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途嚇機”  “毒蛇嚇機”  “直航殺機” 這一類以飛機作題材的電影,純粹製造緊張者十中有九。而我這一篇小題大造雖不及荷里活猛片精彩,也請大家不要割櫈……….(好,搞完gag)

再說尼泊爾…(續上文《[果屎去尼泊爾] DLNM (一)》)

尼泊爾是一個由超過四十個種族組成的國家,所以每個人的面孔也不一樣 (廢話)…珠峰地區,是雪巴人 (sherpas) 的家。雪巴人擁有強健的體魄,刻苦,呼吸又深又快,是天生的攀山專家。陪伴第一位登珠峰的人,就是雪巴人。珠峰地區的文明,是他們靠雙腳一步一步走出來的。

珠峰雖是世界第一高的峰,但攻頂難度更高的還大有山在。包括附近的 Annapurna,巴基斯坦的 K2 (世界第二高) 和印度的 Kangchenjunga (世界第三高)。身在香港,與三高這麼近那麼遠,是福氣!

上回提到,加都到 Lukla 的內陸機足足 delay 了一整天。


第二天 Bruno Mars 說那邊天氣非常好。如果今天還不能起飛,他會安排直昇機… (但前天才炸了一架…)

在機場跟 Bruno Mars 道別,又獨個兒擠進人群中。當然還是要等…. 美國人 Arron 得到優先招待,第一班機的最後一個位由他登上。

15kg 的行李沒有超重,終於成功上機….. 還巧遇 mitsuhashi san 和 Binod. Binod 說靠左邊窗坐可以看到雪景…

Tara Air 一機能坐大概10人….

走上客機,扣上安全攜帶。

Lukla,是世界最危險機場之一,有興趣的話,大家可以 google 一下,“crash”…“accident” 等等熱門關鍵字紛紛出現…

機艙服務員只有一位,她拿著一盤綿花和糖果。

因為飛機嘈吵不堪,綿花是用來塞著耳朵,隔音用。

在這短短的20分鐘飛行之旅,我是恐懼的。對我來說,離心力比死亡可怕…

話說,小時候。唯一一次玩過的機動遊戲是海盗船。第一次玩,便逞強坐在船尾的最高處。在船上拋來拋去,不停地被離心力折磨,就連口水鼻涕也拋了出來…

幸好機師處理氣流的技術還好。

從雲海中出來,在佈滿裂痕的窗中往外看,發現自己已在山谷中間。透過駕駛室的窗看,馳名海外lukla  airport 出現在眼前….

肉眼用第一人視角看著自己坐著的飛機降落,我好怕…

我一口,把空氣吸到肺部深深處

飛機滾輪暴力地撞擊跑道,機身狂震,之後猛烈狂刹,人向前傾…… 機未停定,剛好能飄移到停機亭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不知道大家是興祝順利著陸,還是讚許機師技術精湛…

總之我就滿手大汗

下了機,沒有任何手續。工作人員立即同事入艙,拿出行李

Wakhil 一眼便認出我。他是我的嚮導和揹夫。雖然我在他眼中又是旅客一個,但我未來的十多天的生命就是靠他了。

在 Lukla 吃了午飯,餐廳又是一班下山死鬼佬

中途走到 Wakhil 家中作客。他的妻子幫助他收拾行裝。妻子不停地把衣服交給丈夫,總是覺得丈夫穿得不夠,而Wakhil就認為一條褲子一件羽绒足以走天涯,不用那麼麻煩。從女的眼中我看到了憂心,但看著3位千金,男的又不得不離家幹活。

“How high do you live?”

“Hong Kong is at sea level….”

Wakhil 呆了呆

“how high are we now?” 我問

“2500m”

我比他更呆

不管你是過度活躍,還是高反未發作。面對海拔,應該乖乖聽話。

通過這個閘口,徒步之旅正式開始

今天是 Day 1,路程極短極易,因為只是從機場徒步到旅館。路程下山為主…

我不是地理專家,雖然山路沒有險要的地勢,但憑山的形狀和樹的高度,感覺到自己已在高處

Figure in Wake publication

(待續……)

原文載於 POSTCARD852
Postcard852 Facebook 專頁

Fitz 文章連結:https://fitz.hk/?p=90990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果屎去尼泊爾] DLNM (一)
[果屎去尼泊爾] 行程一覽
Fitz 旅遊 Travel

廣告
POSTCARD852
POSTCARD852 - 嗜好通宵工作,進入忘我境界。但自從中了山毒後,假日沉迷跑山和露營等劇烈活動。什至隻身走遍尼泊爾,巴基斯坦等等。開了博客《POSTCARD852》,為一個又一個變態經歷作小小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