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iud Kipchoge 周六成功衝破人類極限,以1:59:40.2跑完 42.195公里。賽後由 Eliud Kipchoge 本人、他的團隊、親友,以至世界各地的跑步愛好者,無不欣喜若狂。不過,世上總有人喜歡反高潮,在 Kipchoge 破紀錄之後,有人開始針對他腳上的跑鞋。

Eliud Kipchoge今次破二所穿的 Next% 未公開版本,傳聞叫 alphaFLY

沒有 Nike 的 Kipchoge 可以破紀錄嗎?

率先發功的是英國《獨立報》,它在 Kipchoge 成功挑戰之後不足半天,發表了專欄文章,提出疑問:「腳上沒有 Nike 的 Kipchoge,能否締造好成績?」

作者 Lawrence Ostlere 引述數據,指2017年 Nike 在 Kipchoge 的 Breaking2 計劃研發了 Nike Vaporfly,根據 Nike 數據指它能提升跑手表現達4%。而在 Breaking2 計劃之後,Kipchoge 及其腳上的4%屢次打破紀錄,更於2018年柏林馬締造新世界紀錄。

在過去的13個月中,有史以來最快的4個馬拉松比賽時間,都是由穿著 Nike ZoomX Vaporfly 的運動員所創,包括: Eliud Kipchoge (2:01:39)、Kenenisa Bekele (2:01:41)、Birhanu Legese (2:02:48) 和 Mosinet Geremew (2:02:55)。

外國網站專文拆解 “alphaFLY”

南非專家: 猶如在火星破跳高紀錄


來自南非的運動科學家 Ross Tucker,是國際體育仲裁法庭承認的專家證人。他於8月時接受CNN專訪,指在跑鞋幫助下破紀錄,有違反運動公平競爭的原則之嫌。Ross 指出,體育運動的最高精神,就是要在公平的情況,發揮人類的潛能,但以跑鞋等科技去令運動員跑得更快、跳得更高,其實不符這原則。

「就好像在火星低地心吸力之下,我們可以輕鬆打破跳高世界紀錄,但這樣做有甚麼意義呢?」

Ross 強調,以跑鞋的幫助去「破二」,並非突破甚麼人類極限。

這次破二計劃,也得到 Nike 支援。

合乎IAAF規定

回說《獨立報》的文章,作者 Lawrence 覺得這些高科技跑鞋,無疑對跑手有幫助。不過在現時的賽事規例下難以入罪,以現時 IAAF 的態度,除非在跑鞋安裝火箭推進器,否則 IAAF 是不會禁止的。

事實上,這些跑鞋是生產商投資了大量資金所研發的產品,產品的作用可解讀為協助人類在減少外界影響下發揮潛能。如果說這違反了體育精神,難道我們要赤腳跑、赤裸跑嗎?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26553

其他文章:

廣告
張伯倫
自細肥仔一名,後來因發現患有脂肪肝,決心多做運動注重健康,曾參加並完成毅行者,關注所有健康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