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IM 60km 3300D+
  • CSP 108km 5600D+
  • TWC 85km 5000D+

Penyagolosa Trails 系列賽事本來只有 MIM及 CSP 兩個賽事,而今年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Ultrarunners (IAU) 就以西班牙 Penyagolosa Trails 作為世界錦標賽賽事 TWC 既舞台。

香港代表-曾小強 梁影雪

當初我報 CSP 時,賽會仍未公報 Penyagolosa Trails 會舉行 TWC。當我知道左有機會一睹眾神人風采,實在興奮無比! 而今屆 TWC 香港歷史性地派代表參賽-曾小強同梁影雪 — 真係令我地香港人引以為傲!

由於 Chris 佢自己無參賽,我地有向小強自薦 Support 佢,但後來由於大會完全無交通安排公眾到達賽事既 CP,所以最後Chris都無辦法「為國家效力」。

CSP 賽事全程: 108km 上升約5800m

賽道

按圖放大

上上落落,雖然前半比較平緩,但其實亦充滿上落山,消耗不少體力,後段大上大落,上升爬到不敢思考,沒有階梯,令爬升更慢,没完没了; 降下時, 因路況差,亦在崖邊,也不敢像在香港般跑跑跳跳,勁費力費時,從山頂走到山谷又爬上另一山頂,非常耗神。

路況


90%為碎石路,包括石河,大石,小石,即使有土路或草路上也佈滿大大小小石頭。另外10%為各山頂小鎮 CP 前的車路。

路標

紅白色粗膠帶,每條都有一米長,非常顯眼,大約每50米至100米就有一條,非常頻密,反光旗仔十分顯眼,很遠也看得見,即使天黑後找路也很容易,任何時候總會看至前方旗仔,分叉路會有帶放地下標示。無可挑剔。(雖然行錯了一次)

風景

主要為山景。每座山山頂都會有座小城鎮,古色古香,美麗而俱有歷史感。在山谷中能感受陡峭得啦山崖的氣勢。到上頂便能回望高原平地。全程途中路段風景十分相似單一,有走進結界之感。到山頂會有撥開雲霧見青天的感覺。

山頂小城鎮

補給

有香蕉橙西瓜,甜蜜的水果膠(太甜我沒吃), 乾果,可樂,菠蘿味 sports drink,餅乾條 (my favorite) 有啲站有Parma ham。

入大站有吞拿魚 pasta + 芝士 + Olive Oil ,又有火腿芝士包,有啲站有雞湯白飯。Machine-made espresso 係運動員最中意既補給。

天氣

日間炎熱,乾燥。第二晚入黑後,狂風,雷電交加,冰雹,細雨。

義工

熱情如火,溫馨,不斷用西班牙文同我傾計,我以有限既西文回應,指手劃腳,充滿喜感。不間斷既掌聲,到 check point 會開 mic 大叫到達運動員名稱,好激動!

熱情觀眾

交通安排

只有 Shuttle 將參賽都從終點從到市中心或從 CP 送去終點。大會沒有安排交通去 CP 或終點,而公共交通工具亦不能到達任何 CP 和終點,因爲它們在山上。除非自駕,否則 CP Support 甚至到終點接放學根本無可能。

儀式感

適逢世界錦標賽,規模極宏大,有開幕儀式,運動員持進場,更有 conference,讓運動員及 ITRA 的高層講話。但世界賽和 CSP 的 expo 場地在不同地方,所以 CSP 和 MIM 的 expo 場地明顯比下去。城市中央廣場有,倒數離起步日數時分秒,令人十分緊張期待。

倒數計時板

紀念品

每位參加者CSP vest,TWC 大毛巾,Penyagolosa visor。現場有賽事名稱的紀念品只有兩件T-shirt, 沒有其他product…

限時內完賽會有木制完成牌及完成手帶。(帶着手帶去機場,沾沾自喜)

攝影師

有5-6位左右。應該目光都集中世界賽。

裝備

  • Columbia Montrail Varient XSR 萬幸我選了這對,才可應付如此亳無預計過的崎嶇路況
  • OutDry FeatherLight Jacket 再一次覺得好彩,又是絕無預料過會下雨,這件 jacket 救了我一命
  • Columbia Montrail 8L racepack 裝上所有mandatory gear 綽綽有餘
  • 全程500ml 清水,500ml sports drink
  • Chris 為我從香港帶來4支pocari,特別安心。10包gel,每10km 一包,其中6包含有咖啡因,為頂眼瞓
  • 行動食糧只有兩包,打算依賴大會補給以減輕負重
  • 原本打算將殺龍巴斯及痛博士帶上,但卻帶漏了


比賽於晚上00:00 開始,當日下午到達會場,領取選手包,幫朋友買了紀念品就回到和會場只有一街之隔的 Airbnb 裡整理行裝。及後打算睡覺到晚上9時限時前才到樓下寄存行李。但不知是否會場的廣播太噪,還是太緊張,根本沒有一刻睡得着。眼光光到8 點,寄存行李和中途 dropbag 後吃過晚飯,便小睡片刻。11點,整裝待發。

會場內外十分熱鬧,圍觀打氣的人比參賽者多,覺得機乎所有城內的人都走到街上。主持人把運動員名稱逐一宣讀 2019 LAU WING YAN from Hong Kong!!! 覺得被尊重!

