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又迷人的百貓終於夾手夾腳,以41小時43分鐘,有驚無險成功破處。

溫提: 長文慎入

點解叫做神秘?

其實響報名之前,都曾經有一連串嘅疑團

自己過去兩年有兩次25個幾鐘毅行經驗,咁42小時內完成162公里,係咪即係代表用多16個鐘行多62公里咁就可以搞掂呢?

但係原來條數唔係咁計架……

UTMT頭100公里,已經上咗4000幾米,最後嗰60K要做四座大山,再上多5000幾米。而且響麥十打後果60幾公里,應該係好似行完毅行咁,已經迷迷糊糊,筋疲力竭嘅狀態。當時真係諗起都驚。追問成功破解者-囉嗦大叔之後,得到嘅只係另一個驚人數字,就係呢個比賽嘅完賽率只得約50%。究竟100公里後會發生咩事呢? 點解咁多人退出呢? 謎底仍未解開。

圖: 路人。攝。地獄爛相王

咁點解又叫迷人呢?

正因為上季果隻毅行完賽俾咗我一個資格,可以報名參加呢隻菜。加上,今季毅行辛苦組成嘅四位隊員都未能中簽。內心始終有些不甘。於是,感性話俾自己知 – 唔係我要玩的,而係大會覺得我可以玩得到,同埋係天意注定我要去馬。

靈性又告訴我 – 不用怕,只要信 (馬可 5:36); 你若能信,在信的人,凡事都能 (馬可 9:23)。

再加上兩位毅行隊友, Connor 同堅叔都話會玩呢隻菜。最後,我就憑着攬炒無大礙同心口得個十字,九月初報左名同課左金了。

又點樣夾手夾腳呢?

雖然話環大帽山成162公里咁長,但原來只有其中嘅麥徑,M5-M10,係在下曾經行過的,而且除第7段、10段外,其餘四段都只佔小部份。其他路段真係完全陌生。

終於等到秋涼了,一共用咗兩個通頂加兩個全日,由女俠仙子、JP、Keith 輪流領航,先至可以摸晒成條路線。同埋對各路段開始有丁丁印象了。

轉眼間比賽只係剩返最後個零星期,同隊友 Connor 最後試路果陣,傾掂左首要目標 – 完菜。跟住再分別訂咗三組不同步速嘅指標時間表,作為每一段路行進快慢之參考 (見附圖)。後來,呢個時間表就係我地每經過一個 CP/SCP 嗰陣,檢查同預計嘅最重要的依據。

終於到主角出場了,女俠同大叔呢兩位素跑百貓達人可謂功不可沒,又陪試路,又面授機宜,尤其係補給方面,我哋係不由分說,直接老翻大叔嗰個黃金百哩補給計劃。響出發前一個星期,支援我倆完賽嘅十卜團隊,包括老二 Jessie、老六 Jo B、書僮謙、書僮 Keith、百貓女俠與大叔可以話係從天而降嘅天兵一樣,一呼百應、一踴而至,任由差遣。真係夫復何求……

每個入 pit 嗰陣,都係各家秘製C房靚粥、超提神咖啡同打爆油缸之精彩時刻。更重要嘅係佢地手持衝激按摩槍,絕情同忘形咁連珠炮發再加上一雙空手攞你命,仲話係合法武力。就係咁,一次又一次幫我撳住左嗰個只賣老抽嘅雜貨鋪老闆,全程完全冇機會俾佢開到檔

更加感恩嘅係,沿途都一路有遇上或者結識不同參賽者,令大家並肩作戰,果粒豆豉仔自然更加發漲同發亮啦。

咁成條路百貓貢長,又係點樣可以捱到返黎架?

