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tz > 運動 Sports > 跑步 Running > UTMB 2022 總結.K天王的絕對統治力
UTMB 三甲

今屆賽事圓滿結束,唯一憾事是一位參與 #PTL 比賽的巴西籍參加者於進行賽事途中身亡,原因為保障參賽者私隱不便公開。

2021年5月6日,UTMB集團與著名世界鐵人三項賽事的主辦公司「IRONMAN」結盟後,宣佈由2022年起推出UTMB世界系列賽,取代「越野跑世界巡迴賽」(UTWT) 作為全球越野跑賽事的系列賽。其中環勃朗峰超級越野耐力賽由2023年起改名為UTMB世界系列賽總決賽,作為2022年起年度賽季的煞科賽事。

由2023年起,參加 UTMB 世界系列賽總決賽 (UTMB World Series Finals) 的資格將有重大改動,以取得「跑石」(Running Stones) 作為唯一獲得抽籤資格的途徑。

強手林立的 UTMB 2022

Jim Walmsley

今屆賽事焦點落在人稱 K天王 Kilian Jornet 身上,先說賽果,Kilian 以19小時49分30秒的成績打破了新賽道171km紀錄(舊賽道為166km)

若今屆有看直播的越野跑愛好者,必定看得如痴如醉,當然 K天王的魅力佔了很大程度,但戰況的緊湊度可謂歷屆之最。

大家先看看K天王的主要對手,首先筆者在賽前已預告今屆 K天王的頭號對手是美國的 Jim Walmsley ,Jim 是一名天才類型跑手,年紀輕輕已盡破很多重要大型重要賽事紀錄,2019年還挑戰100k 世界紀錄 (6:09:14),可惜最後只差11秒,在挑戰過程中還刷新了50英里新世界紀錄;今年 Jim 為了準備 UTMB,甚至早於幾個月前已遷往賽事當地操練,就是為了適應賽道及氣候,可見其重視程度,緣於他從未奪得過UTMB冠軍,得不到的始終是最渴求,雖受同業及外界廣泛認同,是近數年最優秀越野跑者及寄予厚望,但始終未能登基。

另一位筆者指出的勁敵,是來自西班牙的 Pau Capell,他不是 Jim Walmsley 那類天才類型的跑手,他本職是足球員,接觸越野跑才轉項的,所以大家見到他的身形有別於普遍越野跑手,但他以7年時間就攀上了越野跑生涯的頂峰,於2019年以新賽道時間20小時19分奪得 UTMB 冠軍,並於2020年疫情期間獨自挑戰賽道,希望打破20小時,但最後失敗了。2021年2月,Pau 更去到肯亞跟肯亞馬拉松跑者一起訓練,就是希望提升節奏跑的能力,從以上可見,Pau 是一名對自己非常嚴格的後天努力型跑者,並且執行力非常之高。在一眾頂尖越野跑者眼中,Pau Capell 跟 Jim Walmsley 一樣,都被形容為實力強得可怕的怪物。

以上用這麼長的篇幅去介紹二人,就是本篇文章討論的關鍵,今屆 Kilian 仍然有點像大人玩弄小朋友一樣,強大得令人不寒而慄。

再剖析今屆 UTMB 171km 開賽前的背景,讓大家再加深了解這場大戰千絲萬縷的關係。

K天王參賽原因

Kilian 在越野跑界很早已成名,25歲前已贏盡所有,數不清的大賽擁有最年輕奪冠及破時間紀碌,包括連奪三屆UTMB 冠軍,2008, 2009, 2011年 (印象中2010年好像是大風雪取消),還有多次天空跑世界巡迴賽的冠軍,以及在滑雪比賽領域同樣有制霸的成就;而問題來了,他還有什麼追求呢❓所以近年大家都知道,他大部分時間投放在速攀世界山岳高峰之上 #SummitsOfMyLife。

Kilian 並不是已完全放棄了越野跑,只是有點無敵是最寂寞的感覺,但偶爾有參賽的,對他來說可能是當一課長課訓練吧,贏輸已經不太重要,基本上他什麼冠軍也奪過,若沒記錯,還記得2017年那年,🇫🇷法國人 François D’haene 奪冠那屆,Kilian 的行為舉止就像參與嘉年華一樣,起跑線上跟他熟悉的好友高手們逐個自拍,還用電話開Live 等候開賽,跟另一些情緒緊張的高手們面容相映成趣,他這一課長課的成績是跑第2。

