開給公眾人士競逐。由於毅行者麥理浩徑100公里起初不公開給予市民參加,於是就有個別團體另辦賽事,以慰藉一班爛玩好動之人。當其時爛玩的人就包括潘哥和亞霍。潘哥和亞霍2004年半馬賽事相遇相識後,互相攤牌揭底,暢談懷緬舊日大小戰役賽事,才知1984又是同場不相識的在麥徑競逐一輪。

話說1984年1月8日 (講親都係幾十年前,真係好老餅),香港旅行界聯會就舉行了一次麥理浩徑健行。原本這次健行是100公里的賽事; 但賽事前個多月,由於山火頻頻 (好像是大欖城門一段吧); 大會最後取消後半程賽段,就以慈雲山獅子亭為終點,全程僅50公里。

按圖放大
按圖放大

亞霍1983曾參加的萬宜水塘盃17.2哩賽事,走過麥徑的第一段和部份第二段; 隨着兩周後的馬拉松就做出sub3成績。所以嘛,亞霍想:這個50公里山賽,亦正好作為1984年馬拉松的長課吧。而限於平時工作及上課,就沒有在賽前試跑其他麥徑路段了。比賽前,一個相熟跑友 (嘻,公路賽他一定跑唔羸亞霍; 現在他亦沒有跑步了) 說他平時參與越野定向,麥徑路段頗熟識。於是亞霍就決定做攝石人,未到終點段就死都跟住他跑。

記得賽事當日,天氣也算乾爽宜人。當時裝備就有一個小腰包,小腰包載着身份証,一百幾十元和一些碎錢 (碎錢用嚟搭車,當時無八達通咖),數粒朱古力 (當時仲未有power gel之類的能量食品),再腰纏一個行山水壺,另加風褸一件。呀,還有勞工手襪一對,因為亞霍記得走水塘盃時,一些路段陡峭非常,亞霍就要踎低用手扶着滑落碎石山坡。

當日原定九時半起步,不過因為要等重要人物吹雞起步而延遲到十點。哈哈,拿拿林啦。攝石人咁跟住枝盲公竹,走完一段入二段到西灣斜路。嘩,嗰陣時條西灣路邊度有而家嗰條石屎路兼明亮路燈咁靚咁易走。到鹹田灣食碗餐蛋麫充飢,又起步,走到第三段嶂上,已經腳軟軟,再望下山腳,哈哈,咁斜嘅落斜碎石路,終於要變身,立刻戴住對勞工手襪變成四條腿般滑下去。印象中,當時馬鞍山大金鐘一帶,路段收窄,一邊靠山,一面臨崖,當時死頂的亞霍就好驚會一時腳軟會墮坡。好辛苦,作抽作抽的走到基維爾營,以為到終點,誰知話仲要左行上一大段斜路 (當日不入林路出觀音山),數下手指和腳趾,咦,有機喎! 抛底支盲公竹,趕到獅子亭終點,哈哈,7:08:15完成50K執到個第14名次,有紀念品,咁甘都抵啦!潘哥原本亦在20名內,可惜出基維爾營後臨尾段抽筋,飲恨跌到廿名以外。

按圖放大
按圖放大


俱往矣,比較現時的毅行者,當時就沒有龐大的支援。大會只有數個水站和一些香蕉麫包之類的補給物,那裏如現時般有充足人手和支援。更沒有明顯的標距,參賽者很易迷途。可惜當時沒有輕巧的數碼相機/手機,把當日情景記下,惟有用心收藏所見所聞。這個情意結,多年後驅使潘哥同亞霍走百公里路段,亦驅使亞霍日後在毅行路段為有緣人拍下照片。或者十年八載後,這些毅行有緣人偶然在他們的抽屜裏,找到遺忘的毅行相片,尋回當日點點汗滴的快樂回憶。好似亞霍今日咁,搵番此賽事的一些資料放出嚟,希望曾參與毅行路段的能回味箇中樂趣。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16179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香港馬拉松史] 1983年香港第六屆國際馬拉松之sub-3夢 (下)
[香港馬拉松史] 1983年香港第六屆國際馬拉松之sub-3夢 (上)
[香港馬拉松史] 馬拉松的目標 第三屆香港馬拉松(1980)
[香港馬拉松史] 難忘的第一個馬拉松賽事 (1979年香港馬拉松)
[香港馬拉松史] 香港長跑會 1978年的半馬拉松 (綠色半馬)
亞霍@Fitz.hk
Fitz Running 跑步

其他文章: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
亞霍
1974年開始跑步. 初時只為閒時消磨健身. 第一個跑步賽事是1978年的半馬拉松. 1979年完成了第一個全馬之後, 筆者就中了跑步索K毒. 眨眼過了登陸之年, 現時轉職量地, 度42.195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