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24全體成員 (資料圖片)

講緊曾幾何時,有一對情侶爭論一條世紀問題搞到滿團風雨:究竟全馬難啲,定係毅行難啲?之前自己未試過,唔夠膽妄下定論,但打從心底,真心希望係跑馬難啲,畢竟全馬都已經走過兩次,咁毅行真係易啲的話,就實食冇黐牙啦! 而事實係,論意志力、耐力、體能,兩件事可能不相伯仲,但對我黎講,兩者最大分別係: 通頂。

如果而家要我答的話,我都幾肯定話係毅行!

隨住年紀增長,近幾年通宵只係會做一件事: 睇波!? 訓到咁上下都起唔倒身;打機!? 打打下都訓得著;溫書!? 哩個好笑;唯一做倒既係—通宵訓教,真係要講句歲月不饒人。

但眼前既係,毅行24小時,即係點都要捱一晚夜,目標定好左,叫我點好意思打去樂施會同佢講: 唔好意思,報名既時候打錯字,我地組名應該係 “佛系34” 。冇辦法之下,唯有練習啦! 仲講。係師父精密安排底下,終於黎左一課七一大夜行: 由三段北潭凹起步,目標係7月2既日出。

連學友都話只要大家心中有太陽,就可以熾熱明亮,所以應該輕鬆搞得掂既。

喺開始之前,大家做左好多唔同既預測我地會行到邊,KK 大師認為針山日出冇問題;師父意見六段冇難道;而 Cyrus 朋友就覺得4點就完六段。如果單係從最後路程黎睇,結果係失望既,但如果從經歷黎睇,我認為我地上左重要既一課,離24又行近左一步。

首先要衷心多謝 KK 大師,百忙之中抽空同我地一齊操夜山,而我地都好安心咁將初夜 (山) 體驗交比佢。出發前,當然唔少得一張大合照。

左至右:kk、Will仔、康師父、Cyrus

正所謂: 工欲善其善,必先利其器。先講一講我地既裝備:

裝備一,“隊友”: 面對大自然,我地唔敢逞強,而夜山人流少,我地又唔熟,帶埋隊友最穩陣,起碼驚起上黎,有人笑下你,仲可以搶下大家啲水飲、解下悶、一齊撐落去。

好隊友總會係最好裝備,係你有需要既時候推你一把

裝備二,“頭燈”: 可以參考返《[正識山野] 夜行用燈

非常認同該文筆者所講:太光反而會有巨大反光,睇倒既範圍會相對收窄,雙眼仲會有啲唔舒服。另外,唔單止自己,如果其他隊友頭燈比自己既光好多、而佢係身後的話,會令自己有個影遮住自己條路,可能會睇唔清楚造成危險。當然,咁買過個光返過佢咪得,但冤冤相報何時了呢(主要原因其實係窮)。倒不如大家夠光,睇得清楚條路,又對其他人做成最少影響就好。

有一點同筆者有別既係,我地有時會涉及跑,唔夠光會花更多既精神睇路,所以稍為光一啲既頭燈會比較合適。

裝備三,“電池”: 不解釋。

裝備四,“食物”: 夜晚做運動特別容易肚餓,拎定纖維條同能量啫喱,餓起上黎都仲有野咬下,同時又唔會太重。

裝備五,“生命之源”: 同日山一樣,水都係唔少得,帶幾多可以參考返自己飲幾多水 (廢話),因應返日頭既水量,我預三段1L,四段2L,五段1L,六段0.5L,總共4.5L水左右。事實係夜晚涼啲,冇咁熱,可以稍為帶少啲水,減一減重。

裝備六,“眼藥水”: 戴 con 行夜山應該要帶定支係身,今次冇帶到,有段時間隻眼勁唔舒服先有哩個覺悟,唯有寫底係度提醒返自己。

十點左右正式係北潭凹出發,夜晚係座山度跑,真係好有感覺,哩個感覺完全可以用文字表達出黎: “ii (偷渡者)”,已經諗唔倒有咩更加似。

唔好影相,我地都係想有好啲既生活先由新界偷渡去九龍

夜山有佢既危險之處,睇路會比日頭花更多精神,而且好易會差錯腳,當然同時間仲有好多嘢滋擾住你,例如飛蛾同 Cyrus。昆蟲可怕,更可怕既係 Cyrus。係 HNR 團隊入面,曾經有一個聞風喪膽既大懲罰: 同 Cyrus 連續對話2小時! 而七一大夜行入面,可憐既師父同我夜以繼日咁同 Cyrus 對話9小時,心靈已經唔知受到幾多傷害。

