誘人的賽道

1983年1月22日,氣温攝氏7~8度,下着毛毛細雨。這天對愛好馬拉松的跑手而言,是一個重要的日子──香港第六屆馬拉松。前五屆在石崗舉行的香港馬拉松,今年得港府支持,移師到1982年落成的沙田銀禧體育中心 (1991更名為香港體育學院) 舉行。

或許先介紹這條新賽道。在石崗,雖然賽道也是坦途。不過,當走出石崗軍營,賽道就是錦田的行人路,行人路面比較凹凸。今次這條新賽道主要是走馬路,大會話高低差僅約2M。是一條好正的賽道呀!

賽跑路線是由銀禧運動場起步,先繞運動場三圈,然後跑出運動場繞沙田第一城一圈,回銀禧運動場入口 (不入運動場),續走向馬場停車場,然後再轉回銀禧運動場入口。如是者走四次,最後走入運動場衝線。嘻嘻,好一條誘人嘅賽道呀! 點解話誘人? 讚條跑道平坦? 唔係呀! 認真想想,這樣走4個8字圈嘅馬拉松,即是由起跑開始,途中有7次會走近終點處,而水站又設在這裏;當「牆哥」見你停停飲啖水,過嚟搵你傾偈囉喎,哈哈,好容易就被「牆哥」拉埋入場收工啦! 不過,咁有咁好,大會唔使搵豬仔車呀!

馬拉松之五十步笑百步的傻佬

今次是亞霍的第5個馬拉松。1980年的馬拉松後,亞霍自己許下馬拉松在三小時內完成的目標。目標歸目標,接着的1981和1982年,亞霍分別走出3:10:49和 3:16:26。事實上,亞霍除第一年參賽沒有經驗未能作好預備外,以今年最沒有時間練習。所以雖然說想破三小時,但實際上未敢奢望。而且講真,亞霍的體質條件真係嘛嘛: 天生扁平足,小腳粗達15吋多,連續跑一小時會流失二磅水有多。所以呢,三小時內的目標真的能夠達到嗎 (咁講,鋪定後路)?


早上五點醒後便不能再入睡,六點零七點,約埋女朋友一齊搭火車入沙田,再轉車入銀禧中心會合幾個跑友。氣温徘徊在7~8度攝氏,毛毛細雨,頗有肅殺味道。這種天氣跑步似乎是比較寒冷一點,但在塲中已有一批人在做熱身運動。

亞霍做了賽前之預備,塗上雪花膏,用膠紙黐著眼鏡邊以防磨損,戴上一隻勞工手襪。戴一隻手襪? 唔係一對? 講起點解戴一隻勞工手襪,就要提提高佬這個傻佬跑友嘞。

話說由於各有各忙,所以亞霍已經很少同跑友一起操練。高佬哥報走呢個賽事前嘅82年11月,响澳門馬拉松做咗個3:05:26嘅好時間。起跑前,高佬哥問亞霍想做乜嘢時間,亞霍當然話目標係3小時內啦。於是高佬哥就話想伙拍亞霍一齊跑。當亞霍問高佬哥練成點?佢竟然若無其事咁答亞霍:「近排哩數唔多夠,噚日補咗個30K嘅長課。」「吓? 高佬哥,你新入行咖?就算係新馬仔,common sense 都唔會响比賽前夕走個長課啦! 仲有,今日咁凍,手襪都唔帶,你真係好嘢! 無法啦,鬼叫識著你呢個神經佬,最多俾隻手襪你,一人一隻頂住啦。」就係呢一次,高佬哥給亞霍一個好深刻的印象──高佬哥是傻佬嚟嘅! 以往同高佬哥同場碰頭,亞霍都未輸過。高佬哥,你噚日走咗幾十K,再撩亞霍一齊走,你唔係黐到以為今日天氣凍,就真係會爆冷嘛! 哈哈!

不過,諗深一層,其實亞霍都係傻嗰喎。唔係咩,跑步成績又唔係標青。日間全職工作,夜晚兼讀功課忙,已經周身唔得閒,仲要搾時間練習。自我解釋話跑步為健康呀? 好心啦,馬拉松的操練,根本就不是健康喎。仲有呀,以往跑馬臨尾死死下,對住牆哥話下次唔走嘞,唔走嘞,點知轉下頭又上身報名再嚟過。唔該啦,三小時內或過三小時跑完馬拉松又如何?咪一樣咁生活。所以話呢,亞霍話高佬哥係傻佬,只不過係五十步笑百步嘅傻佬咋!

裝備起跑

運動場上的參賽者各有不同的裝束: 有不大怕冷的僅穿短褲背心,有穿短袖長袖恤的,而亞霍則短袖T恤外,另加跑會背心和跑褲。嘻嘻,今年落重本,買咗對輕巧絹面,薄底嘅跑鞋。

同先兩年一樣,把步速寫在過了膠的小卡紙,把卡紙攝在表帶與手腕之間。亞霍今次仲揸住支原子筆──做乜? 沿途作文呀? 當時亞霍戴嘅電子手錶,只得一個計時記錄嘛。靠個豬腦記喎,走到返嚟,嗰人都暈下暈下,肯定乜唔記得啦。所以亞霍攞住支筆,當到路標距時,用筆把時間寫响左手手背上,以便日後分析記錄(係咪好專業)。呢,而家寫得番出啲分段時間,就係多得當時肯用少少功夫做記錄咋。

待續……

圖片由作者提供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14998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香港馬拉松史] 馬拉松的目標 第三屆香港馬拉松(1980)
[香港馬拉松史] 馬拉松的目標 第三屆香港馬拉松(1980)
[香港馬拉松史] 難忘的第一個馬拉松賽事 (1979年香港馬拉松)
[香港馬拉松史] 香港長跑會 1978年的半馬拉松 (綠色半馬)
亞霍@Fitz.hk
Fitz Running 跑步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
亞霍
1974年開始跑步. 初時只為閒時消磨健身. 第一個跑步賽事是1978年的半馬拉松. 1979年完成了第一個全馬之後, 筆者就中了跑步索K毒. 眨眼過了登陸之年, 現時轉職量地, 度42.195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