起點極之熱鬧

頭段5km在市內跑向山腳,大家都跑得好快,我跟在大隊較後位置,大約第500位。

晚上起步,上山後只能默默看着眼前的路,小心翼翼走,即使經過小古城也未能好好欣賞。

第一個 CP 後迎上一個急上,後在山裡兜兜轉轉,未到20km,睡魔已經來襲,覺得自己好無用……

過了CP2,實在太眼瞓,慢慢脫離了一直跟隨的大隊,被後面的不斷超過。各位朋友都在 WhatsApp 內說,慢慢走,留力,不要爆,爆了很慘。對~那就讓自己慢下來吧,不要急。

CP2 還有閒情逸致自拍

Cinco minutos!

一直走到33km CP。屋內補給很豐富,有熱食,吃飽後想睡一睡,正坐下,就聽到工作人員大叫 Cinco Minutos (西班牙語,意思是五分鐘)! 心想,什麼五分鐘? 難度五分鐘後 TWC 的菁英就會到? 那很好,我多留五分鐘,就可一暏他們的風采。但是,身邊的人都立即站起來,急急離開 CP 。我再猶豫了一下,再查看我在號碼布後寫的 cut-off 時間! 此時驚覺:大鑊!! 原來還有五分鐘就要被 cut-off 了!!!!!! 一邊整理行裝,一邊碎碎念着: 雖然眼瞓的確拖慢了我的進度,但其實速度上不算太差,6小時34公里也屬發揮正常,為何會離 cut-off 只剩5分鐘?難度我的水平在外地是如此低? 往後的路程,速度應會更慢,難道這次我無法完成比賽了? 很不甘哦,不到50公里就要被剪帶了?

很焦急,很緊張,之前朋友們不斷提醒我慢慢走不要急,bullshit! 我一離開 CP 就拔足狂奔,能跑就跑,上斜也大大步急急步。可是,旁邊的一眾運動員,氣定神閒,悠然自得,令我十分困惑!但為了讓自己可以有更多 buffer 應付最急那一個上山 Culla,我要在目前34-54km一段追回多點時間,我便加快步伐。因為緊張,也不再眼瞓了。

追 cut-off 聽過很多,這次切身體會。對心理及情緒的確有着極大影響及壓力。節奏開始被打亂了。
一直走到 54km elevation 2354m 10hr ,時間尚可。這時距離 cut-off 有50分鐘。好,不敢休息太久,拿着餅乾條,就向 Culla 進發。

一個 deep V,12km 內從950下降到500再爬升到1064。為保留體力,自己比較有優勢/能力的下山,也不敢跑跳,怕雙腳消耗,無力上山。和一位 Ukraine 的女孩一起慢慢的往下步行,其實在崖邊走,也不敢加速,唯有邊用有限西文和她有限英文邊聊天邊走。到山谷,山在我面前,一座高牆,極具壓迫感,計一計,500到1064大約上升600,好! 看高度圖以為一直上,怎麼上了100,又下降100,那600上得沒完沒了。這段路全是碎石,就像山被炸爆了一樣,咯喳咯喳,每一步都十分清脆,行山杖很容易就插到碎石裡。此時,太陽在頭頂,很熱。一步一步,很慢很慢,但旁邊的人比我更慢。想必是香港的高溫令我有這優勢。上到1100米後,以為快要到CP,卻又跑了很久也看不到CP,這種失望在此比賽中重覆了很多次。

Culla
石路,高手也照跑!

