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耀斌 law少

2015年1月2日,因旅遊助學的關係,身處柬埔寨吳哥窟,2014年8月,在這篇歷史遺跡底下,第一屆全馬在這裡誕生⋯

一切都來得那麼遲,2014年孫秀美於跆拳道(73公斤)項目奪得柬埔寨60年以來第一枚亞運冠軍,獎金合共3.5萬美金(唔夠三十期港幣),加一個類似高考狀元的資格。同年香港石偉雄石仔,奪得史上第一枚香港亞軍體操金牌。

柬埔寨面對的問題,不止是貧窮那麼簡單,單論長跑賽事,由小時候開始欣賞,冠軍不是埃塞俄比亞,就是肯亞,都是發展中國家。但印象中柬埔寨不是長跑專家。

赤柬年代,軍方四年間屠殺三份一人口,接近二百萬人,85%是老師,幾乎所有知識份子被殺,一個年代的知識基礎被奪走,遺下無知無力的基礎去建設新國家,彷彿回到千年。

這樣的對照讓我想起預科時代被消失的體育課,原來體育堂有時候都是種附屬品,建基於學業成績,為了成績有很多東西被犧牲,為了生計,教育亦可以,運動亦如是。

柬埔寨人民每天流的汗水必定比香港人多,因為他們在烈日下幹粗活,做買賣及耕作,個子比我少一截的年輕人,拿斧頭的背去揼釘,比我準比我快,個子少但比我強壯幾倍,湖中盡是雄赳赳如電影賽德克芭萊的壯丁細碼,但他們走的路,卻好像永遠走不遠。

今天我們運動為減肥為瘦身,為個人目標與成長,原來一切都變得那麼奢侈,有些地方連以作運動員為出路得知識及機會都缺乏。巴西阿根廷可以成為足球王國,但柬埔寨連找一條體育的出路都有困難。

其實,農夫從來無運動,只有勞動。疲於奔命,在這裡的意思是「為口奔馳卻白走一趟」,在當地的街童中心,拖著小朋友在run against exclusion 的旗幟下,希望能把邊緣的生命一一拉回來。

或者,運動Sports 這個字本身就是一種奢侈品,2015年,請你都珍惜這種幸福。

助學團體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AEA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