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頭市中心 – 也是很寧靜

為甚麼會跑去彰化,真是一個偶然。

想要好好放個假,想要履行和朋友聚會的承諾結果放棄去宜蘭花蓮;想去圖書館找找台中附近有甚麼好玩的,結果找到一本彰化旅遊書,然後翻呀翻呀,看到鹿港小鎮風光好像不錯,然後田中和社頭附近有條長青步道好像很椰林樹影風光如畫,就決定要到訪此二處,更將原本打算拜訪的清境棄之不顧。

「旅人小屋舒宿」背包客棧
在網上找到了「旅人小屋舒宿」背包客棧,可以讓我落腳,然後安心地在附近遊玩 – 本來還擔心位於田尾的舒宿會和我想去的地方距離很遠,但地方看似多而實則都不大,騎車不消一會就從這鄉到了那鄉,再不小心就柳暗花明又一鄉。

我先坐火車從台中到社頭,下車後照指示找舒宿的成哥;是我不好,隨興得太過份,完全是這天上午查到火車和公車再出門,完全沒告知成哥抵達時間,結果到埗才通知,打擾了成哥午睡的好夢….

<*在這兒忍不住想要說一下下別的,就是這天早上在台中和vivian 去放她的大狗Oreo 的時候,在家居附近看到一個賣早餐飯團的攤子 – 才20元一個的飯團,有肉鬆有一些醃菜還有香脆的油條 – 好大的一個,好好好好吃,突然真的覺得香港的粢飯都要閃一邊去 (土瓜灣美華的除外)…好羡慕台灣的朋友距離這些美味飯團只是一步之遙!>


雖然可憐的成哥被我打斷了午睡,可還是人很好的駕車出來載我,還熱情地為我介紹客棧的各處地方 – 客棧座落於田野的中間,在車上一路過來,一片綠油油的田配上藍天白雲,已是美得不得了 – 此行正正就是想找一些綠野之地以緩解繁忙又擠迫都市的局促,在車上見到此景,早已急不及待欲跳車往路上奔跑!(為免令成哥誤以為遇上瘋子而拒絕我入住,所以我還是收歛一下,裝成正常人而終沒有跳車)。

就是一間田野小屋!對城市人如我,簡直是朝思暮想想要來住之地!
室內很簡潔舒適

客棧的裝橫雖簡單卻也充滿心思 – 客棧原址是穀倉,多人dorm的大房以前是打殼的地方,二人房的空間以前則是貯穀的地方,都改建成居所,簡約卻整潔;洗手間和澡間都很乾淨 – 最精采的是荷花池中央的那張桌子 – 可以坐在荷花池中間聊天吃飯,超爽。

抵埗是烈日當空的兩點半,這時間出門該會熱死,然而外頭那如畫的風光不斷也向我招手,誘惑得很,結果忍不住,三點半不到,騎單車出門去嘍。(對,舒宿這邊可有些單車可以讓住客借去騎,就隨便挑一輛就好。)

那一刻真固是非常的興奮 – 在香港騎車的機會本已不多 – 能騎的地方少,除非是騎出那些繁忙的街道 – 危險事小,吸大量廢氣事大,意欲大減;加上假日去那寥寥「能騎的地方」,人又是超多,而且規劃太完善,就是失去了那種自由自在的意義。然而在舒宿騎出去的那一刻,能夠自由自在地在田間亂騎,真教人興奮非常,非常興奮也。

旅人小屋舒宿
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uRenXiaoWuShuSu
地址:彰化縣田尾鄉南鎮村平和路一段304號
電話:+886 987 756 115
電郵:[email protected]

能在田間騎單車讓我很興奮,在香港出生成長的城市寶寶敬上

田尾公路花園
非常開心地在田間亂騎了一會後,然後就往田尾公路花園的方向騎過去 – 其實是刻仍是處於興奮能平的狀態,醉翁之意又豈在酒?是隨便找個目的地,有個良好理由,就繼續在田間亂竄,也到別地方去看看不同的風景而已。

至於公路花園呢 – 感覺和在香港錦田一帶差不多 – 錦上路一段也有很多的種花的園圃 (也是種花出售的那種),不過田尾這兒路比較寬對單車的忍容度較高,重型車少得多,感覺也舒泰一點 – 只是我比較喜歡田間風光,還是想騎回去繼續在田間亂竄。

結果就騎田去舒宿附近的一帶的田野,亂騎了一回 – 不小心發現自己從田野走回去社頭,又再不小心地,忽然之間又從田野走去了田中;就在這三個鄉之間穿來穿去,爽啊,然而基本不太了解自己到底騎到那裏。

稻!田中是台灣米倉真不是虛傳! (城市寶寶沒見過稻那…)
大媽的愛心礦泉水
就在這刻,肚子有點餓,想起成哥說在永靖有家吃冰的。(雖然成哥也有推介北斗的中華路美食街,然而我本人實在是太喜歡吃冰,加上天氣很熱,彼時彼刻,真的只想吃冰。) 欲出發,卻發現不知自己身在何方,就隨便問了路過擺飲料攤的大媽。基本上用地圖是行不通的,就在地圖上找一個地標,某小學,然後請她告知方向;完事後,她看我一個人上路,邊問我要不要喝水,邊把一瓶冰涼的礦泉水塞到我手上;不好意思欲推卻之,也嘗試付錢,她一一拒之,並豪邁地說:很便宜啦不是甚麼…(外加一大堆台語)…台語我雖然聽不懂,但那一刻真的很感動呢!  
這是我這輩子喝過最甜的一瓶礦泉水了!

