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聽人說過,徒步就像動態的靜修。因為徒步者需要無時無刻專注在眼前的每一步,一不留神,踏錯一步,小則失平衡扭傷,大則可能整個摔到不知哪裡。而徒步者的一呼一吸也得專注,否則向上爬幾步便會上氣不接下氣。

但徒步跟靜修一樣,是最容易令人分心,特別是自己一個的時候,當你嘗試專注一陣子,思想便會不自覺地飄到不知哪裡去。一時想想到底還有多久才到目的地,有時又會想想到底家裡的人到底在做什麼呢,當走到筋疲力竭時更會責備自己為什麼要自討苦吃。

左這趟為期七天的籃塘徒步之旅,最大的難關並非走得有多遠和上得有多高,也不是因過度摩擦的腳部疼痛,而是不能與家人聯繫的痛苦。由於藍塘地區大部分的電訊網絡都因為前兩年的大地震中被破壞,所以這幾天幾乎可以說是與世隔絕,我事前不知道,還天真的以為準備多一張另外一個網絡商的電話咭便萬無一失,怎料到不論我如果嘗試走到不同地點,也完全接收不到網絡。


我一路走,一路在想,關心我的家人和朋友會否擔心我呢?他們聯絡不到我,一定是很焦急了,我越想便內疚。其實自己因工作關係,也是經常飛來飛去,用 “Life in a suitcase” 來形容也並非誇張。但這一刻我才意識到,其實自己並非想像中瀟灑,對於很多事還是很執著,對於很多人人還是很放不低。

// 我並非要把當地的人描述成很可憐很需要人幫忙。相反,我從他們身上也學習到什麼是勇敢面對。 //

說起這一次到藍塘,其實可以說得上是還了個心願。話說我在上一年的二月份,第一次嘗試到尼泊爾作比較長一點的徒步旅行,首選地點便是藍塘,因為這條經典路線的難度並不算高,而且起點就在加德滿都的附近,免除了坐內陸航班的費用。但可惜這裡是2015年大地震的重創區,自地震發生後,整條徒步路線也被封了,因此那時侯我便選擇了比較冷門的 Mardi Himal Trek。如今藍塘徒步路線已經重開,而沿途的旅館也漸漸地重建起來。

我覺得來藍塘的人必須做好心理準備,這裡不同其他的徒步路線,這裡是一個曾經被一場巨大自然災害所破壞的地方。沿途你會親眼目睹一個又一個的廢墟,走到了Langtang Valley 時,那些埋葬在壯麗雪山下的碎石瓦礫曾經是當地人的安樂窩,徒步者的棲息所,但一場大地震所引發的山崩,將一整條村莊夷為平地,鞋踏的那些沙石曾經埋葬了幾百人的生命。一路走,看到一塊又一塊的記念碑,刻寫著來自世界各地死難者的名字。這些名字對我來說也是陌生的,但不知道為什麼,當我在心裏面把一個個名字讀出來時,不其然便心痛起來。抬頭望一下高高在上的山嶺,再幻想一下當時這些人所面對的恐懼一定是大到不能想像。

雖然如此,但死者已矣,活下來的人也l更要繼續地努力生活。被迫毀的旅店也陸續地重建起來,雖然有很多人也在這場天災中失去至親,但他們還是勇敢樂觀地生存下來,每日繼續地迎接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跟當地的人聊天,本以為提到那次大地震,他們也是會猶有餘悸,所以言談間也會盡量避開這個話題,但怎料他們會主動地輕描淡寫告訴你,那個他在地震中失去了父母,那個他在地震中失去了兒子,而自己則失去妻子。

失去了母親的小女孩跟我說,「過幾天是四月二十五日,亦是地震兩周年,你最好要小心一點,快點離開啊!」說罷還給我一個詭異的笑容,「做人也得聽天由命,要來的始終也避免不了啊!」我輕輕地回應。說罷了我便立刻後悔,其實我憑什麼在她面前說三道四,因為她才是年紀輕輕便經歷災難而重新震作起來的人,她應該比我更懂得什麼是聽天由命吧!

我並非要把當地的人刻畫成很需要別人幫助的可憐人。相反,我從他們身上也學習到什麼叫勇敢面對。在這幾天裡,我遇見的遊人並不多,而當中大部分也是歐洲人,香港人和台灣人幾乎一個也沒有。我只希望多一點人可以對這個地方重拾信心,好好見識一下這條充滿藏族文化,美麗的徒步路線,同時也是給當地人最好的幫助。

發表日期:2017年4月23日 

Langtang National Park 位置

一個人的旅行Facebook專頁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一個人的旅行] 尼泊爾.Kalinchowk 小徒步
[一個人的旅行] 尼泊爾.色彩繽紛的Holi
[一個人的旅行] 印度.海德拉巴的羅密歐與茱麗葉
Fitz.hk Life生活

其他文章: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