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樂施毅行者,消防毅行者第一隊,突然需要搵一個隊員入替,係部門萬幾人之中,揀左我呢隻短途馬。

得返兩星期,我請教 Mark 哥速成方法,Mark 哥教我:「去到獅子亭之前 (頭50公里) 要好似無跑過咁樣」…… (咁即係點??)

起步時,我內心保持平靜,粒聲唔出,腳步輕輕,呼吸細細聲,係一隊人之中排到最後,保持忍耐,睇住距離一步一步邁進

10公里……
20公里……
30公里……來到馬鞍山

我嘅 supporte r非常盡責

「要水」,有水
「要Gel」,有Gel
突然……我嘅 supporter 唔見左

我有啲不知所措,唔知應該前進,還是等埋佢

呀恩跑返轉頭同我講:「聰仔,呢場係比賽,唔洗等,唔可以停,向前跑」

呢個時候,supporter 用最後嘅力氣衝上黎俾支水我,講:「唔洗理我,你地去啦!」跟住攤左係馬鞍坳嘅草地上

我一邊跑,不時回望,佢揮手示意我離開。望住佢嘅身影漸漸遠離,心入面有不忍,呀恩一邊跑一邊解釋我聽:「如果想報答 supporter 最好嘅方法,就只有盡力向前跑。」

50公里,來到獅子亭,雖然做唔到Mark哥教「好似無跑過咁」,但預算到體力夠應付,feel 到有種進入射程範圍嘅信心湧現出來。我感覺到以一半路程做指標嘅重要性

……

70公里,城門燒烤場,何sir拎左支叫 ”崩肌” (編按: 應為「Bengay 奔肌」) 嘅神藥出來塗滿雙腳,聲稱能起死回生。我好奇一試,一塗完……無咩感覺,再塗多啲……嘩! 10分鐘後好似火燒,但沉重嘅雙腳重現活力,好似換左一對腳。

我滿手都係 ”崩肌” 問師兄有無紙巾,師兄大叫「兄弟! 聰仔要紙巾,有無?」答「無!」師兄「來,抹係我件衫度!」嗰一下真係感動,我寧可抹係地下,都唔捨得抹係師兄件衫度。

最熱嘅四五點時間,烈陽晒住背脊,上針山特別吃力。我借左畢架山執到嘅竹仔比 Johnny,一步一步,慢慢爬上針山。

“崩肌” 嘅藥力好快過左,我雙腳急轉直下,變得更加沉重,點算呢? 何sir話再塗第二次! 我仲未慣,都係搏唔過,用第二次藥唔知會點。

80公里,大帽山落到荃錦坳,呀恩狀態一直都好,何sir靠崩肌仲可以勉強繼續,Johnny 食完嘢狀態回勇。當時我狀態極之差,係荃錦坳坐低左,雙腳不停打震。

跟住落黎係我嘅內心掙扎:

「唔係話要報答 supporter 咩?」
「唔係好想試下跑到100公里咩?」
「可以嘅! 我做得到!」

我又再次企返起身,繼續跑……每跑一步都痛,但原來痛唔代表跑唔到,痛住都可以跑……

最後20公里,長長嘅石屎路、環塘、最後幾座山、終於到達大棠……

第一次毅行者,時間13小時55分,達標14小時內完成。我終於都可以同人講我做到。最深感受,當超越左身體極限時,能夠驅使自己繼續前進嘅唔係體能,係意志!

現時視角

100公里真心唔易,尤其是第一次印象特別深刻。嗰14個鐘,經歷左好多野,發生左好多故事,就好似打咗一場仗咁……

2020年2月於九徑山   圖: Wong Ho Chung 黃浩聰 Facebook專頁

原文載於 Wong Ho Chung 黃浩聰 Facebook專頁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黃浩聰 Wong Ho Chung
香港頂尖越野跑手,正職消防員,贏取的錦標不計期數。2018年以戈壁沙漠冠軍、阿他加馬沙漠、納米比亞沙漠亞軍,以及南極冠軍,奪得世界四大極地超級馬拉松巡迴賽總冠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