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係上天嘅安排,就係毅行者後一日,我帶著疲累嘅雙腳,揸電單車返工時落起大雨,我一不留神發生交通意外,迎來人生第一次住醫院。我第一時間擔心嘅唔係傷勢,而係兩星期後嘅樂善盃,點算呢?

本應投入訓練,反而無奈地躺係床上,望住天花板,係腦海中試路,背出全條樂善盃賽道。比賽前五日再請教宏俊 carbon loading「餓三日吸兩日」嘅做法。休養期間反而令我叉滿電,第一次感覺到調教到最佳狀態去應付重要比賽。

2012年12月9日樂善盃,我無再帶番薯,而係帶咗 gel,仲買咗條短 tight,同師兄弟整咗件 Champion System 紫色嘅戰衣,我真係準備好了! 係起跑線上,周圍望都見唔到超賢,但我依然相信佢會出現。

由一起步,我就一直帶頭。同一條路,唔同嘅係我前面已經冇人,而後面有3499人,心理壓力好大啊!

做跟隨者容易,當第一次做開路者嘅時候,先發現難度大好多,一邊跑,一邊要做好多動作及思想上嘅計劃:

  • 每過一個路口都要花多半秒時間睇清楚路標
  • 到達 CP 時,義工都未預備好招待選手
  • 每當遇到路人,要大聲提醒「早晨 / 小心 / 唔該借借 / 後面有幾千人黎緊」
  • 每次嘅停頓,就會被後面追近,去到唔清晰嘅路口,更加要等埋選手確認正確路線
  • 如果自己行錯路,有機會影響後面跟隨嘅人
  • 假如錯得太遠,更有可能獨自係山野中迷失
  • ⋯⋯

終於,我都能由頭帶到落尾,係樂善盃獲得第一名,係一年半嘅跑步生涯入面,首次贏得大賽事嘅全場總冠軍。

賽後刻意站係終點線等,我逐個數著:2、3、4、5、6……最終超賢都無出現。

人生有一個年頭,每日諗住「如果贏到樂善盃就好啦」但當做到嘅時候,不禁問自己「咁就到達越野跑盡頭嗱?」回想起來,其實最開心嘅階段就係前面有人帶住,每朝早起身努力鍛練,睇住自己進步,向住目標努力。但當到達目標後,下一步呢? 頓時出現一種強烈嘅失落感,就好似打爆機,又或者煲晒一套劇一樣嘅感覺。

然而,呢種失落感只係維持左好短時間,因為呢一年半嘅努力,得到曾小強師兄嘅賞識,並係樂善盃賽事上嘅見證,隨即引薦我加入 The North Face Adventure Team,帶我進入越野跑新嘅領域,進而挑戰海外賽事,邁向世界版圖。原來呢個遊戲,我只係過版,仲未爆機。世界之大,我以世界各地高手做目標。

賽後,我搵超賢傾計,佢因為工作關係,所以漸漸淡出。我覺得好可惜,同時產生個疑問「越野跑冠軍,都會因為生活嘅困難而選擇淡出?」試想一下,想投放時間同青春嘅年輕跑手,知道咗香港越野跑前景如此,都會卻步,咁我點鼓勵年輕跑手加入呢個行業? 我突然又搵到作為開路者嘅樂趣,想試下用自己嘅力量,去改變呢種現實嘅格局,為香港越野跑嘅發展同未來出一分力!

現時視角

人生嘅路,本來就係迂迴曲折,就好似越野跑一樣,但因而精彩。

寫跑步回憶錄,主要想藉住交代呢段鮮為人知嘅過去,鼓勵人踏出第一步,去嘗試,會有意想不到嘅收穫。面對困難時,堅強啲,肯捱唔怕辛苦,未來仍然充滿希望,機會處處,我哋唔好放棄呀💪🏻

到2013年,開始玩社交平台,好多故事都講過。有機會仍然想同大家重溫一下連番激鬥嘅山野之王、DNF 嘅祈山100、人生低谷、極地體驗、代表香港出戰世界賽、UTMB 等等。

暫時靈感用盡,需要儲返啲腦細胞🧠 希望日後有機會再寫續集😬

圖: Wong Ho Chung 黃浩聰 Facebook專頁

黎緊又想寫下 THE PEAK HUNTER 血淚史,講述一班年輕人創立一個越野跑會當中發生嘅一個個有血有汗,有笑有淚嘅故事。有關故事,會係另一個平台呈獻,敬請期待。

預告

前幾日,徐仔送左本書俾我講:「有個成功企業家出左本書,入面講嘅野好似你。」我有啲沾沾自喜咁回應:「本書講咩嫁? 😎」答:「講啲人常犯嘅錯誤」我:「🤦🏻‍♂️」

原文載於 Wong Ho Chung 黃浩聰 Facebook專頁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黃浩聰 Wong Ho Chung
香港頂尖越野跑手,正職消防員,贏取的錦標不計期數。2018年以戈壁沙漠冠軍、阿他加馬沙漠、納米比亞沙漠亞軍,以及南極冠軍,奪得世界四大極地超級馬拉松巡迴賽總冠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