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圖放大)

EBC 健行,住的是山屋。而房間是由木板間開的。由於木板的隔音能力極差,只要有人走過,所有住客也知道。但每天路途遙遠,山屋光線不足 (還經常停電) 基本上所有人都是早睡的。

第二天,是行程的第一個 full day,也是 EBC 行最艱難的日子之一。難度出自三大原因:

一是幅度。由2600m攀升至3500m,攀爬幅度大概有1000m,比香港任何一座山還要高。

二是高度。海拔愈高,空氣愈稀薄,血液含氧度愈低。雖然 Namche 只有3500m,這天畢竟是第一天的高海拔健行,攀爬數步便因喘氣休息。

三是斜度。開始的8km只攀升了200米。最後2km卻要攀升800米。


對抗以上三難的方法是毅力。高山健行走得愈慢愈好。因為每天的時間足以大家龜速完成,而慢走可以令身體更易適應高度。而提早到步卻只是在山屋呆坐。

早上六時吃過早餐後出發。起初路段長而平坦。

Walkhil 在途中停步走進朋友的家,帶了幾個蘋果。他說,這都是我們這十多天吃的。

原來早已遇上強國高手 Crystal。

第一座雪山 Nupla (5885m)。高山峻嶺果然和冰島的北歐雪山大大不同。

低海拔的普通乳牛,氂牛還未出現。但見牛就請靠山邊,讓牠們先走,免得被撞下山崖。

看到 Stupas,便要靠左走,以示尊重。

吊橋在半空搖蕩… 登山客,揹夫,馬隊都是用它的。如果不想被被拋下去,最好側身讓人先走。

健行中常喝的 hot lemon,應是沖粉的。海拔愈高,沖得愈淡…

最後的800m急升由這裏開始…

路途一度上斜。起初是石級為主,後為上陡的沙地和樹枝,沒有平坦的地方。

就在的氣來氣喘時,追上兩位來自 Jerusalem 的登山客。他們沒有揹夫,步速更慢,卻一直在聊天。

除著 Wakhil,我慢慢地掌握了呼吸和步速。總括而言,此段路只是費力但不難走。

Wakhil 辦理 permit。我跟圖中的日本女子說 shi nae。後來我下山時看見她才上山,她應是得了AMS,真抱歉。

圖中的 Wakhil 就是不想我得到 mountain sickness,所以不停地說 slowly slowly, drink more water, water is your oxygen, drink more water, water is your oxygen, drink more water, water is your oxygen, drink more water, water is your oxygen…

Wakhil 揹著我的行李,我們終於來到 Namche,還要上一段路才到達旅館。


3500m 的 Namche 是最後一個補給站。其實可以什麼都不揹來,在這裏買山寨裝備即可 (當地人都是用這些) 。

有些團,會以 Namche 為終點。繼續出發的,通常會在這裏待兩天作高度適應 – 在休息的狀態,令二氧化碳濃度下降,使氧氣濃度提升。

這個小屋是珠峰地區唯一的郵政局。我就在這裹寄出幾個月才收到的postcard…

晚上回到旅館,天氣逐漸變冷。旅館的牆上,看見老闆在半島酒店的照片。

“I’ve been to Hong Kong, but before the Chinese came.” 他說 “Hong Kong? Good for visit for 1-2 days.”

跟他談談中港問題,樓價問題。

沒錯,香港就只不過是一個玩數字遊戲的地方。

坐在餐廳,寫著明信片,附近的死鬼佬鋪上桌布和熱水。他們應是豪華團(但吃和住的卻跟我一樣)窗外煙霧彌漫,在德文中,我已累得昏昏欲睡….雖然明天是休息天,也希望早點起床,盼望趁早上天氣好,可以看更多的山。

(待續……)

原文載於 POSTCARD852
Postcard852 Facebook 專頁

Fitz 文章連結: https://fitz.hk/?p=91684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果屎去尼泊爾] 撞山嚇機 (二)
[果屎去尼泊爾] DLNM (一)
[果屎去尼泊爾] 行程一覽
Fitz 旅遊 Travel

廣告
POSTCARD852
POSTCARD852 - 嗜好通宵工作,進入忘我境界。但自從中了山毒後,假日沉迷跑山和露營等劇烈活動。什至隻身走遍尼泊爾,巴基斯坦等等。開了博客《POSTCARD852》,為一個又一個變態經歷作小小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