Kilian 與他創立的品牌

回說今屆,為什麼Kilian 要參賽呢? 第一,可能悶,第二,他離開了合作多年的關係顆伴 Salomon Running,創立了 NNORMAL,應該是銳意替自己的品牌行銷一下;這是有跡可尋的,今季度 Kilian 所參與的賽事所向披靡,全皆第一,神要認真上來凡人豈能抵擋? 除了UTMB 上一場比賽 Sierre Zinal 輸給了非洲選手,但流傳是比賽途中意外被蜜蜂針了,但不計這個,大家知道再上一場是 Kilian 是贏得什麼比賽嗎? 是Hardrock 100,一場100英里公認為極高難度的賽事,另一傳奇人物 Kilian 的好友兼舊隊友 François D’haene 也不得不俯首稱臣,François D’haene 也因參加了Hardrock 100 而缺席了今屆UTMB 賽事,原因是完成 Hardrock 100 賽事再去參加UTMB ,根本是不合羅輯,普通人類根本短時間內承受不了兩個高強度的一百英里賽事,要同時奪得好成績更加是難上加難! 筆者印象中法國選手 Xavier Thévenard 有試過,那年他狀態正值顛峰! 但今次 Kilian 竟然挾著 Hardrock 100 冠軍,再參加 Sierre Zinal,然後再挑戰 UTMB ,賽程密得令人咋舌,所以今屆大家會見到 Kilian 的號碼布是1號,評分是最高分的。

最後,故事再掀起了小高潮,賽前一日,Kilian 在自己平台說出,他感染了Covid-19 上陣成疑,有人說是口術 (包括筆者),但試想深一層,若 Kilian 真的希望用冠軍去行銷自己品牌,用Covid-19 借題未免太冒險了,始終大會有決定權禁止運動員出賽,以及在社會上有一定的輿論壓力,所以 Kilian 是真的被感染了,或多或少身體狀態有一定性的影響。今屆 François D’haene 倦勤,他是上屆2021冠軍,亦同時擁有多次UTMB 冠軍頭銜( 2012,2014,2017 ),而跟 Kilian 帶點師徒味道的三屆冠軍 Xavier Thévenard (2013,2015,2018) 今年只是座上客做旁述,2016年冠軍法國名將 Ludovic Pommeret 今年轉戰 #LDS 奪冠,所以外間認為三大熱門是 Kilian (為自己品牌而戰),Jim Walmsley (為自己正名成為最強跑者誓要奪得UTMB) 以及 Pau Capell (誓要重奪UTMB頭銜及破20小時使命) 之爭,而其他有實力左右大局的人包括 Zach Miller,Tim Tollefson 及上屆季軍 Mathieu Blanchard 等等,但普遍看好頭三人是奪冠人選,尤其是 Jim Walmsley,因為 Kilian 始終有不利因素,賽前感染了Covid-19,之前又經歷了兩場硬仗,以及年齡優勢等等。

百厭的K天王

近年喜愛速攀的K天王

甫開賽,The North Face 運動員西班牙籍 Pau Capell 對自己信心十足一馬當先,有點模仿 François D’haene 以往奪冠的氣勢,總是帶頭突圍,況且 Pau Capell 開賽前已曾經多次說過,其實他是跑自己,因為他自己就是新賽道紀錄保持者,深信只要跑出比自己所保持的時間好,就是冠軍❗所以大家從直播時會留意到,Pau Capell 會不時看錶,必定是依從他自己的舊數據,去計算過今次應該走什麼配速,他是一位可以嚴格執行指令的跑手。大家亦察覺得到,其他跑手在早段亦沒有刻意趕過他的意圖,因為他就是最佳配速員。

但直播中,趣怪的事發生了,在頭20公里,百厭的 Kilian 在他前前後後,左左右右,令筆者我啼笑皆非,直播中更有有一幕 Kilian 在 Pau 身後突然急步跑出賽道走進草叢,原來是去小便,令直播中數位旁述也哭笑不得。

