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b0%bc%e6%b3%8a%e7%88%be-annapurna-base-camp-%e4%b8%80%e7%a2%97%e8%be%9b%e8%be%a3%e9%ba%b5%e5%b8%b6%e4%be%86%e7%9a%84%e6%ba%ab%e6%9a%96-1有沒有想過可以在一個星期內經歷了一年四季的氣候,再加上雨、雪、冰雹甚至乎是地震等天氣?

經歷了兩個月前的 Mardi Himal Trek,我便好像上了癮一樣,希望再去徒步。這一次假期本來是要與好友一起去南美的,但最後因為種種因素而去不成,我便老實不客氣的提議到尼泊爾徒步,最後便促使了我的第二次雪山徒步健行。

不知道是不是我在這兩個月內不斷有做一些鍛練,同樣是七天的行程,這一次相比起 Mardi Himal 輕鬆許多。最起碼住的地方也被較舒服,有幾晚也是可以洗個熱水澡。

我們的第一晩是在一個叫 Dhampus 的村莊過夜,經過了一整天的勞累,本來打算吃過飯便好好休息,準備明天的艱苦跋涉,但聽到餐廳的外面十分嘈吵,原來我的導遊跟旅店的職員是好朋友。他們正在抽大麻煙和喝酒,當他們看到我們便立即把我們捉了過去一起喝酒,另外還有一個來自美國的女生和來自西班牙的男生。他們越喝越興高采烈,而且越來越多人加入,最後連椅子也不夠了,有人索性就這樣站著喝。他們不時講講自己的情史,吹噓著自己是個大情聖,不知道是喝得太多還是大麻煙作崇,有人一下子忘形了,還跌倒在地上。一下子把寧靜的村莊弄得嘈吵非常,應該整個山頭也聽到我們的聲音,希望沒有騷擾到其他人休息。跟大伙們喝了一陣,最後還是撐不下去,沒等他們喝完便回房間休息了。第二天起來,每一個人也照樣地早起,看起來並沒有一絲宿醉,我開始懷疑尼泊爾人是有特別的身體構造。

說到尼泊爾人的特別身體構造,不得不提山上的挑伕們。他們大概應該也有練過鐵頭功,因為山上的物資很多也是靠他們用人力帶來上山的。他們會把物品放在一個大竹籃內然後用一條布條把籃子綁著在額頭上彎著背地走,運送上山。我自己背著個十公斤重的背包行上山已經覺得十分吃力,所以每次看到他們這樣運送一大籃的貨物便替他們覺得辛苦。所以在山的食物和飲料,也比城市裡貴上好幾倍,而且地勢越高價格越貴,因為每一件貨物都是由挑伕和驢子用汗水運送上去的。除了物資外,有些遊客也會請挑伕幫他們背行李,以減輕體力上的負擔,但有一些遊客,本著付了錢便用到盡的宗旨,把所有的東西都塞進去挑伕背的背包裏,我曾經見過一些挑伕的背包裏竟然有一排罐裝啤酒,其實這些飲料真的很重,而且在山上的店舖也可以買到。還記得在 Mardi Himal 的時候,英國人 D 跟我說,他曾經遇過幾個來自某強國的遊客,他們聘請了一個挑伕為他們背行李,而行李之多令人難以置信,原來他們帶了很多家鄉小吃,還有好幾瓶大樽裝可樂,他們說在山上買什麼都貴,所以便自備了很多飲料。大樽裝可樂,從超市拿回家我也嫌重,何況運上山!人心肉做,為了省一點點錢便要其他人去辛辛苦苦背那些並非必要的東西又何必呢。

%e5%b0%bc%e6%b3%8a%e7%88%be-annapurna-base-camp-%e4%b8%80%e7%a2%97%e8%be%9b%e8%be%a3%e9%ba%b5%e5%b8%b6%e4%be%86%e7%9a%84%e6%ba%ab%e6%9a%96-2第一天的行走其實是頗輕鬆的,但接下來第二天的行程就明顯地辛苦許多,走了大半天,不斷地向上攀升,少一點腳骨力也很難撐著,走到了一個叫 Sinuwa 的小村莊便到達了我們留宿的 Tea House,是山邊一間兩層高的小房屋,位置相當好,好天的話可以眺望魚尾峰。老闆還養了一匹白馬,在當地,用作運送物資的驢子相當普遍,但白馬還真是很罕見。休息一下便到了飯廳休息準備吃晚飯,圍在餐桌旁的還有一對日本人,另外還有幾個西方人在玩一個鼓狀的樂器。這個 Tea House 的主人是一對上了年紀的夫婦,而我們用餐的飯廳掛滿了兒子在外國穿著畢業袍的照片,大慨他們也為兒子的成就而感到驕傲吧。晚飯時,當我正在考慮要點什麼吃的時候,看見櫃臺裡放著一包又一包的辛辣麵。我二話不說便馬上點了一個。

在山上的日子,幾乎每天也吃豆飯,因為那是一早準備好的食物,快捷方便,而且相當飽肚兼且營養豐富,正所謂 「Dal Bhat Power Twenty Four Hours」,豆飯絕對是行山者充飢的最好選擇,但吃多了真的很厭倦,所以當我看見眼前那碗熱騰騰而且香氣撲鼻的辛辣麵時,真的極之滿足,一整天的辛勞也被忘記得一乾二淨。我平常在香港盡可能也不會吃即食麵,但原來有些我們平時不屑一顧的東西,在困難的環境下便會變得吸引。吃過飯後大家也圍在飯桌旁,看似在等什麼似的。原來他們是在等恢復供電,因為山區的供電有限,所以只會在晚上才會有電力供應,他們告訴我要等到晚上八時才有電,所以大家便坐著聊天,分享大家的行程和所見所聞。過了一會,電燈泡亮起了,大家也歡呼起來,因為終於可以為電話充電了。在家的時候,只要你有定時繳交電費,按一個電制便會有電供應,很難想像自己會為了電力而歡呼。正等於平常在家的我,一定不會覺得洗澡的熱水和沖廁水是那麼珍貴,那麼不可求。是我們擁有太多令我們不懂珍惜嗎?這些資源只配我們這些城市人擁有嗎?要是我們失去了這些被認為是基本需要的東西時,還能夠生活下去嗎?

當我們正準備休息的時候,聽到其他人說加得滿都那邊今天發生了地震,而且美國氣象局預測這兩天也有可能發生大地震。大家正在討論應否繼續上山,因為明天要走的路會穿過兩座雪山,如果地震的話便有可能發生雪崩。雖然聽起來好像很危險,但我們也確定不到消息是真是假,所以最後,我們還是決定了繼續向 ABC 進發。但更辛苦的路和更惡劣的天氣就在前面!

一個人的旅行Facebook專頁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一個人的旅行] 格魯吉亞.被誤認的國度
尼泊爾.Mardi Himal.辛苦的旅程
尼泊爾.山城 Bandipur
Fitz.hk Life生活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