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

我拎左人哋塊號碼布,周圍問師兄乜野係樂善盃,聽得最多就係「終點有熱薑可樂同杯麵」,同埋「執生」。

淨係知道樂善盃係場30公里嘅越野跑賽事,於是買左個60蚊嘅背囊,袋左兩條番薯就去比賽。郭sir起步前拿拿林幫我改返個名,仲俾左條精英手帶我企到最前。係冇鳴槍之下,踏正9點,啲人自動自覺起步。

當時第一個感覺係「咦,乜啲人咁慢嘅? 同路跑節奏完全唔同喎」。跑跑下仲突然有啲掛住號碼布嘅人係草叢衝出黎,跑係前面,我仲以為越野跑可以唔洗一齊起步添。

第一次落山嘅感覺,身邊嘅人好似定左形,郁得好慢,時間好似停頓左,我忍唔住要過人啦,唔該借借~~~ 一面過人嘅同時,腦海閃出以前係公共屋邨嘅畫面……

我讀緊小四嘅時候,同幾個同學得罪咗屋邨嘅童黨,之後就經常被「接放學」,於是我地要習武自強,放學自發性去基地 (籃球場) 練功,而且每人都要通過跳基地測試 (衝落藍球場後長長嘅山路斜坡)。當遇到童黨來襲時,靠跳落基地後面嘅斜坡逃命。

估唔到以前靠走得快保住命仔,而家係比賽可以大派用場。

路線上完蚺蛇尖,落崎嶇嘅山路,到長咀裝有碳燒味嘅水,攀過崖,跑過海灘,來到吹筒坳 CP,仲有最後8公里。

對於只係跑左三個月,最長跑過10公里嘅我來講,隻腳已經招架唔住啦。雙腳開始抽筋,終於都要停低係 CP。

呢個時候,有個師兄係 CP 搵藥膏比我搽,幫我裝水,仲拎左隻蕉比我,鼓勵我,帶住我走。衝線前幾十米,師兄講左句「叻仔」,然後讓我衝線。最後我得到樂善盃第6名,師兄第7名。賽後向師兄請教,佢係黃金昌。

我除低背囊果刻,先發現兩條番薯仲係度……我心諗「第一次跑越野賽,跑成咁都有第6名」。

一直以黎,我都只係陪跑,因為24歲先開始跑步,太遲啦,要贏,根本無可能。但如果咁樣衝落山都算係一種運動嘅話,咁我10歲就開始越野跑。突然我搵到左屬於自己嘅一片天地。

我望住計分板:

得獎嘅團隊係: 康宏 Cosmoboys > 天鷹 > 健行 > 消防處
得獎嘅選手係: 梁超然 > 鄧晨金 > 容偉煊 > 葉俊輝 > 區家敬 > 跟住就到我

我企係頒獎台上,聽到台下嘅人討論「當今最強嘅越野跑手係晒度」。我望一望隔離左右,突然好想再同呢班當今最強較量多一次……

今年五月挑戰HK 360 Challenge 圖: Wong Ho Chung 黃浩聰 Facebook專頁

現時視角

第一次落山,產生好大衝擊,我知道越野跑係最適合我嘅運動。(咁當然後期嘅理解,越野跑唔係淨係落山咁簡單啦,不過落山都係好重要)

當年仲未識感恩昌哥嘅幫助,但每一個細節,都逐少改變緊我,除左運動嘅精神,仲有人生觀。

睇返舊相,當時7成人著 Tight,越野跑裝備同衣著改變左唔少。

樂善盃呢啲老牌大比賽都咁多哈碌野,見到當時越野跑仲未咁有系統同規模,接住幾年間見證越野跑邁向緊一個新嘅時代。

但無變嘅係當中嘅人情味,人與大自然共處下,一個人無法完成嘅路程,往往一班人就能完成,當中互助互勉嘅精神,就係越野跑最吸引嘅地方

Photo Credit: Issac Wong,知道我寫到樂善盃,特登搵返張陳年舊相俾我,感謝感謝。

原文載於 Wong Ho Chung 黃浩聰 Facebook專頁

感謝聰Sir授權轉載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黃浩聰 Wong Ho Chung
香港頂尖越野跑手,正職消防員,贏取的錦標不計期數。2018年以戈壁沙漠冠軍、阿他加馬沙漠、納米比亞沙漠亞軍,以及南極冠軍,奪得世界四大極地超級馬拉松巡迴賽總冠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