先先係同毅行原裝隊友堅叔同 Connor 一起出發,朝氣勃勃、得意洋洋咁殺上黃竹洋。但一上到麥七,發覺唔見咗佢哋兩個,剩得我一個響前邊,往針山方向孤身上我路。跟住響大埔道遇上 JY。 繼而過咗望夫石不遠,結識左 Dilys。你追我逐,互 “界” 數嘢。離開城門 CP 不遠,竟然遇上一位日籍女參賽者,好努力地去溝通之際,龍門郊遊徑嘅入口就咁望住我地遠遠地離它而去了,兩個沿着條”山林道”越行越入,跟住先發覺,點解冇晒啲標嘅? 望返個APPS,喊出黎。弊! 行多咗成一公里!

嚇到四個鼻哥窿冇左大忽肉,即刻轉身跑番轉頭,跟住一起往上行去摘帽。

不知不覺間已經進入左 RMAC 義工集團嘅地盤,佢哋埋伏喺荒野四處,會突然跳出來,同你開心哈囉喂! 心血少D都搞唔掂。同咖喱神、仙子大大、Christina、Loretta、Mi、Joyce 與 MCC 打哂招呼後,繼續 Power 督督往荃景圍。不久,終於成功同老二 Jessie 媽會合了。豐盛而緊迫嘅私補第一站充電完畢後,就孤身上路向黑夜進發。上天的確太眷顧,沿途盡見那漫天星斗襯起維港兩岸景緻,好想停低,用眼球慢慢品嚐下。但發夢冇貢早啦。話貢快,到咗石龍拱,唯有收拾心情,小心翼翼咁一路殺落去農場鮮奶。離開不遠,就認識左一位弟兄Alan。交淺言深,再度感恩。

響深井享用過教室 Jo B 嘅快靚正補給,尤其係果支”重”奶齋啡,都咪話唔醒神,仲有 Connor C人跟班 Seeki 既職業槍法同神奇伸展大法後,就步履輕鬆咁離開深井,向幽暗嘅深淵—大欖郊野公園進發了。未幾就被堅叔 TPH 同學仔 Billy 同百貓常客貓貓追上了。三人一路行一路吹水,發覺隻貓年紀雖然細細,但已有多次U仔同百貓成功經驗。加上時間目標同我啱啱吻合,我就開始中途亂入,做佢跟班了。

差唔多到藍地水塘了,Billy 同貓貓都話要坐低,急叉一陣,咁我當時依然全無睡意,就同佢哋暫別,自己繼續行住先。上到公庵山,不遠處,見有一中國籍男子獨自對住日出,呆立如木雞。輕談兩句,知道他原來在休息中。打左聲招呼,我就先行落山。呢位兄弟就一路尾隨。今次行公庵,感覺上冇上次試路果次咁辛苦,一來唔算太曬,二來啲沙土可能被雨水或者經過嘅途人嘅洗禮,而變得頗為結實。所以可以提前去到大棠。

赫然響 YTF 起點附近同仙子大人撞個正著。兩個急急腳,去到佢一早霸定個靚位坐低。好多十年未試過,響露天茶座,食醒神早餐喇!仲駛講,緊係正到一個點啦! 最後,比仙大大亂槍掃射一輪後,似有迴光返照的 gan juer 。又再次輕鬆上路了。一邊行,一邊讓路比 YTF 跑手們……轉眼間,到左四排石山,見過Kenneth 隊長,同佢自拍之後,又比佢鞭策一番。再次上力,逢吉鄉不久已入眼簾。 一路殺落去蠔殼山後,響坳頭,忽然見返公庵果位C兄,原來佢叫子桐,咁就同佢有傾有講行向逢吉鄉。過錦田河嗰陣,突然間傳出一把靚聲: 望下鏡頭先啦! 原來係運動攝影大師 Candy。去年逆走夜晚響上畢架山果陣中咗佢一槍。今年響日頭又俾佢射中,梗係要捉住佢集個郵啦! 跟住就三扒兩撥,快行慢跑咁樣撞左入逢吉鄉,因為已經聞到老二媽嘅香香番茄湯螺絲粉。嘟完,坐低,更加熟手嘅老二就二話不說掹晒我身上嘅軟水樽,又入啡,又入電解,又打滿水。而書僮謙拎碗螺絲粉比我食之後,就如狼似虎咁即刻向着我大髀內側嘅要害位置重點攻擊,搞到我痛不欲生。經過大約十個幾鐘嘅流汗,加上太陽又高掛在天空了,都係時候補搽凡士林同太陽油嘅時候喇。換埋充電器同頭燈之後,明明想挨一陣,瞌一瞌,就即刻比兩把尤勝獅吼功嘅呼喊聲: “走啦,大佬!” 同 “行啦,較瘦!” 嚇左我一跳。原來除左老二同牙謙外,院友牙 Mi、Christina 同佢阿姨 Shirley 已經全副武裝兼且來勢洶洶咁, 準備押我上路喇。

