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曼迷為搵食而為利物浦工作

筆者當年因為有 Umbro 做足球品牌經驗,遇著 New Balance 要開發足球市場,就以曼聯球迷身份進入 New Balance。

頭3季用 Warrior 作贊助時,沒太多人知道跟 New Balance 有關

一開始利物浦和 New Balance 合作時,關係非常匹配。 一個是剛剛準備重新進軍足球市場 (雖然是以 Warrior 作品牌開始),正需要一個強大的球隊來作為推廣;另一個則是因多年戰績不佳慘遭 adidas 拋棄,正處於低潮期,彼此互相需要的拍檔可以說是一拍即合。

New Balance 在贊助金額和合約長度方面都給出了很大的誠意 (就算由 Warrior 轉為 New Balance,彼此亦沒有太大分歧),並多次在晏菲路球場舉行過大規模的新球衣發佈會。

筆者就在新球衣發佈會遇上了謝拉特

除此以外,New Balance 也和利物浦 collaboration,例如 247 & 576 x Liverpool。以 Lifestyle 鞋款帶動足球,adidas 都跟隨用於 Ultra Boost 上。

997H x LFC collaboration
M576 collaboration

美好的時光過得特別快,紅軍戰績轉好,聯賽一直位於爭冠前列,而且連續兩年進軍歐冠決賽,並在上季奪冠;反而 New Balance 重回足球市場的五年時間裏,依然和足球界兩大巨頭 – Nike 和 adidas尚有距離。因此,重回頂尖豪門的利物浦與 New Balance 分手是可以預見的。

利物浦的成績越好,離開 New Balance 機會越大

商業立場上,利物浦向 New Balance 提出分手時,後者當然反對,所以兩者唯有對簿公堂。事情的因由是在雙方的合約中注明了 New Balance 在合同到期後,如果可提供跟競爭對手一樣的出價,就可以有優先續約權。實情是 New Balance 的確開出了跟 Nike 一樣的每年4000萬美金,但利物浦提出的分手理由是 Nike 行銷能力以及銷售管道都比 New Balance 強,所以將為利物浦帶來更多的銷售收入。最後大家看到 Nike 的設計推出,證明了法院認同利物浦的說法。

Nike 將推出的利物浦2020-2021球衣

New Balance 的銷售以批發主導 (歐洲和北英市場都一樣),一些球衣專門店可以直接向 New Balance入貨;反而 Nike 以零售為主,主要於專門店 (當然大部份是特許經營店) 發售,球衣專門店就要付出更大成本於專門店買入。銷售渠道的分別是 Nike 在專門店上易於管理型像 (brand image) 和產品分類 (product assortment) 上更易達到最小起訂量 (MOQ)。這亦會更易管理零售價,亦提高 New Balance 沒有的罕見款式在港發售機會,例如歐聯版練習球衣或第三作客守門員衫。

練習球衣在香港較難找到

再者,Nike 旗下還有著很多跨品類合作的行銷和產品模式,例如更多 Nike 旗下名人和運動員穿上利物浦球衣;又或是巴黎聖日耳門和尼馬跟 Air Jordan 聯乘。類似的時尚聯名,跨界行銷以及團隊個人的完美整合,是 Nike 呈現在利物浦面前的方案。對紅軍來說,這是他們在 adidas 和 New Balance 旗下都未曾試過的的新方向。

同是 Nike 贊助的 Kobe Bryant 就曾穿上巴塞球衣
尼馬跟 AJ 聯成波 boot
麥巴比示範著上巴黎聖日耳門跟 AJ 聯成
經常穿 Air Jordan I的音樂人 J.Cole 就穿上巴黎聖日耳門球衣作配襯

儘管普遍利物浦球迷覺得 New Balance 的球衣設計比 Nike 特別和用心,但相信球迷們亦希望看到球隊變得更強大。希望利物浦能借 Nike 賺取更多的金錢,再用來強化球隊實力,令這場分手來得有意義。

New Balance 的球衣設計的確是比較獨特

按: 標題為筆者所擬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達夫
筆者曾於多間運動品牌公司從事銷售及產品部,興趣原本是足球。2014年因工關係開始了跑步的習慣,現已完成六大馬中的紐約馬及東京馬。更考獲 AASFP 長跑教練資格,希望能以專業角度的分析跑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