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tz > 運動 Sports > 跑步 Running > Translantau®100 by UTMB 飛越大嶼 | 台灣跑友的分享

香港越野跑的宣傳並不多,馬拉松反而耳熟能詳,每年更被大規模地被媒體爭相報道採訪。今次首次參與UTMB,倒是在越野跑上獲益良多,開拓了對我來說跑步世界的新一頁。

在這個考驗跑者體魄的世界,波士頓是馬拉松 (Boston Marathon) 的殿堂,而 UTMB 的環勃朗峰超級越野耐力賽 (Ultra-Trail du Mont-Blanc) 則是越野跑的殿堂。

想參加在阿爾卑斯山脈最高峰勃朗峰的 UTMB® World Series Finals,首先你需要擁有跑石 (Running Stones) 來參加抽籤,而跑石需要參加 UTMB 世界系列賽資格賽 (UTMB World Series Events)來獲取,資格賽全球約有30場,但亞洲只有泰國和香港有資格賽,所以香港的賽事非常重要。

香港比起台灣,並沒有提供一個相對友善的馬拉松環境。因為平地少,路窄,人口多,行人路不平及不會靠邊走等諸多原因,導致跑者在練習時只能在行人路上像障礙賽般練習,穿過情侶們在海濱長廊成為電燈泡,或是在運動場里一直跑圈圈。

但在寸金尺土的香港,卻為越野跑提供了極佳環境。位於丘陵地的香港,山道四通八達,從港島徑、鳳凰徑、麥理浩徑,到衛奕信徑等長距離健行路線及其他眾多郊遊徑,這些各有特色的山道交織成充滿挑戰的越野跑交通網。

言歸正傳,TransLantau™ by UTMB® (飛越大嶼) 是一個環繞大嶼山的賽道,覆蓋兩個郊野公園。2022年的飛越大嶼以虛擬形式進行,分別有25公里、50公里及100公里三場不同距離的比賽,參賽者需要使用 GPS 裝置並自行提交比賽紀錄及在指定位置拍照 (不用即場提交) 以核實比賽資格和表現。

這次有幸參與的是位於香港的亞洲區 UTMB 100公里賽事,簡單來說就是7上8 下的大嶼山越野跑 (走)。以100公里賽事為例,總爬升5000公尺,距離110公里 (官方網頁寫104公里),並要求跑手在34小時內完成。而 Cam2 Runbase (TransLantau 的合作夥伴) 在伯公坳有提供補給及行李寄存服務,為跑者帶來了很多幫忙。

第一次參加 UTMB,也是第一次嘗試越野跑的賽事。雖說是越野跑,但我的級數也只是「越野走快點」,大腿肌肉尚未經過越野跑的訓練,無法負荷長時間的上坡下坡,腿部容易發軟,還好這次有帶上老婆買的越野跑用的登山仗 (LEKI UltraTrail FX One Superlite Trail Running Poles 超輕碳纖摺疊越野跑行山杖),不然應該無法完賽。

回到賽事當日,一早天氣不錯,大概7點多8點便開跑。早上到達已有不少跑手及團隊在熱身準備,雖然並不像實體賽事熱鬧,但也足夠令人感受到比賽前的緊張和期待。

第一段從梅窩開始,經伯公坳到昂坪約25公里,初期從南山古道沿著鳳凰徑第12段繞白富田山2次,整段路比較好走,作為熱身確實不錯。

然後從南山到伯公坳,這段行走在南大嶼山郊遊徑上,只是稍微爬升,算好走。而且路段上也有25公里及53公里的跑者,可以感受到賽事熱烈地進行中。抵達伯公坳後,也是老婆的第一個補給點,所有跑者皆會在此休息,Cam2 Runbase 及每個團隊的私補也都在此駐點,好不熱鬧。但因為比較冷,所以稍微整頓後,便開始沿著鳳凰徑第3段上鳳凰山。

從伯公坳經鳳凰山頂到昂坪,這裡開始只剩下104公里的跑者,所以跑者相對少了些,只有在山頂才看到人潮,鳳凰山頂為本次最高峰 (934公尺),但在整段路徑可能因早幾天的颱風影響,美景都被濃霧掩蓋,似走在迷霧中。接續下跑至昂坪天壇大佛,亦是富有香港特色的一段。這段路落差很大,又因為霧雨,所以非常濕滑,沿途看到有些人在石階上打滑。安全起見便讓一位比較快的跑者先走,雖然他也有表明大家速度差不多 (但因為路不熟亦怕打滑會很丟臉,所以並不喜歡有人在後面追趕的壓力),後來便改成我追著他,並保持一定距離的情況下落山,下山經過時人潮時,都一直有人互相提醒需小心行走。跑到昂平時老婆已經買了一堆吃不下的齋菜等著我,選了布丁和飲料作為補給,幸運地因為老婆還沒吃午餐,可以幫忙解決剩下的食品。因為人相對少了一些,所以休息也較長久。

第二段便是從昂坪跑到大澳 (約50公里),而經過了鳳凰山的洗禮,這路段雖然還要登觀音山、羌山和牙鷹山,比較之下傷害較小。沿著鳳凰徑接羌山郊遊徑抵達牙鷹山觀景台前,整路段開揚,似走在群山山谷內,抵達牙鷹山觀景台後,發現大腿肌肉開始有點不受力,下坡已經無法用跑的,還看到沿途有一群年輕人開心的聊著天,從我旁邊飛奔跑下山。到了山下的平路,我跑著跑著,竟然追過他們了,可以追過一群年輕人倒是默默的為自己打氣了。抵達大澳時,發現老婆已經在橋頭等著錄我猙獰的面容,唉。在大澳與老婆用過晚餐後,此時天色已經入夜 (約19點),戴上頭燈拿完最後的補給後,穿過來約會的情侶們,送走老婆繼續出發。

