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40年歷史的綠色半馬

由香港長跑會舉辦的綠色半馬拉松,連續數十年在大尾篤/新娘潭道舉行; 可惜由於北區村民的反對,這兩年也不能順利舉行它的第40屆賽事。這個半馬賽事,相信是香港第一個有規模的半馬賽事吧。這個賽事,也勾起了亞霍40年前的回憶。

尤記得,當年亞霍想參加馬拉松賽事,需要有跑步成績紀錄。1978年11月12日的半馬拉松,順理成章,成為亞霍跑步生涯 (似乎”捱”字較適合)的第一個賽事。當年賽道由大尾篤停機坪起步,經新娘潭道落鹿頸,到谷埔村附近原路折回大尾篤停機坪。

是日一早,亞霍搭70號巴士到大埔 (70號巴士已於2008年12月7日停辦。當時行車路線是由佐敦道碼道開始,途經獅子山隧道,入沙田,再行大埔公路入大埔,往上水為終點站。) 再轉車到大尾篤比賽起點。可能有跑友問:點解唔搭港鐵? 哈哈,那個年代,仲係柴油火車呀! 班次稀疏之餘,還要轉多轉車呀。

亞霍報到後,做啲賽前預備: 換上絹質平腳短跑褲,用扣針扣住塊號碼布响件國產雙鹿牌棉質底衫背心先。呀,記得練習時,走得5~6哩,腳趾就會起水泡.嘿嘿,唔使同亞霍担心,有哂經驗,梗係一早已經帶埋棉花同膠紙。而家用棉花膠紙包住啲腳趾先。好嘞,著好對蜻蜓牌國產雙底白飯魚。型啩!

咦? 點解其他人唔同我呢個帥樣嘅 (騎呢樣)? 點解啲參賽者著住件有牌子嘅運動衫,質地好似唔錯噃。不過──車,咪又係背心一件!


咦? 條短跑褲──又係有牌子嘅,係就係幾有型;不過──條短褲起哂叉,似乎暴露啲噃,而家去海灘游水咩!

咦? 佢哋對鞋係西德 (當時仲分東德和西德) 名牌三塊葉嘅阿的打時 (Adidas)、仲有仆士 (Brooks)、喜歡你 (Nike)。唉吔,唔多對路,兼唔多好意頭,有老虎 (Tiger) 和美洲獅 (Puma) 添。呢啲老虎同美洲獅對住呢條白飯魚,結果會點呢? 著住啲名牌,係咪真係跑得快啲嘅呢啦吓?

咦? 點解佢哋未比賽就跑嚟跑去,搞到成身出哂汗嘅?

唉,都係唔好理班傻嘅。梗係留番啲力,謀定而後動。係咁而,拉拉筋,留力走13.11哩!(編按:哩,係英哩)

言歸正傳,是日天氣不錯,比賽在十時開始 (當時交通不同現時般如斯繁忙,所以起跑時間可以較遲一點)。“嘭”比賽開始! 唔理獅子定老虎,白飯魚幾大都跟住!

2017年綠色半馬比賽海報。是年比賽因村民反對而取消。

頭一、兩哩,啲獅子老虎已經跑出老遠,守住50位左右啦。

弊! 毒咒開始,點解雙手酸酸軟軟嘅? 走多哩幾兩哩,平時練習已經唔多出現嘅腹痛又發作添! 天啊,你做咩玩我?

攬住嗰小腹,唉吔,走到約4哩,真係醜死人囉,仲俾幾個女子追過咗!跑得幾哩就掉頭?馬拉松之夢就此完姞? 白飯魚咪好瘀皮! 頂硬上,慢慢走住先啦。

終於到水站,白飯魚飲過水,感覺稍為好轉。落斜入鹿頸到谷埔半程回頭。洗濕咗半個頭,條白飯魚又好似生猛番喎。走下走下,鹿頸回頭上斜,咦,前面唔係4哩左右過咗亞霍嗰女子? 好,後生仔點可以輸俾個女子? 幾大都攞番個彩,過番佢! 嘻嘻,掂咗!印象中,前面好似仲有一名女子喎,點解唔見咗?噢,明白,唔使問阿季,梗係上咗岸啦!

雖然話已值深秋,而新娘潭道兩傍有亦有樹蔭,但是氣温22-23度,兼且已是十一時多,日正中天,陽光充沛,膊頭開始曬到興興哋; 兩邊格拉底和腳脾內側又摩擦到損損哋。一擺手、一提腳,都隱隱作痛;情況更差的是瀝青路面就好像一只熱鑊,亞霍踩住對白飯魚落咗隻無邊大鑊,咁大隻鑊,白飯魚當然扎扎跳,仲有三幾哩,頂埋啦! 終於,捱返到終點。除咗對白飯魚,唉,起初的棉花膠紙都無乜用,亞霍的腳趾都係逃不過俾白飯魚啜到起咗幾個水泡。不過,聊以安慰係能夠完成咗第一個跑步賽事,仲係半馬嚟添喎,都算叻仔啩!

個零禮拜後,收到大會寄給各參賽者的油墨印的成績單,共有292人起步,261人完成。亞霍以1:39:04的時間,列男子公開組第63位;按時間計,總名次是83名。數下,依然輸俾一個女子──伍麗珠──香港長跑界的奇葩! 她以1:36:50奪得女子組別第一名。

按圖放大

HKDRC 香港長跑會 Facebook 專頁
香港長跑會網頁

編按:香港長跑會的Facebook專頁,因管理員從缺而有大半年沒有更新了。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07767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報名跑香港第一個公開的馬拉松
馬拉松的承諾
亞霍@Fitz.hk
Fitz Running 跑步

廣告
亞霍
1974年開始跑步. 初時只為閒時消磨健身. 第一個跑步賽事是1978年的半馬拉松. 1979年完成了第一個全馬之後, 筆者就中了跑步索K毒. 眨眼過了登陸之年, 現時轉職量地, 度42.195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