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六舊腹肌是在廚房練出來的

圖片來源

其實有沒有想過,許多我們奉為圭臬的健康飲食指引好可能是習非成是的,更大可能是來自唯利是圖大企業的 spin doctor。

2015年紐約時報一文 “Coca Cola Funds Scientists Who Shift Blame for Obesity Away from Bad Diets“,踢爆可口可樂向一班致力提倡「只需靠運動對抗癡肥而非減少攝取卡路里」的科學家,提供行政及財政支援。這個名為 Global Energy Balance Network 的組織一直反擊,美國人把肥胖問題完全歸咎於飲食但忽略運動重要性這個命題。

低脂的,不一定是健康的

圖片來源

美國農業部在1992年頒布了 “食物金字塔” 指南,希望借此指導美國人健康飲食之道。如今廿七年過去了,美國人腰圍又粗了一圈 – 3/5的成年人體重超標,糖尿病、高血壓、心臟病等“富貴病”的發病率也在不斷上升,許多人對“食物金字塔”的權威性提出了質疑。

傳統的「食物金字塔」並沒有把不同的脂肪或肉類分別,但近年來不少證據都顯示有些脂肪和肉類是有益健康的,「食物金字塔」亦建議人們大量進食碳水化合物,有些專家卻指出這些食物便是導致肥胖的真兇。

跑步多見月巴人

圖片來源

如果運動是有效,跑步比賽就不會見到這麼多月巴人啦!


你唔見跑步比賽中,除了跑最前的100位精英跑手是鋼條身形外,後面的全部都係肥人咩?

最早提出這個觀察的是一直對抗利益集團的仁醫跑者 Tim Noakes。誰是 Tim Noakes?

他是開普敦大學運動科學和運動醫學系的名譽教授;

  • 1974 年拿到了醫學士學 (MBChB);
  • 1981 年拿到了醫學博士學位 (MD);
  • 2002年,他獲得了科學博士學位 (DSc);

同年,他獲得了國際康城醫學和水研究大獎 (International Cannes Grand Prix Award for Research in Medicine and Water);

  • 2004年,他當選為英國體育與運動醫學院的榮譽院士;
  • 2012年,他獲得了南非國家研究基金會頒發的終身成就獎

在一次訪問中,Dr. Noakes 提到在一場南非半馬比賽進行的研究中,他發現30%的參加者是癡肥和糖胖症患者 (胰島素阻抗)。他公開向可口可樂、百事可樂等大企業開火,指他們不應鼓吹高碳飲食去促銷「糖水」飲品。

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圖片來源

最估你唔到的是飲「糖水」的始作俑者正是 Dr. Noakes。

Tim Noakes 出生於1949年,小時候的他熱愛運動,運動過後的暢快感,讓他上癮。

1972年,剛滿23歲的時候,他開始跑步索K,從此他的生命裡離不開了跑步。1990年之前,他共計參加了70多場馬拉松和超級馬拉松比賽。年事已高的 Tim Noakes,依然堅持跑步。除了跑步這愛好外,可能因為職業關係,他也有鑽研飲食。

他一直倡導高碳低脂飲食 (尤其對運動員來說),即大量攝取碳水化合物少吃脂肪,這和「食物金字塔」如出一轍。Carbohydrate load 就是由他提出來的,指跑手要在馬拉松前三天每天攝取700至800克的碳水化合物。後來,他跟南非超馬運動員 Bruce Fordyce 發明了第一代 GU gel – Leppin FRN 能量凝膠,到現在他仍感到十分懊悔。

直到一天悲劇發生了。

突然有一天,Tim Noakes 的父親,得了糖尿病。

他極力推薦醫學界倡導的飲食指南,讓父親嚴格的按照低脂肪、高碳的飲食餐單,並且多運動。但是,父親的病情還是急轉直下,變得越發嚴重,以致於後來得到併發症,不得不截肢,最後在漫長的痛苦和折磨下離世。

圖片來源

不止父親,Tim Noakes 的叔叔也因為糖尿病去世。魔咒最終降臨在他身上,他給確診患上2型糖尿病。Tim Noakes 陷入了沉思,為什麼堅持了這麼多年的健康生活方式,還是被糖尿病困擾,這種困惑持續困擾著他,直到他接觸到《The New Atkins For New You》一書。

書的一個賣點是在兩星期內,無須捱餓,就輕鬆瘦15磅。Tim Noakes 覺得不太可信,想必是另一本 fad diet 的書,可是這本書的作者卻再次吸引了他。他們分別是3位都是大名鼎鼎的科學家: Eric Westman,Jeff Volek 和 Stephen Phinney。

Eric C. Westman 博士,是杜克大學健康系統醫學副教授,杜克生活方式醫學診所主任,目前是美國減肥醫生協會的副主席,也是肥胖協會和普通內科學會的成員。

Jeff Volek 博士,是俄亥俄州立大學人類科學系的全職教授,世界知名的低碳水化合物研究專家。

Stephen Phinney 博士,是一位知名科學家,他花了35年的時間研究飲食、運動、脂肪酸和炎症,獲得史丹福大學的博士學位,麻省理工學院的營養生物化學博士學位。

他反覆確認引文,書中的科學研究,研究結果,以及它們發表的地點,Tim Noakes 仍是半信半疑。即使嚴緊的科學數據擺在眼前,Tim Noakes 依然覺得要『以身試法』才能完全確定是否如實。