第三段是大澳經東澳古道上昂坪360救援道、彌勒山郊遊徑下昂坪 (約75公里處),此段開始時已經入夜,帶上頭燈走在虎山山脊,看著遠端的港珠澳大橋時,內心感激着天公作美。但接下來便是我的體能極限開始,其一是並沒有很多機會在半夜行走,二是很少連續走超過50公里,不熟悉的路段令一切都變成未知數。所幸10公里的東澳古道讓我能邊跑邊走的恢復一些體力,在最後的䃟頭村士多補給後,便直上昂坪360救援道。

>

昂坪360救援道一路攀升,一半為人力鋪設,所以有非常陡峭的木棧道。如果在白天行走,累了還能坐在棧道上休息,但一上山就是下霧雨天氣,木板又濕又滑,只能硬著頭皮一直上。到達纜車轉向站,頂上已經起大濃霧加上飄著霧雨,一個人走頭燈感覺不夠亮,所幸先躲在纜車站旁吃著能量棒等其他跑者一同下昂坪,等約10分鐘,來了一隊人馬,帶上裝備開始跟著下。第一次體驗到下過雨的泥巴路,無論你當下穿什麼鞋子都沒用,每步下坡都要非常小心,深怕一滑倒登山仗就斷了。下切到叉路口,該隊人馬停下看路,我也提供了離線地圖確定路線後,本想繼續一起走,但可能聽我不會說廣東話,就不想讓我跟,請我先走,我就只能一個人走完後面的半段路下到昂坪了。到了昂坪沒有販賣機可以享受,只能用濾水器取水後,休息補給一下,再出發已經接近凌晨。

第四段昂坪經大東山下白芒回梅窩 (約110公里,官方104公里),一開始是昂坪經石壁郊遊徑下到石壁,起跑時擔心石壁郊遊徑是泥巴路,會很濕滑難行,所幸霧雨不大,也可能名稱是「石壁」,所以泥路不多,不用玩著泥巴下山跑到底。

不知道是整天都在跑還是半夜體能消耗比較大的原因,入夜後能量棒及能量膠滿足不了我的心靈,想著下到石壁旁邊水口士多開到1點,所以一股腦快走下到石壁後,看到 Google 地圖,發現要多走1.4公里才能到水口,最後放棄,並蹲在涼亭伴著雨吃完能量棒後開始走鳳凰徑。

鳳凰徑經水口上伯公坳,在鳳凰徑第9段繞籮箕灣圈圈時,想著等等要回水口找水源補水,想著想著回到水口時,發現士多居然還開著,老闆娘看到我說,你是最後一個,本想著還有熱食可以吃一下,沒想到生意太好賣光了,只剩下飲料和能量棒,不過在半夜有飲料可以補就很感激了。補給後,老闆娘走了,臨走前請我把鐵柵門闔上就好。此時坐在椅子上休息時,已經大概3點。

休息後,從水口出發經引水道上南大嶼山郊遊徑上伯公坳,再上到引水道,本想以跑步來縮短時間,但又覺得需要保留體力挑戰最後的大東山,就改變策略用走的,結果走著走著邊走邊睡,睡到了南大嶼山郊遊徑交叉口,看到有其他跑者跟我一樣被睡意困擾,但看他選擇直接坐在旁邊的椅子上睡覺。因為想著要24小時內結束,所以繼續往上走至伯公坳。上到伯公坳,發現主辦單位還有人在此協助補水,感動萬分,可惜下著雨,張開嘴就有水了,趁著還有精神就直接挑戰最後魔王了。

到賽事的尾聲,後段是從伯公坳上大東山再下白芒回梅窩,平常在台灣走著百岳,卻是第一次親身感受到為什麼有人會在山上遇到不幸。在濃霧又下著雨的情況,還要玩著泥巴路,走一步滑半步。要不是有離線地圖和防水外套肯定走失或失溫。看著 Facebook 大家發佈大東山芒草的漂亮美照,和我眼前的迷霧山徑感受完全不一樣。

上到山頂後,隨著下坡泥濘難行,又要尋走最後打卡點,最後跟著一隊人馬行走,行走一段路後,前段停下再等後段跑者。本想讓我先行,但這次順便說明是台灣人,便順利地讓我跟著,免去我一直看地圖的痛苦。

拍完最後記錄點後,天也漸漸亮了起來。大夥摘下頭燈後,我就道別隊伍繼續前行了,看著手錶已經超過100公里,同時也23小時了。規劃了地圖路徑,看到下白芒回到梅窩還要8公里,知道無法24小時內完成,就改變心態玩著泥巴水小心翼翼的下到白芒。

看到白芒的馬路有活過來的感覺,從白芒回到梅窩雖然只有5公里,也跑跑走走了快1小時,最後用25小時完賽,比預期超出1小時,結果到了終點有人比我還晚到,還要換上脫鞋重新錄一次回終點的影片。

這次參賽讓我感受越野跑和馬拉松用到的肌肉群不大一樣,馬拉松需要速度去達到BQ,越野跑需要大腿肌耐力去承受上下坡,這次沒好好練習到,所幸有 UTMB 推薦的 LEKI 登山仗讓我完賽,雖然回到家休息了二天依然全身四肢酸痛,但總比無法完賽好,也感謝老婆的到處奔波補給,還在終點訂了五星級價格的青年旅館休息和洗澡,讓整體恢復快了許多。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