賽前 Sam 哥指示,Culla 是最艱辛的一段,嗯! 走過了一切就好。可是,原來挑戰現在才開始。

Mobile data 竟在此時用完了,無法上網找朋友鼓勵,也找不到 Chris,怕他擔心我,也怕完成後不知道如何聯絡他,沒有 Google map 我也回不了家有點焦慮。

Culla 之後又一個 deep V ….說好的過了就好呢? 又頂着烈陽走。在上山時,見離 cut-off 有1.5小時,前前後後都沒有人,於是,我坐在路邊睡了一會,這次是我第一次在比賽時停下來睡覺,感覺真是爽。睡了5分鐘,很精神,終是又默默上山,過了幾個師兄,及後跟上了一個目標24小時的師兄,很好,我們便一起走到77K的1000米山頂,等他休息後,又跟着他走。他說慢慢行就可以 sub-24,好,我相信他,因為他上年參加過。這8km看圖是緩緩的上240m,可能因為這8kK,師兄一直都行走,沒有跑起來,我跟著他,心裡很焦急,但又不想離他而去,所以這8km很漫長,很漫長…..

如果你不能飛,那就奔跑;如果跑不動,就走路;實在不能走,就用爬的。無論如何,你得不斷前進。—— 馬丁·路德·金

差不多要到 Vistabella,最後一個可以退出的點,走到這裡,無論如何也要走下去了。我跟着的師兄,因為抵受不住太陽的攻擊,開始慢下來,那我就唯又再次孤身上路,起跑,跑着跑着,看見一個我想了一天的身影好興奮,沒想到他竟有辦法來到鳥不生蛋的荒野,實在太驚喜,精神為之一振!

無論我去到那裡,你都在身邊

算了算,距離24小時還有整整6小時,還有24km。應該可以sub24 吧。

吃飽,精神也滿足了。上路吧。

最後24km,我真的很想盡快完成,不是因為累或腳痛,而是我知道,天一黑,我便會眼瞓,眼瞓比起腳痛更痛苦! 但我還是不敢跑,因為後面還有1000多 elevation… 我又放慢腳步。

人愈來愈少,自己走着,看到遠方有4人小隊,決定快步希望跟上,跟上後發現此小隊內,有一位是Youtuber 已玩 CSP 5 年,對於路上的一草一木都暸如指掌,另一位英文很好,和我一邊聊天一邊行走。不知不覺就走了10K到了 CP 94K Xodos。我決定跟著他們走到最後。

這裡的義工超熱情,可是在1300m的天氣開始冷,20:30天色開始變暗,穿上風褸,換上頭燈出發。那四人小隊在 CP 擾攘了良久,我便在 checkpoint 等待他們一同前進,因為和他們在一起,應該可減低眼瞓感覺。等着等着,開始冷得發抖。

走吧! 最後14K!!! 離開 CP 大約 2K,突然閃電雷鳴,在懸崖邊走着,路窄得 pole 也使用不了,戴上風褸的帽,低着頭,捱着猛風,很冷。不一會,下雨了,打在雨衣上很響亮,我還在想,難度西班牙的雨水速度特別快? 然後就覺得大腿被雨水打得很痛,原來是冰雹! 從來沒有預計過的天氣。老實說,有點怕! 一是怕天氣惡化,會凍死。二是怕被剪帶,我不甘心。

*此時很不安,很擔心在終點呆等我幾個鐘的他會不會凍死。我問小隊裡的人,終點是否有瓦遮頭。他們說,don’t worry, he is under a roof….. 我才安心一點。

最後這14K,低頭跟著小隊慢慢走。一步也沒有跑過。

走過終點,可以回去睡覺了。

我倆都冷得發抖。

辛苦了,等左我咁耐
Finisher Medal & Finisher Bracelet

完成了,沒有特別快樂的感覺。我想了一星期為什麼。因為太累? 比起之前幾次100公里並不是特別累。比賽過程中也沒有特別 push 過,整個過程都很輕鬆。因為成績不亮麗?

原來,不快樂是因為未盡力,不快樂是因爲自己不爭氣。我問自己,如果跑得更快而換來 DNF,那會否更自在? 我不懂。

得着

今次明顯體能上準備不足,但更準備得不足及做得不夠好的是心理方面:

  1. 沒有好好了解賽道,路況,上落,斜度
  2. 第一次面對趕 cut-off
  3. 怕悶跟車
  4. 心急
  5. 眼瞓
  6. 負面情緒控制

這次令我得到好多以前從來沒有過的經歷,第一次外地的 ultra trail race 很寶貴的經驗 : ) 這些路況在香港真的沒太多,這次玩夠本

又一次成長的經驗 : )))))

最重要,是有他和我一起經歷

是時候把辛苦和不爭氣的想法,完全忘記,並堅定決心「下次要跑得更好」。不管累積多少次經驗,增加多少歲數,也要 勿 忘 初 衷!

Fitz 連結: https://fitz.hk/?p=94939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2018 Trail World Championships] 香港男女代表 曾小強 梁影雪 順利完賽
[HK100] 面對傷患 放慢腳步的勇氣
Fitz Running 跑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