開始低碳飲食重獲新生

圖片來源

就是2010年12月12日下午,Tim Noakes 開始戒吃所有麵包、穀物、米飯、意大利粉、麵食,還有各種精製碳水化合物加工食品,當然,也包括種類繁多的含糖飲品。

取而代之的是含豐富纖維的碳水化合物 (諸如西蘭花、椰菜花、菠菜等等),還有各種肉類 (魚肉,尤其是含 Omega 3 的魚,還有雞肉、牛肉、豬肉,等等),以及健康脂肪 (諸如橄欖油、椰子油、牛油,包括果仁等等)。

不同於傳統飲食建議,他開始吃極少量的碳水化合物,取而代之是含豐富膳食纖維的好碳水化合物,吃適量的蛋白質,以及相當份量的健康脂肪。

此外,他謝絕了一切加工食品,還有反式脂肪,氫化脂肪的劣質脂肪。

結果非常讓人驚喜,僅僅8星期,他減掉了11公斤體重; 5個月之後,他的體重達到了20多年來的最輕; 他的血糖越來越趨於平穩; 4年之後,他的跑步速度得到了極大提升; 他不再扯鼻鼾,之前反複發作的支氣管炎、鼻竇炎、偏頭痛、腸道過敏綜合症都逐漸消失了。看到這些轉變,他才開始意識到,自己之前一直堅持的高碳水化合物飲食,可能並不適合於大多數人。

為低碳飲食而戰

圖片來源

食物金字塔推出之後,食品生產商大力生產低脂高碳食品。可是,碳水在身體裡轉化為葡萄糖,造成不斷的糖過剩,胰島素沒辦法,只好把過剩的糖轉化為脂肪存儲起來,這也使身體越來越肥胖。漸漸地胰島素出現抵抗狀態,於是肥胖問題、代謝綜合症、糖尿病、心血管疾病紛紛出現。

2011年,他在南非的 Discovery Health 雜誌上發表了一篇專欄文章《Against the Grains》。在文中,他反覆強調,高碳水化合物是一種可以讓人上癮的食物,但大多數人並不需要那麼多碳水,不斷的上癮會帶來不斷的飢餓,於是不斷的吃,最終會爆發各種疾病。

隨後 Tim Noakes 跟營養學家 Sally-Ann Creed,還有廚師運動員,Jonno Proudfoot 和 David Grier 合撰了《Real Meal Revolution》一書。這本書於2013年出版,在全球售出超過25萬冊,是目前南非歷史上最暢銷的書之一。

賠上了事業和名譽 差啲

圖片來源

很快,攻擊就如戰狼300的箭雨般射過來。首先重鎚出擊的,是他的同事,以及南非大多數營養師,他們聯合攻擊他,質疑他,甚至詆毀和抹黑他。Tim Noakes 被同事攻擊了整整7年,箇中滋味是你我根本無法感受到的。

排擠都算了,很快,Tim Noakes 被篤灰了。

事情是這樣的,2014年2月,有一位媽媽在 Twitter 上問 Tim Noakes 關於嬰兒飲食的問題。

圖片來源

Tim Noakes 表示,孩子斷奶之後的首次飲食,應該是高脂低碳,即多吃魚肉、雞肉、牛肉、蔬菜等,避免高糖食品和加工食品,比如嬰兒糊仔、麥皮等等。

這個 tweet 給 Claire Julsing-Strydom 看到了,她是當時營養學協會 (Association for Dietetics in SA) 的主席,該協會是註冊營養師的專業組織,轄屬南非醫務委員會 (The Health Professionals Council of South Africa)。

Claire Julsing Strydom,通過南非醫務委員會,投訴 Tim Noakes,說他給哺乳期母親給予非傳統 (unconventional) 建議,有違專業操守 (unprofessional conduct) ,並且表示高脂低碳飲食會引發一系列健康風險。

2014年9月18日,Noakes 收到了南非醫務委員會的信,監管機構告訴他,他將受到紀律處分,會被吊銷醫生執照,並且需要上法庭接受聽證。

聽證會前前後後進行了4次,時間折騰了差不多兩年,Tim Noakes 在聽證會上,將關於高脂低碳飲食的科學資料,準備了整整900多張 Powerpoint 和大約6,000頁資料。

為了聲援 Tim Noakes,來自倫敦的飲食和健康研究員 Zoe Harcombe 博士,以及來自紐約的記者 Nina Teicholz (暢銷書 The Big Fat Surprise 的作者),也專程飛往南非,為他做庭上辯護。

2017年,Tim Noakes 終於打贏這場官司,當聽證會主席宣佈他無罪時,全場起身鼓掌歡呼。同年8月,死心不息的 HPCSA 提出上訴,2018年6月8日,HPCSA 的起訴被駁回。至此,Tim Noakes 才在頂尖律師團隊的協助下,真正贏得了這場官司。但是四年的官司除了消耗他大量精力外,還背負了兩百萬蘭特 (約144,300美元) 的律師費用。尤幸這些律師因為欽佩他的人品分文不收,不然 Tim Noakes 就會因此破產。付出了這麼多,Tim Noakes 仍是覺得值得的。

圖片來源

Tim Noakes 說,自己並不是僅僅為了南非人的健康,也在為全世界的健康而戰,人類已經被誤導了50多年,是時候作出改變了。

讓別人知道真相,是他的初衷,也是一直在奮鬥的目標,而他做這一切都是基於十足的科學依據。

他總愛重複一句「我可以有所作為,我可以盡力而為。」(I can make a difference, I can try to do something about it)。

資料來源
其他文章: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