圖: 路人。攝。地獄爛相王

冇問題,食雞之嘛……個人其實開始淆底,U仔打大佬之終極四連殺正式開波……一路上山,兩隻腳不停咁震。但個人故作鎮定,默默地一步一步咁龜速行進。

感恩嘅係午後嘅陽光雖然毫不留情咁灑在我哋身上,但伴隨着陣陣清風,未至於熱得好辛苦。從來都唔覺得雞公嶺D雞冠係咁屎長,咁永無止境嘅!終於開始落山了。原來當個人內心虛怯,驚到賴屎嘅感覺就會隨之而來。再加上落緊山,不停咁樣上下顛簸嘅關係,心知不妙,再5煞摯,就好快出大事喇,老友! 我唯有好似個逃兵咁,靜靜雞閃入草叢,極其舒暢同滿足地回應左人類最自然的呼喚。一落野一樂也之後,就好似充曬電咁,極其輕快地飛落打石湖。但可能因落得太興奮,轉為上山果陣,明顯又一時未能適應,而須自我罰企5分鐘。回過神來,竟然發現貓貓終於又出現了。能夠再次做佢嘅跟班,果分安穩同放心,真係感恩同爽皮到一個點。問咗佢跟住嘅計劃之後,就以18:00到嘉道理18:30離開為目標,向北大刀屻同大刀屻進發了。路上遇到歸心似箭咁走番轉頭嘅苗圃隊友素跑Base師兄,同佢寒暄左幾句,互相打氣同祝福後,繼續各自上路去了。

天剛剛黑齊,18:20到左林錦,熱情嘅大叔相信已在路口久候多時。佢一聲 Jog 落去啦! 我就好似開咗 Turbo 咁,半 jog 半跑咁,碌落條大斜路。響嘉道理呢一站,就真係濃縮版帝王式享受,由女俠與大叔雙劍合璧,聯手攻擊我呢隻麻煩多多嘅老怪物。當時個人又攰,又無胃口,又想作嘔,心口作悶。理性話俾自己聽一定要補充足夠能量,否則就會敗走梧桐寨、四方山或者燕岩之山陰道上。好在仙子大大另外帶咗啲鹽加重左碗粥嘅口味,亦都增加左少少胃口……呢啲咪經驗囉……但係唔知點解支電解水入邊仍然充滿檸檬薑嘅殘餘味道,聞到都想嘔,所以一直都封存未敢輕動。比兩位百貓神人搞完一輪後,又同貓姐踏上愛回家的一段路了。

佢仍然係用果把充滿自信而輕描淡寫嘅聲音,講低咗部署,令我同再次遇上的子桐都心中有數,而且定過抬油。慢慢地爬上梧桐寨,再不徐不疾咁去迎接四方山。跟住就去搵走馬崗。誓估5到響入口處,工作人員已經精心佈置左大型指示。咁我就將準備好嘅手袖同手套都一一著上……但,傻仔嘅係行到一半,先至發覺其實做咩仲要揸住對行山杖先,嫌行得太快咩……即刻嗱嗱聲收起埋佢哋。跟住就好似一隻大馬騮咁,穿越竹林、溪澗、泥路、亂石、叢林小徑同各種高低不平嘅小路。今日下晝響雞公嶺的感覺又返黎了,總是覺得條路好似長咗好多倍咁……但是,回心一想,呢啲諗法不單止毫無幫助,更加會打擊自己嘅意志,所以即刻就提出以下呢個問題: 如果主耶穌同我一樣,嚟到呢個環境,佢又會點做呢? (What Would Jesus Do?)