Pau Capell 心裡也會想,究竟 Kilian 今次會否真的是出口術呢? 會越放越遠? 還是因為感染了Covid-19 之後,如他所說 enjoy the race 呢? Kilian 他真的可以跑到一半說累了就回家走去睡……縱使屬於怪物級別的 Pau,對著Kilian 這類神級選手也顯得不知所措,心理壓力定當非常之大,要知道 Pau Capell 是那種對自己極認真嚴格的運動員,Kilian 總或多或少會打亂了 Pau 的配速及部署,終於在30公里之後,Pau 的排名徘徊在第3至6名之間,不知是 Kilian 及 Jim Walmsley 突圍跑快了,還是Pau 真的慢了,但Pau 自始便沒有再上過頭3名,多是處於6至7名之間,最後跌出10名,再黯然剪帶了。

自40公里開始,Hoka 頭號運動員美國人 Jim 更加快步速,一度跟第2名的 Kilian 拉開了一大段距離,但 Kilian 神出鬼沒的,有時候直播畫面都未必跟得到,他又出現於 Jim 的身後,斷續多次仍不能甩掉 Kilian,甚至在80k至130k其間,Kilian 索性選擇留在 Jim 身邊,像狹持人質一樣,終於在130k 不久之後,Jim 突然失速,直播中見到他不良於行,似一拐一拐的,起初筆者以為是「爆咗」,最後賽後訪問據說是胃痛,筆者認為是被頑皮的 Kilian 弄到胃痛的,據說壓力也可導致胃痛,自問有火箭的速度,但 Kilian 總是👻冤鬼般在旁邊,面容還保持輕鬆,沒壓力就出奇了。

自 Jim 失去了威脅,Kilian 新的挑戰者出現了,是來自舊東家 Salomon Running 上屆季軍法國人 Mathieu Blanchard,今次狀態特佳的他可能好得連他自己也沒有想到,他已不知不覺拋離身後的 Zach Miller 及 Thomas Evans ,並直接越過失速的 Jim,正式成為最後爭標者,有時候比賽是講求時機及彩數,當他知道前面只剩下 Kilian 一個,立即燃起鬥志及慾望,加快了速度並在一個下坡道位置乘機超越了Kilian ,第一次正式成為比賽中的領頭羊,首先越過142km CP,有收看直播的 Kilian 支持者當時都應該為 Kilian 焦急萬分,眼看 Kilian 被 Mathieu 越拋越遠……亦因為眼見 Kilian 在之前的惡鬥中消耗了不少體力,當以為大局鎖定,Kilian 再顯神通,在短時間內又出現在 Mathieu 身後,選擇以相同配速前進,雙雙進入154km CP, 大家只喝一兩口水,同步走出來,此時賽程只剩 17公里。

>

Mathieu 看來清楚知道,再強行突圍亦未必可能拋開 Kilian,亦察覺到Kilian 暫時沒有拋開他的意圖,因為Kilian 主動在他身後跟著自己的配速,所以 Mathieu 只能見步行步。

在位於156k 位置左右,開始進入整個賽事的最後上坡路段,Kilian 首先出招,這可能是 Mathieu 預料不到的,可能他亦深信,無論狀態,以及自己所消耗的體力應該比 Kilian 少些吧? 在爬升位置發力決勝負? 但賽事已接近尾聲無奈要照跟,他應該還以為會上到最後山峰後,在下坡道才是決勝負的地方,在這一段上坡道上,翻看統計,Kilian 比 Mathieu 快了足足 7分鐘有多,大家可別忘記 Kilian 是五隻手指也不夠數的多屆天空跑冠軍‼️ (其實天空跑是短途攀升賽,Kilian 就像贏得100米的選手同時亦可贏得波士頓馬拉松一樣非常詭異)

Kilian 挾著7分鐘的優勢首先在山頂上落山,向終點全速前進,此時直播中大家可能留意得到,Kilian 有好幾次不停望錶,筆者才頓然察覺,Kilian 還有閒情去順便計算打破20小時賽道紀錄,最後的結果相信大家也知道了。

Kilian (白帽) 與對手 Mathieu Blanchard

以這一屆 Kilian 的表現,包括整個賽季,當 Kilian 認真的時候,相隔 10年,在越野跑賽事中依然具有絕對的統治力,統治力的解釋是,例如足球界顛峰時期的馬勒當拿、近代效力巴塞時美斯,籃球界會是米高佐敦,網球界是顛峰期的費達拿;方程式會是舒密加,都是具有輾壓性的。但 Kilian 具有統治力的時間,由一出道至現今已超過十數年,這是運動員中極其罕見的,只嘆今屆 Mathieu,Jim 及 Pau 倒霉,越野跑之神今屆要玩認真……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