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 100 Facebook 專頁

也許是因為賽道比較容易,HK100 一直被公認為全港最難抽中的100公里山賽。另一個原因,相信是因她的金、銀、銅公仔。(官方名稱為金獎、銀獎、銅獎)

HK100 除了有三十個小時的指定比賽時間外,參賽者若果可以在16小時、20小時、24小時內完賽,可以分別獲得金、銀、銅公仔一枚,在香港的山賽中應該是唯一一個有完賽證明外,在不同時間內完成會有額外的特別獎座。(題外話,TNF的獎牌刻名也很有心思)

在2016年與朋友一起組隊參加毅行者,本來想直接就在 2017 的 HK100 拿下銀公仔,一口氣練習嘛~ 很可惜,不中籤,先做義工。

據說做義工後,在下一年抽中的機會會大增,所以沒有等大會的抽籤結果,我在八月尾便開始了操練,為 2018 年 1 月的比賽作準備。大概在9月得悉中籤後,便逐漸增加訓練量。由二十多公里加到高峰期的六十公里,也由一星期每周末一課增至兩課,比較幸運的是這數個月來只是遇上了兩次大雨而要停操;再加上平日的跑步、單車及重量訓練,目標也由本來的20小時,提高到19.5、19、到最後的18.5小時。

這數個月的訓練加上紀律的飲食及作息時間,18.5小時的目標應沒多大問題,到比賽那天我還在想能不能挑戰以18小時內完成首個100km的個人山賽。

失而復得的15分鐘


HK100的路線跟毅行者十分相似,我也在比賽前走遍了整條比賽路線,所以大部分路段都相當熟悉,就是除了海下至榕樹澳那一段。這一段其實上落差並不大,但部分路段有點崎嶇,而且因為不熟悉路況,即使有機會慢跑,也不敢去得太盡 (其實是心理因素多於實際因素,可以跑為何不跑?)。

從起點直到基維爾營地的 CP6 (65km),我都能跟上預定的目標時間。到了 CP7 (73km) 開始,時間比目標慢了,雖然只是十五分鐘,但之後的路段是100公里裡最難的廿多公里,還能追回這十五分鐘嗎?

離開CP7,畢架山到大埔道大多是下坡及平路,落樓梯一直都是我的強項! 但落了不足一百米,雙腳開始受不住落樓梯時身體的重量,每一步都承受著痛楚。

這時開始才發覺,原來我的操練量是未能達到目標時間的。

然後就怯了。

慢十五分鐘還可接受,萬一完成時間遠遠超出自己的目標,那一定會十分失望,我怕得想剪帶放棄比賽。

然後再來的就是不甘心,操練了數個月走了七十多公里,現在才放棄? 不可能吧!

帶著這份不甘心,竟然在 CP8 (83km) 就追回了之前落後的十五分鐘,CP9 (90km) 也在目標時間前到達。

最後的完成時間是18小時37分,比目標時間慢了7分鐘,幸好仍然能在20小時內完成,成功把銀公仔帶回家,謝謝在企嶺下及城門水塘 support 我的好朋友。

現在回想,只要我在每個支援點留少一分鐘,便可以在目標時間內完成了。7分鐘很多啊! 梁晶也只是快祁敏1秒鐘,被DQ前。

個人賽少了隊友的鼓勵,心理上是另一種挑戰 (圖片來源:Conan Jin)
我的銀公仔

行多步保護環境

為了保護大自然環境的完整,在日本富士山舉行的 Ultra-Trail Mt. Fuji (UTMF),整個168km的比賽路段內均禁止使用行山杖,嚴格得即使使用樹枝作行山杖也會被DQ。

在香港,應該是沒有山賽會禁止參賽者使用行山杖 (除了TNF的第一段,原因估計是避免塞車)。的確,若果比賽禁止使用行山杖,相信成績應該會突然大倒退。言而,其實我們每次的操練及比賽都是在消耗大自然,香港人口密集,水滴石穿,脆弱的泥土被行山杖不斷地 「篤篤篤」,只會消耗得更快。

若果香港的山賽可以比世界各地更先行一步,如UTMF般禁止選手使用行山杖,保護香港美麗的郊外景色,相信大部分參賽者都不會因此而不參賽,更可以作一個好榜樣給其他國家的賽事。

即使禁止使用行山杖,UTMF 仍是山界中的神枱級賽事 (圖片來源:Get Ready For Trail)

然後呢? 暫時沒有然後……

很多朋友也問我有沒有下個目標,對不起啊,暫時沒有。現在可以在沒有壓力下操練,也可以去多一點露營,其實我十分享受的~

*各CP括號內為HK100官方累積公里數

相片來源:HK100 FacebookGet Ready For TrailConan Jin

原文載於 Nomad Cook 浪廚
Nomad Cook 浪廚 Facebook 專頁

廣告
Nomad Cook 浪廚
Nomad Cook 浪廚 - 浪廚,其實就是「煮‧野‧食」。煮,當然是重點,利用有限工具,煮出簡單有趣的菜式,甚至就地取材,食出大自然風味。野,無車徒步行山,有車穿州過省,頂住疾風上埋雪山,排解疑難可以當玩,有奇遇識執生。食,唔只味道咁簡單,辛苦過後勁滿足,食盡環境同個mood。總之…… 只要有mood……去到邊都可以煮‧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