好快,我就唱起不同嘅詩歌,雖然五音不全,歌詞亦都只係記得零零碎碎,但係內心立即得到一份平安同喜悅。時而歌唱,時而祈禱,一段時間後,終於出到馬路了。在內心的喜悅驅使之下,又輕快地慢跑起上嚟,奔向檢查點,去會合守候良久的書僮 Keith 了。可能已經夜已深,在檢查點的運動員非常稀疏,且普遍都顯得十分疲累,佢地或坐或睡,連談話也是細細聲的。喝過碗粥,裝了少量水,卸下一啲負擔之後,就向鉛礦坳草山,這終極大佬進發了。

三人當中,子桐師兄情況較為嚴峻,他的右膝已是痛得不行了。單憑頑強的鬥志,努力堅持中。加上貓貓C姐之循循善誘,深深鼓勵左我地,仍然係按原定計劃上到草山之巔。嘟完手帶後,三人鼓其餘勇,並肩殺落黃竹洋。大家協議左落到馬路,就各自返終點。然後,再響終點影相留念。

當我地響1:30落到黃竹洋之後,亦都好有信心每個人都應該能夠有足夠時間完成賽事,就開始各自地或快或慢咁跑向終點了。當我一轉入工廠區,就見到女俠與大叔仲有咖喱神等素跑隊友響路口響亮的呼喚,當刻我內心湧滿激動、開心同喜樂。真係如果眼淺少少都會喊出嚟。終於,響佢哋領航之下,呢隻爛船凌晨1點43分41秒到左終點。經過41小時43分41秒,行左162.3k,爬升過9032m之後,再次回到火炭起點。

回想返,如果唔係佢哋一眾天使嘅夾手夾腳、提供一切所需,我邊有可能完成呢項超乎想像咁艱鉅嘅任務啊!

總結

  1. 只有體會了世界之浩大,才知道自己的渺小。終於明白162.3公里是這麼漫長。完成它全靠主與及祂不同時間賜予之天使們,並非弱弱的自己。
  2. 成功令雙腿不賣老抽:才可以完成呢個漫長旅程。
  3. 準備必須足夠:時間編排,補給配置、支援佈署
  4. 比賽時放鬆心情:時刻感恩,輕裝上陣;不徐不疾,按部就班。

我卻不以性命為念, 也不看為寶貴,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證明神恩惠的福音 (使徒行傳20:24)

However, I consider my life worth nothing to me; my only aim is to finish the race and complete the task the Lord Jesus has given me —the task of testifying to the good news of God’s grace (Acts 20:24)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山蔥較瘦
老拙乃一位平凡一生的基督追隨者。蒙主恩寵,躬耕於職訓局旗下栽培學生田野中。2004年放下所有肉食至今,2008 2013年加入素食長跑組 (Veggie Runners) 被外號”山蔥”。2018年,終於完成兼讀教育博士學位,又被外號”較瘦”(利申:並非”教授”)。熱愛及推廣籃球同手球運動達數十載。但近年開始轉投馬拉松同越野跑的懷抱。亦同時熱衷於以個人自身為實驗品,嘗試各種健康飲食及身體鍛練方法控制體脂及改善體能。被女俠與大叔迷惑,2020年1月嘗試UTMT(環大帽山越野跑162公里)。在他倆及其他支援團隊強力十卜與及天父帶領之下,達標完成。甚覺激動,故以長文抒發感恩之心。並拋磚引玉,開心些牙。以求讀者不吝賜教,互相促進;處男下海,首次po文; 筆墨有限,請抬貴手。感恩有你,主內平安!後會有期,山中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