永靖某黑糖挫冰店
喝了幾口大媽的愛心冰涼礦泉水,就出發去吃冰。就在永靖那兒看見一家寫著「黑糖挫冰」,走了進去,要了一份綜合冰。(台幣$40)

這小店是一對中年夫婦開的,老闆親自招待,看他逐份材料拿出來,盛好又放回去,有時會問:「敢吃仙草嗎?」「敢吃芋頭嗎?」過程很慢,如果是在香港我也許急死了,但那一刻見到他一份份慢慢地盛,就是喜孜孜又很期待。 終於一大份的綜合挫冰出來了,黑糖很香甜,老闆有些自家製作的黑糖和綠豆配料 (估料是粿條類的物體,那一刻沒聽懂),很Q很好吃,紅豆也煮得香軟甜糯,總之,教人吃得很滿足。

地址:永靖鄉港西村中山路一段 849號

懷著大滿足的心情離開,太陽也差不多下山,也是打道回府的時候;亂騎著回去,路上又看到夕陽,興奮地照了些相,繼續亂騎,樂而忘返;終於天將全黑,才騎到客棧附近較熟悉的街道。雖然那一份冰教人吃得大滿足,但晚餐沒有咸的總教人覺得有一點欠缺,在路上看到有賣咸酥雞,買了一人份;再在沿路的士多買了一罐啤酒,回到客棧,就坐在荷花池中央的桌椅上吃和喝了起來。

大概是因為淡季,是晚的住客很少,就只有我和另一個男生,他還沒回來,這荷花池就是我一人獨佔 – 直到我吃畢,他才出現,加上失驚無神走出來的成哥 – 不知誰提議,就去買些啤酒,加上白天買回來的菠蘿,三個人就在荷花池中喝酒聊天。

女生喝酒 = 女中豪傑? (“皿”)
那位男生剛大學畢業,從台北過來 (對不起我忘了他的名字…),話題很自然地從大陽花學運開始 – 我作為香港這「過來人」當然要好好宣傳一下香港被大陸遊客佔據後的慘況,台灣的朋友,作為平民,也明瞭不能上馬政府的這個當;只是如何和當權者、既得利益者、擁有強大輿論話語權的這些人對抗,力保自己的家園文化生活空間,還是自主的經濟發展以及全民平等發展和就業機會 – 和他們聊天之際,看到台灣人對此的熱情和熱切,熱情之餘也不失實際的分析計劃 – 要說他們這些仗也不知勝算如何,香港,其實情況堪虞。

從家園大事聊到自己家事,再聊起大家的晚餐;我說我晚餐已經喝了一罐啤酒,成哥呈現驚訝的表情:「哇,你女中豪傑!」他說台灣的女生一般不會自己跑去喝酒,只有在男生的邀約下才會喝酒,還連稱我是「豪傑」多次– 說實在那一刻有一顆斗大的汗珠從和腦後緩緩淌下,只是區區一瓶啤酒而已豪甚麼傑啊!更何況,之前那晚在台中,Vivian 和我兩個女生就是喝啤酒喝得不亦樂乎….

然後話題從啤酒跳去花生 – 他知道我買了一包花生過來,又是一臉驚訝地:台灣女生一般不喜歡吃花生,因為會長痘痘 (此刻我開始懷疑Vivian 是否台灣人了…) – 結果我用了不少時間和他們兩位介紹香港「吃花生」文化,以及花生幾近成為香港「國食」的情況 – 雖然一時三刻,實在難以以兩言三語完全將食花生以及花生缺貨的文化精粹完全告知也。

夜漸深,各自回去睡,只是慣了晚睡的城市人如我又怎會這麼快乖乖睡著呢,也自然沒有錯過田野夜晚美景 – 為了加速農作物的生長,有些田會裝上白光燈,一到晚上十點半就會全亮,就好像一顆顆星星在田間,好美!

這…這是來自星星的田嗎?

原文及更多圖片載於《既是孤家寡女

更多:
[既是孤家寡女] 日月潭 其實毒L一個踩單車更開心駛L你講
[大阪] 想令我回去的家 — Drop Inn Osaka
[台灣屏東] 與魚同眠 – 夜宿海生館
Fitz Travel 旅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