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 Stanley [email protected]運動筆記hk

「Kill標王越野山賽2019」有參加者比賽期間偏離賽道,失踪32小時後發現意外身亡,越野賽的安全問題一下子受到高度關注,本文並非追究此今次事件誰是誰非,而希望完善本地越野賽,以令比賽更安全。

漁護署: 山徑破壞比性命安更重要

現時公眾人士只要有興趣,就可以申請在漁護署轄下的郊野公園或山徑舉辦越野賽。申請的準則,見於「申請在郊野公園或特別地區 舉行籌款活動、體育競賽、公眾集會或公開演說的指引」的文件。

文件第(4)項說:

一般而言,活動如會破壞自然環境及郊野公園設施、嚴重妨礙其他公眾人士享用郊野公園設施,或對活動參加者或其他郊野公園使用者的安全構成威脅,原則上都不會獲得批准。舉例來說,溪澗和茂密叢林的自然環境較易受到體育競賽的影響,而涉及範圍大、參加者眾多、所需時間長,且會長時間佔用熱門郊遊、燒烤或露營地點的活動,則有較大機會影響其他郊野公園使用者。至於沿溪澗或土壤嚴重流失的山徑遠足,亦較在有維修的路徑進行活動危險。此外,總監亦會考慮活動的性質是否合適在郊野自然環境舉行。


換句話說,漁護署在審批活動時,相當重視活動會不會破壞山野環境,以及會否影其他市民。而且縱觀整份文件,隻字未提主辦大會需要關顧參加者安全。作為設施的管理人,漁護署是否應該指引活動主辦大會,去執行一些大家認同的安全措施?

值得一提,漁護署似乎未有關心活動主辦單位執行的安全指引,反而教育局就有一套比較完善的指示,詳列舉辦越野跑、野外定向等戶外活動時,主辦一方要採取的措施。

>> 見《香港學校體育學習領域 安全指引

賽道的路標在越野賽十分重要

主辦單位: 安全指引不分距離長短

一般稍具規模,被公眾認可的越野賽,都會嚴格執行一些安全措施,以保障參加者。這包括強制參加者在比賽時全程攜帶個人安全裝備,例如:

  • 哨子
  • 手機 (需具足夠電力)
  • 後備飲用水
  • 後備食糧
  • 禦寒衣物
  • 電筒或頭燈

可是,本地不少短距離山賽,都沒有要求參加者在比賽時帶上這些安全裝備。但是,在山野裏,任何一處都有機會發生意外,無論是100英里的超長距離賽,或是十幾二十公里的短距離賽。這次「Kill標王越野山賽2019」最長距離雖然只有23公里,但仍不幸地發生意外。

圖: Cam2 Kill標王Facebook專頁

「Kill標王越野山賽2019」23公里項目比賽地圖 (綠色標示為出事地點)

除此之外,主辦單位亦要在設計賽道、水站及支援站的安排、救援措施,以至路標設置等各方面,盡力完善,以令參加者在安全環境之下作賽。

多年來,本地山賽都有出水站缺水、參加者無水飲; 路標被移或不足,選手行錯路。甚至有山賽採取「無人駕駛」,任由選手在檢查自行報到,自行補給。雖然參加者都會將這些不合水準的賽事紀錄在案,下次報名可免則免,但主辦單位有否道德或法律責任,去維護參加者的安全呢?

參加者: 勿讓自己身陷險境

有關行山、遠足安全,政府都有十分充足的宣傳,有由大明星拍宣傳片叫大家行山帶手機、提醒市民出行前留意天氣,甚至提醒大家要防蚊等。越野跑選手的安全措施,其實與行山遠足活動大同少異,無論是否在賽例上有否指示,參加者都應該顧及自己的安全。當大家對「收到收唔到」聽得耳熟能詳時,選手在比賽時為何不帶上手機?

具體安全措施,可參考漁護署的《遠足安全指引》。

此外,參加者亦可一份購買包含越野比賽的個人意外保險,萬一在比賽時發生意外,都可得到醫療保障。

結論: 安全必須是首位

這次「Kill標王越野山賽2019」慘劇,最令人傷心的是,無論漁護署、主辦大會,以至參加者,都似乎疏忽了野外活動的安全。漁護署在審批活動前,可加強對主辦大會的監管; 主辦大會更需要推行一系列安全措施,保障選手; 參加者在比賽爭奪成績時,亦要注意自身安全。未來日子,希望各方面都能汲取教訓,將人身安全放在首位,以免慘劇再次出現。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25188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
山雞
十歲登上魔鬼山,二十歲游走大帽大東鳳凰釣魚翁大刀屻。志願有二:生個仔要叫阿山;登上喜馬拉雅山,掛上真普選直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