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是了解和改變自己的旅程_f
Crossing the Canadian Rocky. Quite hard to get signal, but things are all right!

7/8 Jasper (Canada)

太多的東西要記下來了。

(其一)夢騎士0809-03離開Prince George 3天後,我來到了Mt. Robson國家公園。中途單車再一次倒下了,這次還是相當要命的變速器部份。在下著大雨的公路上我努力了半個小時,是弄得可以騎了,但原是24速的單車現只剩下12速–接下來我可得翻過加拿大的洛基山脈啊!!!

看起來很難再騎下去了,嘗試攔著順風車到50公里外的城鎮時,停下的司機對我說:最近的單車店也要回到Prince George呢!

–真的沒辦法了嗎?

但同時另一個念頭在心中冒起:之前碰到的日本人不也是騎著小摺車就到處走了嗎?還有,《不去會死!》中的日本人更是靠一台不會變速的淑女車在非洲旅行了4,000多公里呀。攔順風車也好,壞車也好,真的是沒辦法嗎?

還是,只是自己的惰性在作怪?(我不介意攔順風車,但那不是逃避的手段)

自己的性格本就偏向半途而廢,這一次旅程的其中一個目的,就是從根性上再一次了解自己,改變自己呀。

我再望了望倒下的老搭檔:從澳洲到現在,我們不就也是這樣子一起走過來嗎?

走!我把翻倒的單車掀起,再一股腦兒堆上行李。忙了一陣子後,猛一咬牙,我用力踩下踏板–老搭檔,就讓世界各地的騎士看看我們的犟勁!

當看到Mt. Robson國家公園的入口指示板時,我像是甩掉了甚麼黏乎乎的東西似的,沿著恰到好處的下坡路一直下滑著。夢騎士0809-049/8 Jasper (Canada)

So many blesing from the others on the way! Seems that I am only with myself during the journey, but definitely I am not alone.

(其二)夢騎士0809-05那是從Mt. Robson騎到Jasper時的事 – 終於不是下雨天了!早上起來時我不禁感嘆著。這應該是最後一天見到Roberto 及Annika了,看看會不會在墨西哥再會面吧!

和2人擁抱道別後,先到遊客中心打電話和老媽報平安(老人家雖然口中唸著電話費貴,不用打得那麼頻密,但怎也知道這不是心底話就是了……)。說著時1個長得有點兒像施丹的亞洲男子路過,視線對上時我點了點頭打招呼,然後男子開口了:『你會說中文嗎?』

施丹的名字叫作陶先生,聊了一會後,他說:『等我一會,我在車上有一個東西你可能蠻需要的!』

這是經常會發生的事:兩根香蕉、幾塊餅乾之類的……但已夠令人愜意的了。逐漸,Mt. Robson 也從雲霧中露面了:灰褐色的岩石像是要把天空刺穿似的,加拿大洛基山脈的最高峰果然令人著迷。

在我眺望著山峰發呆的時候,陶先生拿了一大袋的食物過來:

『我們要回西雅圖了,這些都是我們帶不走的東西,你看看用不用得著?』

但袋子中的都是一些超昂貴的食物(甚至還有香港的嘉頓威化),想到陶先生開過來的車子:這怎也不會是車子帶不走的吧?

陶先生仍是一副笑瞇瞇的樣子,一點也沒有『我在對你施恩呀』的感覺。但明顯地,那是對我這個髒兮兮的單車旅行者的特別待遇。

–為甚麼對我這麼好呢?之前曾接待過我的所有人也是,根本沒有這個需要呀……

大概是受到之前天氣、壞車等的影響吧,心情其實一直有點自暴自棄的,到達了一個臨界點。雖然可能在別人眼中不是很了不起的東西,但那一刻,真的像是心被緊緊地擁抱了一下似的。

『謝謝!』對,謝謝一切所遇到的。

原文及更多圖片載於夢騎士單車環球日誌 facebook專頁

更多:
單車遠行的斷捨離
[夢騎士] 在北美一個月 簡單概念都改變了
Fitz Cycling 單車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首頁 > 運動 Sports > 單車 Cycling > [夢騎士] 這是個改變自己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