係kk既高速帶領下,轉眼就上到雞公山,辛苦程度左二男子已經說明一切

“太累了,太累了,不想飛天遁地。”

但去到雞公頂既好處係,3段淨返既係不斷落,影張相,飲啖水又可以繼續出發。落山,會想落完;會想迪士尼;會想飛龍。

“That is how We remember You!”

見倒哩個畫面,終於可以鬆一口氣,完成三段。夜山比我既感覺係難,但仲算應付得倒,可惜哩個諗法去唔到尾。

去到水浪窩,當然第一時間係衝去部汽水機度!

可以感受到我既失落嗎? 崩潰之際,發現隔離個部仲有檸檬茶飲,即刻開心返。

檸檬茶既味道,連大師都讚好。

KK 因為世俗既公務要先行離去,得返我地24三人組繼續向四段進發。雖然冇 KK 係前面帶住係有啲難過,但路仍必需走!

開始既時候已經十二點幾,踏入左平時既瞓覺時間,完全感受倒自己既體力直線下降,三段既跑,去到四段已經變左急步行,上馬鞍山既時候更顯吃力,又攰又眼訓,時間變得好難過。但唔知點解,望住仲有隊友一齊捱既時候,感覺又好返啲,有種 “You will never walk alone” 既感覺。雖然大家好攰,但大家都不說,一步一步咁行上去。

去到最高位,終於可以走返段平路。以為可以慢慢行順便當抖一下,點知見倒有閃電,而四周既環境一望無際,我地已經係附近既最高點,都真係幾驚遭天譴。唯有加快腳步,密密腳落山,總算有驚無險。

夜晚既香港依然好靚,OutFo 既原因大概係 focus 去哂條路到

去到昂平已經超攰超眼訓,越行越慢,完全意識到毅行最難既係捱夜部份,但天仲未光,仍然要盡力行落去! 雖然快唔黎,但都唔可以停,茅坪行過、黃牛山上過、石板街都走過,好攰但都叫做順利。接近基維爾營,黎既係傾盤大雨,湧上心頭既係 “屋漏更遭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 既感覺,都真係幾狼狽。但都係同一個原理,見倒前面仲有兩條友仔同自己一齊濕,佢地都冇出半句聲,自己又點可以頹廢呢,感覺又好返一啲。天雨路滑,濕既石頭就更滑,好小心好小心咁行,再令速度更加慢落黎。

此時此刻,家駒共鳴。

雨過後,係大霧天,就算開住頭燈,能見度都只係得返十米左右。頭燈既重要性變得更加明顯,哩個時候將頭燈較到最光,可以睇路睇得清楚一啲。而有條光柱係額頭飛出黎,雙眼係有啲難受,但有得有失,唯有等霧散左先較返暗佢。

終於行出沙田坳道,一天都光哂。行得唔遠,大概唔多唔少都有啲挫敗感,但正正係我地最需要既野。落黃大仙期間做左小小反省,睇返大家既不足: 體能未夠、腳骨力未夠、決心都未夠,但經歷總算多左一啲。

離比賽時間仲有少少距離,仲可以比我地拼努力,而只要夠努力,目標總可以達得到。但願日後我地走得更快更遠,加油!

最後,如果你鍾意我地;鍾意篇文;鍾意食花生;鍾意睇人食花生,可以 like 返我地個 page:

佛系24

當然,歡迎透過我地支持返樂施會扶貧救災既工作。我地都會繼續努力,24從來不是夢!

樂施毅行者籌款網頁 隊伍編號: 0666

We are『HNR-佛系24』

佛系24 Facebook專頁  
佛系24 籌款網頁
HNR Facebook專頁

Fitz 連結: https://fitz.hk/?p=98557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佛系24] 佛系操山 麥徑四段
Fitz Running 跑步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