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哈利波特》作者 J.K. Rowling 在去年6月13日的一個 tweet “Opinion: Creating a more equal post-COVID-19 world for people who menstruate.” 因為把 「有月經的人」和「女性」畫上等號而被收了皮。

說好的公平競爭

圖片來源

試想一下,假如你的女朋友熱愛運動,由懂事開始便立志代表國家出戰奧運。經過多年的刻苦訓練,她終於在全國運動會名列前茅,只要在選拔賽中攞得好名次便可以取得奧運代表隊資格!

可是,突然不知從哪裡冒出幾個體格異常健壯的「女生」,在比賽中力壓群芳奪得頭籌。

失望之餘,更崩潰的是你要忘記她是他。他們把自己定義為「女性」就可以男兒體魄來與女性比拼,將金牌納入囊中,徹底粉碎你女朋友奧運夢!

雖然是杜撰,類似故事正是在美國康涅狄格州發生。

圖片來源

自2017年以來,兩名跨性別短跑運動員 Terry Miller 和 Andraya Yearwood 在15場州際室內室外田徑錦標賽中輕鬆超越過本州的高中女運動員,首先衝線。

Terry Miller 和 Andraya Yearwood在一場重要的200米短跑比賽中,分別拿到冠亞軍的名次,而同州的高中女生 Alanna Smith 只拿到第三名,這不僅讓她們失去了比賽名次,也失去得到獎學金的機會。。

圖片來源

Alanna Smith 認為有失公平:「我和隊友多年刻苦訓練,突破體能,才能成為全州最好的女子運動員。可是現在,卻允許跨性別人士與我們共同競技,我們眼白白望著他們站上本該屬於我們女孩子的領獎台! 公平何在?」

然而, 這就是事實。美國有19個州允許跨性別者參賽。

2020年,Alanna Smith 的父母連同康涅狄格州另外兩個高中的女運動員的父母,一同起訴了兩間允許跨性別運動員參賽的高中。

拜登「我話可以就是可以」

圖片來源

拜登上場第一天就簽發了一系列保護美國跨性別人士的法案。

法案尤其呼籲全國各地高校,允許跨性別運動員按變性後的性別參賽,允許變性後的「男生」使用學校裡的女生更衣室和洗手間,因為他們在男更衣室會受到欺淩和人身傷害的可能性很大。

同時,考慮到女生們和女生家長們的反對,法規建議有跨性別人士的學校,應考慮在更衣室設置可保護隱私的獨立空間供他們使用。

對於以上規定,如果學校不遵從,那就有可能拿不到政府的資助。

拜登:「孩子們不該因自己的性別認同而擔心被禁入洗手間、更衣室,或被拒絕參加體育活動。」

說回這單訴訟案件。結果是白宮決定不支持女運動員們的訴求,司法部正考慮駁回訴訟。

Alanna Smith 及另外兩個女孩在媒體採訪中表示,他們對於白宮這個決定非常失望!

什麼是公平?

其實國際體壇早已容許跨性別運動員參賽。

圖片來源

他叫 Rachel McKinnon,一名來自加拿大的哲學系教授。29歲那年變身為女性,36歲打破200米室內自行車賽世界紀錄。

儘管她在社交媒體上很自豪的宣佈自己成為了世界冠軍,但卻引來一片非議。美國保守派雜誌《National Review》甚至稱他為「騙子、欺淩者」。

人們無法接受他利用已經在青少年時期就奠定的男性體格基礎,來與天生柔弱的女性身體抗衡。

取到金牌後,負皮如雪片般的向 McKinnon 湧來。McKinnon 面對社會壓力毫不退讓,還親自撰文 ”I Won a World Championship. Some People Aren’t Happy” 在《紐約時報》反擊,稱自己的身體已經7年保持極低的睪丸激素,完全符合世界錦標賽規定的跨性別參賽資格。

唔識,唔知,睇唔到

圖片來源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可以採取『百祥』態度面對跨性別人士平權這議題。男性變為女性,女性變為男性,若參加體育競賽,爭議可不少。

首先男性女性在體能上的天生差距,概括來說:

男性的肌肉是女性的2倍, 脂肪量是女性的1/2;
男性也有更大比例的2型肌纖維,它們產生力量、力量和速度;
男性肺活量比女性大30%;
男性可為肌肉供氧的紅細胞數量比女性多出20%;
男性腿部結構比女性更利於奔跑。

因此,用男性的體格與女性在同一起跑線上較量,這又是否公平呢?

奧委會認為沒有違背公平原則。

2003年,國際奧委會就規定做過變性手術,並接受了至少兩年激素治療的運動員,可以以新的性別參加比賽;2016年又寬鬆升級,允許變性運動員在接受實質性的變性手術前,就可參加奧運會等國際賽事。

其中,女變男的變性運動員可直接參加男子比賽,而男變女的變性運動員需接受激素治療,證明她們血液中的睪酮水準低於10納摩爾/升,並持續一年。

聽起來很有道理, 但根據《紐約時報》的一則報導,2019年,瑞典對11名變性女性進行過調研,發現他們雖然做了一年的睪酮抑制,可大腿肌肉的力量只減弱了一點點,肌肉質量只減少了5%!

中國女排末日

圖片來源

如果東京奧運會按計劃在2021年舉辦,爭議頗大的恐怕會是第一次以變性人身份被納入奧運巴西女排的 Tifanny Abreu。Tifanny Abreu 身高1.94米,變性前可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男排,擅長高彈跳大力扣殺。對於中國女排來說,Tifanny Abreu 在奧運賽場的出現真的公平嗎?

將越來越多男性加入女性的行列,會否影響女性在體育世界的爭勝機會呢?

我偶像 Paula RadcliffeBBC 訪問中說:「無視跨性別選手對女性運動的威脅是『天真的』,因為在不久的將來,人們會利用這種方式操縱比賽。」

Right now, transgender women are not a threat to female sport.

But you would be naive if you thought that, by not putting in any rules, it couldn’t come to that at some point in the future.

People will manipulate this if there is an opening there to make money and win medals and we’ve seen the lengths people go to,the lengths Russia went to cheat in sport.

Absolutely, any transgender men or women should be able to access sport – it just depends on which category.

We need to protect female sport but we also need to protect transgender women and their rights.

我怕「平等平權」很快會像「大愛包容」一詞一樣難聽過粗口。

資料來源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首頁 > 運動 Sports > 世界大戰問題: 大姨媽先至係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